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殿下
    帝国历1157年12月3日,周五清晨,帝都西郊奥卡利湖畔。

    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在两个车夫娴熟的驾驭下,正平缓的行驶在由石子和黄沙铺就的道路上。而在马车的四周,又有着十数个全副武装的骑兵,紧紧的将马车护卫在中央。

    只见这些个骑兵,个个面无表情的同时,也用那警惕的眼神扫视着周围。那股子冷然肃杀的姿态,让偶有路过的平民们纷纷紧张的跪伏于地。直至马车已然缓缓走远后,才心有余悸的爬起身,而后选择远远的绕路而行。

    随着车轮转动的声响,马车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庄园。随后在护卫骑兵首领,上前出示了马车主人的贵族徽章后。庄园那镶着铜钉的巨大木门,就缓缓朝着两侧打开。

    就见大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直道,直通远处一座城堡般的石质3层主楼。

    数分钟后,马车在骑兵的护卫下,稳稳停在了主楼前,那用鹅卵石铺就的圆形广场之上。早有闻讯的庄园奴仆在此恭候,见马车停稳立刻就有奴仆上前,恭敬的拉开车门的同时,又将一把木质凳,放在马车的车门之下。

    “尊敬的亚尔弗列德伯爵大人,欢迎您的光临…”奴仆领班带着恭迎的奴仆们,对着用优雅姿态走下马车的中年男子,躬身行礼的同时,开口欢迎道。

    只见这中年男子大约40岁出头,有着高挺的鼻梁和略显刻薄的嘴唇。那满脸阴郁中又透着一股威严,且身穿着深色得体的贵族礼服。待他站定之后,就对着向他问好的奴仆们,微微的矜持点头,同时又发出了一声“嗯…”的应答声。

    “殿下他…还没起床吗?”稍顿了顿后,被称呼为伯爵的中年男子,抬头打量了会面前的主楼。而后才用着很是随意的口气,对着奴仆领班问道。

    “尊敬的伯爵大人,殿下此刻正在湖边散步…”奴仆领班闻言,原本弓着的身体又微微前倾,随即语气恭敬而又不显谄媚的,开口回答道。

    “呵呵…请带我去面见殿下。”闻言后,亚尔弗列德伯爵微微有些诧异。但他很快就将这丝诧异抛开,微笑着对领班道。

    “是,乐意为您效劳,我尊敬的伯爵大人…请您随我来…”领班面对伯爵的要求,立即恭谨的应是,同时他又微微侧身,抬手虚引着指向主楼一侧的方向。

    亚尔弗列德伯爵略点了点头,随即就扭头对着身后的护卫骑兵,吩咐道:“你们不必跟着我…”完,他就在骑兵们恭敬的答应声中,随着奴仆领班朝着主楼的一侧走去。

    短短数分钟后,亚尔弗列德伯爵就随着给他带路的领班奴仆,来到了庄园一侧的一段湖岸边。

    就见远处一个华服青年,正顶着湖面上吹来的阵阵凛冽寒风,表情严肃深沉的眺望着远方。而在他那挺拔屹立的身影之后,是他那被吹的迎风飘扬,而又显得张牙舞爪的金色长发。让远远见到的两人,顿感一丝别样的冷酷和坚毅。

    “殿下…”亚尔弗列德伯爵快步来到青年的身后,语气温声的对这青年喊道。

    “呵呵…舅舅您来了…”青年闻言,转身面向亚尔弗列德伯爵,同时微笑的开口回应道。

    “是的殿下,我有些事想要向您禀报…”面对青年那微笑的面容,亚尔弗列德伯爵微微躬身着开口道。

    “呵呵…那就让我们坐下慢慢谈…”青年闻言,依旧微笑着对他的舅舅道。完,就当先举步朝着主楼走去,亚尔弗列德伯爵见此,也立刻跟上青年的脚步。

    在帝国中,贵族与皇室之间的矛盾一直存在。贵族领主们惧怕皇室的强大,害怕皇室会吞并他们的领地。皇室同样也提防着贵族们,会有着不臣之心的那一天。

    所以,除了帝国刚刚成立的那段时期。之后的近几百年来,皇帝的妃子通常都诞生于伯爵家族。甚至于一些子爵家族的女子,也有机会成为皇帝的后妃。

    之所以如此,那与帝国成立之初有关。当初帝国中的几大公爵为了自保,于是联合了绝大多数的大贵族们,共同出手压制住皇室。而如果皇室能够通过联姻的方法,来瓦解大贵族之间的联盟的话,那势必就会联盟名存实亡,同时也让众贵族们人人自危。

