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更进上
    ,精彩小说免费!

    少顷,房内那豪迈不羁的大笑声,渐渐的平息。同样收敛笑声的欧文学长,扭头看向从头至尾一直面色如常的肖恩。在竖起大拇指的同时,不禁开口低声赞叹道:“肖恩学弟,你刚才说的真好…”

    说完,话锋一转,犹如解释,又好像是对着肖恩说明般,自顾自的喃喃道:“哈…简直就是说到了我们的心坎中…真是贴切…”

    “学长过奖了…”肖恩淡淡的谦虚了一句。随即眼神就转向空洞,并抬头遥望上方,呢喃道:“从我还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非常崇拜那些,征战沙场的军人…”

    “学长,您也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先祖,正是在战场上经历了残酷的搏杀…才最终建立了家族的荣耀与辉煌。并一直延续至今…”稍顿了顿后,肖恩转而面向欧文学长,空洞的眼神同时也变得坚定,并用着向往和憧憬的语气述说道。

    “是啊…”肖恩的述说,引起了学长欧文内心的共鸣。他在沉声开口同意后,随即又道:“帝国内几乎所有的家族,都是由此开始…无一不是先祖们,在血腥与死亡交织的战场上,赢得荣耀…而后传承给后人…”

    “肖恩啊…你要效仿先祖之路,建功立业。北地,正是你最佳的起点。同样,也是你最好的舞台…”说完,见肖恩脸上一副愿闻其详的神情,欧文学长不禁展颜一笑,“呵呵…在你们进来之前,元帅正与我们一起讨论今年的打草…”

    “打草…”肖恩闻言后不由重复了一遍,这个特殊的词汇。而后又略带疑惑的开口问道:“学长,我一直不太明白…”

    说着,目光看向微笑着的欧文学长。而后在其笑着点头应允后,肖恩这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这打草…为什么你们只在每年的秋冬季进行?”

    “这…”闻听肖恩的疑问,让原本微笑着的欧文不禁一愣,同时心中也不由的思考起原因来。直到片刻后,他才有些不太确定的回答道:“这…这也许是因为…只有到了每年的秋冬季节,草原上的蛮子们才会南下劫掠吧…”

    “这个我知道…”不等欧文学长说完,肖恩就开口插了一句,打断了他那模凌两可的解释。然后话风一变,主动开口替他解释道:“但蛮子们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只有到了秋冬季节,他们的战马才能养的足够壮实…也才能允许他们纵马南下…”

    “但是,我们却不需要这样的等待。只要我们在草料青黄不接的季节,下些血本,辅以小麦、豆子等谷物饲养,就能将战马养的彪壮体悍…”说着,肖恩的语气略顿了顿,等待欧文学长听明白他的话后,才又开口补充道“至少也要养出一批战马,随时都能够动用的那种…”

    “你…你是说…”同样没等闻言后,脸上露出激动神色的欧文学长说完。肖恩就很认真的点头,确认了他那未尽之语。

    “不错…”面对欧文脸上那激动的神情,肖恩在点头确认之际,又开口肯定了他的猜测。随即又接着道:“如此,军队就可以随时随地…只要有需要,就能北上打草…”

    “届时,全无准备…”话到口边,肖恩不禁又顿了顿。而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继续道:“哼…就算是草原蛮子们有了准备,也没有可用的健壮战马。到时,他们也只能以部落的形式,各自坚守…而我们的骑兵,却可以单方面的对他们进行侵扰与袭杀,并做到让他们全无还手之力…”

    随着肖恩冷冷的叙述声,是欧文学长那越来越明亮的眼神。仿佛此刻他正置身于辽阔的草原之上,胯下是那健壮彪悍的战马。而面对着的,则是骑乘着瘦弱马匹的蛮子们。

    是战是走,全凭自己的心意。但哪怕就是撤走,也只不过是战术上的迂回,是等待更好的战机来临,以此来给予对方更沉重的打击。

    天地苍苍,四野茫茫。在那辽阔无边,同时又无险可守的大草原上。往来纵横杀戮,那是何等的快意与逍遥…

    想到这里,满心激动难耐的欧文学长,忍不住就想要放肆大笑。但没等他付诸行动,却又传来了肖恩那清冷的声音。

    只听肖恩语气冷漠,隐隐暗含着疯狂的杀意,“如此,经年日久,日日杀戮…不用几年,草原上的蛮子们,就再也不敢靠近乌拉尔山脉半步…而我们,也将成为他们永远的梦魇…并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成为他们挥之不去,又无力抵抗的噩梦…”

    “哈哈…”肖恩那冷漠中蕴含着疯狂杀意的话语,并没有让闻言的欧文学长胆怯分毫。反是让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快意,不顾此刻的场合放肆的大笑出声。

    这笑声是何等的畅快,又是如此的肆无忌惮。让房内闻听这笑声的众人,心有疑惑不解之际,又都不自禁的皱了皱眉。

    之前肖恩与欧文学长两人之间,各自说着悄悄话时。安德烈元帅则与其余的众人,在寒暄了几句后,正要继续商议北上打草之事。原本对于两人之间的窃窃私语,众人都能够理解,并且宽容的不予追究。但欧文那突然的放肆大笑,却很明显的超过了他们的底线。

    “欧文,你放肆…”见此情景,安德烈元帅也不由得沉下脸来,满脸寒霜的冷呵道。

    这一声冷冷的呵斥,惊醒了沉浸在心下快意中的欧文。让他不禁满脸懵懂的,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而后又一脸无辜的,看向狂怒中的安德烈元帅。

    “元帅,请您原谅…”突然开口的自然是肖恩无疑。在话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后,他再次开口解释道:“之前欧文学长,正向我介绍北上打草的情况。所以有些…呵呵…情难自禁…”说着,又有些无奈的耸耸肩。

    肖恩见欧文学长一脸的迷茫,心下立即猜到,他还未从之前的兴奋中缓过神来。故此,才有了他代为开口道歉的举动。

    但闻言的众人,却也在心中直犯迷糊。如果此时在场众人中,有人精通读心术的话。就会得到一个既让人感到惊悚,又意外的完全一致的答案。

    ‘md,开口介绍?那怎么给别人介绍,自己却表现的这么高兴…’房内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心中闪过这样的疑问。但这并不是答案,真正的答案其实是后面的那一句。

    疯或者傻,二选其一。同样有着这个想法的安德烈元帅,当然不能如同众人表现的那般,眼神直直的看着欧文。并且在那注视的目光中,带上一丝怜悯和惋惜。

    “呵呵…肖恩啊,对于孤军深入草原…你会害怕吗?”没有答案的安德烈元帅,决定另辟蹊径。于是他笑容满面,却故意的对着肖恩激将道。

    “元帅,那要等我回来后。才能告诉您我的真实感受…以及,那最终的答案…”闻言,肖恩在众人的注视下,略略思考后,这才冷漠的开口回答道。

    说着的同时,他抬头环伺四周,最后又毫无顾忌的,直视安德烈元帅的眼睛。直到说完,才低头微微一礼。在这整个的过程中,只有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