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突袭下
    帝国历1157年,10月10日,周二下午;南荒山脉,山脚下密林内。

    肖恩和亨利少校两人,闻听小个强盗巴洛的描述后;决定想要偷袭的,正是强盗团的第一处关隘;而他们几乎同时想到,利用被俘的强盗们,赚开强盗控制的吊桥,然后一举拿下关隘。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源自于此刻还在昏迷中的疤脸强盗;他不仅身份颇为不凡,是仅次于麦克斯的数个强盗头目之一;同时也是统领吊桥关隘的头目,并且为了能够成功伏击,警备队出营的巡逻队,还擅自带出关内的近半强盗,导致此刻关内的防守力量严重不足。

    如此天赐良机,肖恩和亨利少校两人,又怎能轻易放过;于是,两人小声的计议一番;随后就派出一对精干的士兵,回营通知默克尔中校。

    同时又挑出数十精锐士兵,与他们一同换上强盗的装饰;之后两人就亲自,带上昏迷的疤脸头目,带着伪装成强盗的士兵们;在俘虏巴洛的带领下,朝着强盗团的第一处关隘而去。

    而余下的其他士兵们,则远远的跟在他们的身后;等到他们顺利的冲入关隘,并控制住吊桥之后;他们再从身后杀出,彻底的攻占整个隘口;并防御之后,可能的强盗反扑。

    当然肖恩和亨利少校,除了带上疤脸强盗外;还让其他伪装的士兵,带上了另几个强盗俘虏;这些俘虏会在到达关隘前,‘强迫’他们出演伤员的角色;同样疤脸头目也将‘荣获’,一个异常重要的伤员角色。

    之所以要等到关隘前,而不是让他们现在就受伤;一则是怕他们直接死于途中,二来是需要他们‘流血不止’,好让隘口上的强盗们,紧张的不疑有他。

    当然在肖恩等人到达隘口后,让他们‘重伤昏迷’;也有助于众人隐藏真实身份,毕竟万一有俘虏出声示警,也会导致他们功亏一篑。

    至于为何,不与其他的士兵一起行动;则是万一,被强盗探子们提前察觉;也可以用被‘追击’为借口,试试能否骗过强盗们的怀疑。

    时间缓缓而逝,很快天色就昏暗了起来;肖恩等人在巴洛的带领下,来到了通往关隘前的山脚下;之后他们挑选了一处隐蔽所在,作为临时休整的场所;之前为了防止强盗俘虏们挣扎反抗,导致意外泄露消息;一行人都是将强盗们打晕,然后背着他们赶路。

    而据巴洛所说,尚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就能抵达吊桥隘口下;肖恩等人将在此地,休息恢复体力之后;就让强盗俘虏们集体‘出演伤员’,然后才带着他们赶往隘口。

    半个小时后,众人最后一次检查了各自的着装,在确定了没有什么大的破绽之后;这才拔出刀剑,对着几个昏迷的强盗。

    而后就在肖恩的指挥下,众人各司其职,一拥而上,捂嘴外加按住俘虏们的四肢;以免他们疼醒后挣扎出声,最后在一番略显残忍的刀剑下;几个强盗俘虏‘众望所归’的成为了伤员,并在一阵‘心情激动’满嘴‘支吾’声中,又幸福的昏了过去。

    至于为什么要说又,那当然是他们,原本就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

    一切准备妥当,肖恩和亨利少校两人亲自左右搀扶着,‘血流不止’的疤脸头目;其余众人也纷纷抬起另几个伤员,一行人就向着强盗隘口而去。

    又是近一个小时,当天空中最后一丝昏黄,也即将消失不见;在众人的眼中隐约出现了点点火光,那是隘口上强盗们的火把光点;众人在沉默中加快脚步,朝着火光而去。

    “快开门…”来到悬崖边后,巴洛就在肖恩的示意下,对着关隘上的强盗们喊道。

    “什么人?”听见喊声,关隘上的强盗们纷纷探出头;朝着悬崖对面的山道张望,而后就见数十衣衫褴褛、血迹斑斑之人;正待仔细观望好分辨出,来着是谁之际。

    “是我,巴洛…疤脸老大受了重伤,快点放下吊桥…”巴洛面对肖恩威胁的眼神,立刻语带焦急的继续喊道。

    此刻天色虽暗,但隘口上的强盗们,还是依稀认出了说话的巴洛;随即在听了他的话后,眼神扫过众人;立刻就见疤脸头目,已经人事不省;同样人事不省的,还有另几个强盗兄弟。

    于是隘口上的强盗们不在犹豫,在说了声“稍等”后;很快随着‘咯吱、咯吱’的锁链搅动声,关隘上的吊桥,缓缓降到了肖恩等人的面前。

    肖恩和亨利少校两人见状,互相传递了一个兴奋的眼神;而后同时抓紧了手中的武器,直到‘砰’的一声,吊桥稳稳的架在悬崖两侧;伴随着轻微扬起的灰尘,一行人快速的通过吊桥,往强盗们把手的隘口冲去。

    “疤脸老大伤的怎么样…”强盗们见一行人快速靠近,并未有丝毫的起疑;反而还语带关切的问道。但开口询问的强盗,并没能等到任何的答案。

    只见肖恩突然加速,瞬间来到关隘门口;在4、5个强盗疑惑的目光下,闪电般的拔剑横斩;一道犀利的剑光划破黑暗,霎那间鲜血飞溅;只见强盗们纷纷捂着咽喉,在满脸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缓缓倒地。

    “兄弟们,杀啊…”见状的亨利少校,一把将疤脸头目抛下,同时边拔剑冲向隘口,边对着士兵们喊道;可怜的疤脸头目,就这样有些不雅的杀青了。

    “杀啊…”听到命令的士兵们,有样学样的纷纷抛下强盗伤员;手持着武器跟着亨利少校,往关隘内冲去。

    突然的变故,让关隘内的强盗们震惊莫名;随即才反应过来,他们此刻正在遭受攻击;于是仓促间纷纷拿起武器,对着已经突破大门的肖恩冲去。

    只是才奔出几步,就见肖恩又转向吊桥绞盘杀去;见状他们心中不由一颤,暗道糟糕;果然就见几道剑光闪过,看守绞盘的几个强盗,已经惨叫着倒地而亡。

    之前的吊桥关隘内,总共只有不到50个强盗;又被肖恩瞬息间连杀近10人,让余下的40余强盗,不由得人人自危。

    此刻亨利少校带着十数个精锐士兵,也在此时跨过了隘口大门;他们一进入关隘内,就向着有些迟疑的强盗们杀去;而肖恩在格杀了控制绞盘的强盗后,同样转身对着他们杀来。

    20分钟后,等到后续的士兵们赶到;战斗已经结束,而关隘也成功的被肖恩等人占领;此次奇袭关隘的行动非常顺利,在强盗们迟疑着,是否立刻转身逃跑之际;肖恩转身杀入强盗群中,在连杀数人之后;亨利少校也带人杀入,之后双方进行了一场,短暂而激烈的血腥搏杀。

    除数个强盗趁乱逃跑外,余者尽皆死于这场战斗中;而亨利少校这方,在肖恩的照顾下,仅有数人受伤,而无士兵战死。之后将防御强盗反扑的任务,交给了后续赶来的近百士兵。

    直到数小时之后,默克尔中校连夜亲率数百士兵赶来增援;肖恩和亨利少校这才松了一口气,在移交了防务之后,就寻了个地方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