    为此,帝国高等贵族议会,在选择未来皇帝继承人的时候。凡是母家出身伯爵以上的王子,就会被自动的排除在外。

    而那些位于伯爵之上的大贵族们,也都不是傻子。既没有实际利益可得,又要心皇室的兼并和算计,同时还会受到其他贵族们的排挤。

    试想谁还会让自己家族的女子,嫁入皇室呢?归根到底,直白的来:千错万错,都是错在你太强…而又强大的不够彻底...

    片刻后,主楼中一间会客室内,青年与亚尔弗列德伯爵两人,各自分坐在沙发之上。在奴仆们恭谨的送上茶点,并转身离开房间后。亚尔弗列德伯爵随即就拿出一封信,恭敬的递给青年。

    青年微笑着接过递上的信件,而后当着伯爵的面起来。很快他原本微笑着的面容,慢慢变的严肃而又认真,偶尔还有皱眉的动作一闪而逝,让青年对面的伯爵不由的有些暗暗惊讶。

    “这是…真的吗?”青年放下手中的信件,对时刻关注着他的亚尔弗列德伯爵问道。随后仿佛是非常的惊讶,又好像是补充之前的话语般,语气低沉的开口:“一个不到16岁的…正式骑士…”

    “殿下,最初看到默克尔的来信时,我也感到非常的惊讶。之后,我就详细的询问了信使…”亚尔弗列德伯爵闻言后,对着青年缓缓的回答道。而后在青年期待的目光下,对着他沉重的点点头,同时语气凝重的道:“恐怕…千真万确…”

    “据信使所,这位名叫肖恩.温切斯特的少年,成功晋级正式骑士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临水城。想必是…不会有错…”亚尔弗列德伯爵接着将他从信使处,得到的消息对着面前的青年殿下汇报道。

    “真是…不可思议…”青年对着亚尔弗列德伯爵,发出了一声意味悠长的感叹。顿了顿后,他就接着道:“自上古时期,那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之后。已经有将近两千年的时间,没有诞生过如此年轻的,正式骑士了…”

    “他要不就是绝世天才…要不就是得到了…适合自己的顶级秘法…”青年眼神炽烈的看向面前伯爵的眼睛,语气幽幽而又意有所指的开口道。

    “也许…他真的是…如殿下所的绝世天才吧…”面对青年那炽烈的眼神,亚尔弗列德伯爵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而后在青年疑惑求证的眼神注视下,继续开口解答:“从他近几年的经历中,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唯一的…”到最后,他不由的摇了摇头。

    “舅舅,请您接着往下…”青年见亚尔弗列德伯爵摇头顿言不语时,立刻就开口催促道。

    “殿下,那是在去年…这位肖恩.温切斯特骑士…突然在性格上,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而他的骑士修行也仿佛一日千里般。但那时…他身处贵族学院之内,并未有离开,或者…”面对青年的追问,亚尔弗列德伯爵出了心中的疑问。

    随着话音落下,会客厅内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沉默中。青年的脑海中闪过各种可能,但很快就被他一一排除。良久,他才抬头对着亚尔弗列德伯爵道:“看来他确实是个天才…”

    “舅舅,您打算怎么回复默克尔的请求?”青年放下了之前的疑惑,而是弹了弹手中的信件,微笑着继续对伯爵问道。

    “殿下,您有什么建议吗?”亚尔弗列德伯爵面对殿下的提问,稍稍考虑了片刻,转而询问起面前青年的想法。

    “把他招来帝都…这样,我才有机会拉拢他为我所用…”在伯爵的注视下,青年双眼之中闪过一丝不甘寂寞的光芒。而后沉声对着面前的亚尔弗列德伯爵,吩咐道。

    “如您所愿,我的殿下…”青年的话语刚落,亚尔弗列德伯爵同样沉声回答道。

    见状,青年微笑着对亚尔弗列德伯爵点点头。

    不过,此刻他的心中却想着:当初的默克尔,第一次在信中提到肖恩时。自己还仅仅只是感觉,这叫肖恩的少年有些潜力。故此回信让默克尔拉拢示好,以为未来考虑…那想到对方崛起的速度如此之快,看来要多下些本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