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准备下
    帝国历1157年10月2日,时近黄昏;临水城内,肖恩的小院。

    肖恩闻听托尔的回报后,微微皱眉的回应了开口的托儿;他自然知道所谓的发配修堤,是个什么意思;每年的夏秋季多罗逊河沿岸,都会有着洪水肆虐。

    故此临水城每年都会修缮,其境内的北岸堤坝;半年前俘虏的那批水贼奴隶,就顺理成章的被安排上,修缮堤坝这种时间又长、强度又大的苦役。

    至于这些奴隶们,是否会在这期间病死或者累死,则完全没有人会去关心,同样帝国也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故此肖恩只有到了具体修堤处,询问管理官员之后,才能知晓详情。

    想到此处,肖恩有些心烦意乱的皱了皱眉;随后又有些心有不甘的开口,对托尔问道:“城内,就没有留下一人?”

    随即就见托尔等人,沉默着对他摇了摇头;肖恩见状,难掩失望的继续开口问道:“如果他们还有人活着,现在会在什么地方?”

    “少爷,他们都被派往临水城上游,30多公里处的堤坝上…”闻听肖恩的询问,依旧是托尔开口对他回答道。

    托尔的回答,让肖恩下意识的,用右手轻抚着下巴;同时思考着解决的方法,不时的还有些烦躁的微微皱眉;而此刻的托尔等人,则安静的等待着他的决定。

    “托尔,你和维森他们几个,明天跟着我一起出城;带我去这些奴隶们,现在的所在地。”肖恩稍稍考虑之后,就立刻做出了决定。随后他又自语道:“但愿,他们还有人活着…”说完,又用力的摇了摇头,驱散心中的阴晦。

    “好的少爷。”托尔听闻肖恩的命令,立刻开口回答道;同时闻言的维森等人,也一起同意的点着头。

    “那就明天午餐后;上午我答应了莫尔院长,一起出席迎回安德森学长的仪式。”肖恩突然想起,之前答应了莫尔院长的请求,于是开口对众人补充道。

    顿了顿后,他勉强露出一丝的笑意,对着托尔等人说道:“今天幸苦你们了,都去准备准备,很快就到晚餐时间…”

    闻听肖恩的关怀之语,托尔等人笑着连连摇手,随即又同意的纷纷点头;之后几人不由的突然顿住,非常别扭的愣在那里;直到好一会后,他们才有些不知所措的讪笑起来。

    肖恩见他们如此,不由感觉十分有趣的摇摇头,就这么突然的一打岔,原本郁闷的心情也舒畅了起来。

    第二天的10月3日,周二,清晨;天空阴沉的可怕,天气也越发的阴冷。

    肖恩一早就带着托尔等人,赶到了警备队军营内;他需要找到杰森上士,帮他办两件事;一则是想要临时借几匹战马,方便他今天下午带着仆从一起出城;二来是要找杰森,开几份借调证明,以便于他在找到知情者后,能够顺利的带回城中。

    帝国对于属于公共领的奴隶,早有明文规定;想要临时征用,就要开出具体的借调证明。当然无论是贵族议会还是军方,或者是政务司法系统,都有权利开出这样的证明;但毕竟肖恩现在隶属于军事单位,还是找杰森上士帮忙更加的名正言顺。

    肖恩在默克尔中校的办公楼,顺利的找到了杰森上士;随即他就直接开口,对杰森提出要求道:“杰森上士,我需要临时借用几匹快马,和几张征用借调的文件证明。”

    “大人,这…马匹倒是容易,只需要打声招呼就行;但…大人您要借调证明有什么用?”杰森有些迟疑的看看肖恩的脸色,随即就小心的开口问道。

    “我有很重要的用途,你立刻帮我准备好。”肖恩也没管杰森的为难,直接就命令道。

    “大…好吧,我立刻为大人准备。”杰森面对有些强硬的肖恩,只得改口应下;自眼前的这位少尉,之前那次面见默克尔大人之后。

    默克尔大人就会时不时的,问起这位少尉的情况;之前他就曾对着默克尔大人,异常小心的进行过试探;但话题还没能进入正题,就被皱眉不悦的默克尔大人打断;并声色俱厉的,严厉训斥了他一番。

    这让他不得不,更加的小心谨慎;但同时也让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位温切斯特少尉;那与过去,不可相提并论的地位变化。

