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抵达
    帝国历1157年10月5日,周四;天气依旧显得有些阴沉。

    两天前,肖恩在临水城外的奴隶营中,找到了知情者汉特;并和托尔等人一起,在当天的晚餐前,将汉特带回了临水城内自己的住宅。

    之后肖恩就安排了汉特,入住了隔壁的小院;并暗暗命令他的仆从们,牢牢的看住汉特;以防他贼心不死的逃跑,或者发生什么其他的意外。

    之后的第二天,肖恩就详细的听取了,汉特对于麦克斯强盗团驻地的描述;并反复追问其中关于地形的一些细节,终于对这次他所要对付的敌人,可以说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同样也是在这一天,肖恩接到了默克尔中校,给他的随军出征命令;虽然爱丽丝十分不舍他的离开,但她依旧将肖恩的行李,整理的井井有条。

    此次随军出征,肖恩带上了,他所有的男**仆;并提前准备了两辆马车,以备可能的不时之需。

    当天晚上,肖恩返回了霍顿男爵的别墅;并将他将要出征,麦克斯强盗团的事,告诉了他的舅舅霍顿男爵一家;同时他也借此机会,开口请求他的舅舅,适当照顾爱丽丝等,还留在城内之人。

    对于肖恩又将前往战场的事实,他的舅妈安吉丽娜夫人,表现的非常担忧;毕竟几天前,才刚运回了一具学员的尸体,这让她毫不掩饰她那糟糕的心情。

    肖恩为了安抚她的担忧,不得不再一次,展示了生命能量的爆发;看着他手上浮现出,代表着正式骑士的标志;那肉眼可见的奇异能量爆发,一圈圈的荡漾在空中,震动的空气微微发出涟漪。

    此刻整个大厅内安静的落针可闻,众人仿佛突然被石化般呆坐良久;就连原本十分注重形象的霍顿男爵,也都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最先发出声响的,反而是安吉丽娜舅妈,她那捂嘴的动作,显然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在一声混合着震惊、喜悦,和难以置信的高分贝惊叫声后,众人这才纷纷回过神来。

    肖恩的表哥路斯特,恢复思考能力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好奇的想要用手触摸,肖恩手上爆发出的能量气团;只是在最后快要接触的那一瞬间,才被恢复的霍顿男爵,急速挥动的手臂阻止。

    这不免让他有些失望,但随即他就恍然,自己刚才的行为,实在有些愚蠢和莽撞;无论如何,这都是代表着超凡力量;哪怕,控制着这股力量的人是他的表弟,也不代表他在触碰后,就能安然无恙、毫发无损。

    霍顿男爵眼神严厉的,瞪了眼长子路斯特;而后视线才转向,肖恩所在的方向;看着此刻眼前略显年幼,但已经长成强壮英武的青年;不由得一股逝者如斯夫的感慨,浮上他的心头。

    随即就被另一股,更加巨大的惊喜淹没;毫无保留的对着肖恩,露出了他那灿烂的笑容;而后他有些忘情的,直夸着肖恩没有让他失望;也没有辜负他,一直以来的敦敦教诲。

    肖恩突然意识到他舅舅的自恋,已经达到了无药可医地步;只得尽力迎合他的喜好,笑着不断恭维着霍顿男爵;随后众人又聊了些愉快的话题,气氛也越来越显得温馨和睦。

    之后肖恩提出告辞,打算返回自己的小院时,遭到了他的舅妈,安吉丽娜夫人的坚决反对;在他尝试着提出不同意见,和之后的试图说服都统统失败后,才不得不留宿在霍顿男爵的别墅内。

    被决定留宿的肖恩,只得在别墅内的训练室,完成了他当天的骑士修行;他现在每天的修行效果,实在是有够缓慢;想来要经过许多年的坚持不懈,才有可能在正式骑士的基础之上,更进一步。

    10月5日的上午9点;肖恩出席了由默克尔中校,主持的出征誓师大会;当然城内各方势力的代表人物,也都同样出席了大会;并在大会上对出征的士兵们,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和提出了他们的殷切期望。

    大会结束之后,此次增援的500多士兵;就在默克尔中校的命令下,集体开赴临水城码头区,而后他们将直接登船,横渡宽广的多罗逊河。

    而后在船只抵达南岸后,部队将弃船由陆路往东南的方向,大约需要行进百多公里;前往之前派出的第一批讨伐部队,建立的临时营地会和。

    很快,就在当天的午餐前;此次增援的部队就踏上了,多罗逊河南岸的土地;在一番简单的进食休整后,部队才向着东南方向开拔。

    南荒地区历来人烟稀少,故此道路交通十分的落后;别看地图上的直线距离,仅仅不过百多公里;但实际上他们需要整整3天的时间,才能到达会和的临时营地。

    肖恩带着他的仆从和中队士兵们,处在整个行军队列的中央;紧紧的靠着作为,最高指挥官的默克尔中校;这自然是默克尔中校的意思,自了解到肖恩的真实实力后。

    他对于肖恩的态度,也越发的和善;就犹如多年的老友般,很有些无话不谈的架势;当然,让肖恩处于中央的位置;不仅仅只是为了凸显,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同时还有着,让肖恩护卫中军的意图在内;毕竟不能不防备,强盗偷袭军队的可能性。

    此刻的南荒,尽管已经进入了十月;但在肖恩有些好奇的眼中,依旧显得绿意盎然,一派生机勃勃的繁盛景象;也正是这一派生机勃勃,导致了增援部队的行进缓慢。

    各种藤蔓与植物,在士兵们行进的过程中,大大的消耗了他们的体力;导致部队在天黑前,仅仅向东南方向行进了,不到30公里的路程;之后只得选择了一片较开阔的空地,作为晚上安营扎寨的场所。

    第二天和第三天,同样如此昼行夜宿;不过第三天的行程稍显顺利;终于在天色将黑之前,顺利赶到了临时营地,与之前出征的一个营队完成了会师。

    肖恩紧跟在默克尔中校的身后,踏入了临时营地的大门;此时的营地内,弥漫着一股沮丧的氛围;营内的士兵们,个个士气低落无心战事。

    这不由得让默克尔中校皱起了眉头,心中对前任指挥官的不作为,感到异常的不满和愤怒;随即他就强压下自身的怒火,先安排了此次增援士兵们休息;而后才带着肖恩等军官,径直走向营地中央的统帅帐篷。

    片刻后,默克尔中校带着众人,来到营地中央的统帅帐篷前;他挥手阻止了想要通报的卫兵,而是直接粗暴的亲自掀帘而入;肖恩与杰森等几个军官,不由得对视了一眼,而后纷纷苦笑着,紧随默克尔中校进入了帐篷中。

    几人一进入帐篷内,就见默克尔中校的脸色铁青;眼神愤愤的直视着前方,肖恩等人随即看去;就见一个衣冠不整的壮汉,此刻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肖恩抬眼打量眼前熟睡中的壮汉,只见他身上披着少校军服;单手垫在头与桌子之间,正随着呼噜声淌着口水;随即他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味,想必是眼前的壮汉借酒消愁。

    此时默克尔中校,再也抑制不住自身的怒火,只见他满脸寒霜的,快步走到桌边;重重的用手掌拍着桌子,同时冷声叫道:“亨利少校…”

    巨大的声响和近在咫尺的震动感,立刻惊醒了熟睡中的男子;同时他就隐约听到,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本能的开口嘟囔道:“谁啊…不知道老子在睡觉…”

    说着,他努力的睁开睡眼,想要看清面前吵醒他之人;而后他几经努力,终于如愿以偿;只是,当默克尔中校的那张异常阴沉的脸,和双眼中熊熊的怒火,出现在男子的眼前时。

    犹如一盆冰水当头浇下般,男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由惊慌失措的站起身,同时还用袖子,隐晦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等站定后,男子才对着冷脸的默克尔中校,露出了讨好的讪笑,同时蠕动着嘴唇,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只是此刻的他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挤出满头的冷汗。

    “亨利少校,你是因为我打扰了你睡觉,而抗议吗?”默克尔中校冷着脸,对男子讥讽道。

    “长…长官,我…”亨利少校面对默克尔中校的讥讽,满脸颓然的低下了头。

    默克尔中校看着眼前,颓废的亨利少校;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对他的同情与惋惜;若不是发生了贵族学员,意外阵亡的事件;想必,以亨利少校的年龄和资历;未来还有着大量的晋升空间,只可惜他那糟糕的运气…

    默克尔中校原本的满腔怒火,不由得平息了下来;他也收起了之前,那种异常冷峻的面目;微微叹息着,温声对他开口道:“亨利少校,我需要你召集所有的军官,来指挥帐篷内开会…”

    “是长官,我这就去…”亨利少校闻听默克尔中校的叹气声,心头不由得一暖;随即又听到之后的吩咐,他立刻大声的回答道;原本,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现在,他又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应答之后,亨利少校转身离开了帐篷;他在门口对着守卫,快速的吩咐几句之后;很快又返回了帐篷内,对着默克尔中校汇报道:“长官,遵照您的命令,我已经召集了军官们,前来帐篷中开会;请您稍等片刻…”

    之前亨利少校在帐篷外,被冷风一吹,酒醉的脑袋立刻就清醒不少;言行举止也恢复了,一个职业军人的本色。

    “很好…”默克尔中校闻言后点点头,随即就对着亨利少校,继续说道:“这次我会接管所有部队的指挥权,至于你…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说完,他看着亨利少校的眼睛,静静的等待他的答案。

    “大人,请您再给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亨利少校表情郑重的,对着默克尔中校请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