    肖恩还是很满意,杰森上士的态度改变;随后就拉着他,立刻帮自己出具了借调证明;而后两人又一起,前往警备队的后勤处;之后他也顺利的,拿到了马匹的临时使用文书。

    因为军营内,无法饲养所有的马匹缘故;故此警备队在城北郊区,设立了一个专门饲养马匹的农场;而临时使用的马匹,就需要使用者前往城北农场,才能借调出马匹。

    肖恩在礼貌的感谢了杰森上士后,就告辞离开了军营;他将所有的文书统统交给了托尔,并让他立刻去准备马匹;而自己则独自赶往贵族学院,他将作为学员代表,与院长等人一起,前往临水城码头,参加迎回遗体的仪式。

    很快,肖恩就骑马赶到了学院;但他并不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前往约定的会和地点;此刻莫尔院长和几个学院教习,已经提前来到了会和地点等待。

    肖恩脸色严肃的,对着几个教习分别点头;而教习们也同样,不苟言笑的对着他,回以淡淡的问候;毕竟他们此次参加的,并非是什么喜庆的仪式。

    之后,肖恩等人就默默的等候着,其他同行之人的到来;直到十数分钟后,其余几位如肖恩般的学员,才陆续赶到现场;见状,莫尔院长立刻下达了出发命令,于是一行人就向着,临水城码头区的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码头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和喧闹;就如同今天的天气般,黑沉沉的乌云遮蔽了整个天空;仿佛一块巨石重重的压在心头,让人有着喘不上气的烦闷感觉。

    早有警备队的士兵,在码头区隔离出了,一块巨大的空白区域;而一个个路过的平民,则不得不远远的绕路,深怕自己的举动引来,这些面无表情的士兵们关注。

    而在这块被隔离出的区域内,已经搭建有简易的遮阳木棚;此刻城主府和贵族议会的代表,还有警备队的默克尔中校等人;都静静的坐在其中等待,他们并没有如往常般;借着此次相聚的时机,互相攀谈着来结识人脉,或者试图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和共识。

    而是一个个仿佛欲求不满般,严肃的脸上不仅透着一股冷意,还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肖恩等人的到来,也仅仅只是让他们,扭头看上一眼;随即就接着扮演起冰雕,将那股冷意继续扩散至周围。

    学院众人也并不在意,随意的寻了个地方坐下等待;而后肖恩淡淡的环顾周围,发现现场除了各方代表外;尚有数位爵士级贵族,与他们的夫人到场。

    想必是与安德森家族,沾亲带故的原因;此刻,他们正围着老安德森爵士和他的夫人;并小声的开口安慰着,不断抽泣着的安德森爵士夫人。

    同时在这群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全身黑衣的贵族小姐;只见她用同样黑色的淑女帽,低低的遮挡着面容;那黑衣罩体的较好身材,此刻正微微颤抖着。

    肖恩有些疑惑着她的身份,随即就心中猜测;也许她仅仅只是,安德森学长的姐妹;当然也有很大的可能,两人是恋人的关系。

    时间就在这样沉重,而又压抑的气氛中,缓缓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远处江面上,出现了警备队的船只,这才打破了现场沉闷的气氛;众人在各方势力代表的带领下,纷纷起身准备迎接今天的主角;只是此刻,没有丝毫欢庆的喜悦,只有淡淡的悲伤弥漫在场中。

    很快船只就靠到了岸边,而后几个士兵合力,从甲板上抬下了一口棺木;众多之前劝解的人们,没能拦住悲伤的安德森夫人;让她直接扑倒在棺木之上,随即就响起了她那,撕心裂肺般的哀哭声。

    肖恩默默的看着现场沉默的人群,耳边回响着安德森夫人那悲伤的哭声;一种淡淡的忧伤油然而生,随即他就摇了摇头,将这种负面情绪排除出脑海。

    在安德森夫人嚎哭上一阵后,众人这才纷纷上前劝慰;几经努力才将悲伤的她劝下,随后又安慰了老安德森爵士。

    而后仪式才得以正常的进行,直到棺木被装上特制的马车后;众人这才纷纷启程返回,肖恩与莫尔院长简单告别;正打算骑马离开,就遇到了脸色难看的默克尔中校;他拍拍肖恩的肩膀,同时露出了十分勉强的笑容,肖恩也同样,表情沉重的点头回应。

    两人并没有开**谈,互相告别后就各自离开。肖恩快速的返回了家中,而此时的托儿等人早已准备就绪;只等他返回后,就可以一起出发寻找知情者。

    在简单的午餐后,肖恩就迫不及待的带着托尔等人,骑马离开了临水城;此次跟随他的除了托尔外,尚有维森他们3人;他们分别骑着一匹战马,然后又在其后绑上一匹;这是为了在找到人后,能够顺利的将人带回城中,而做的准备。

    因为距离临水城并不遥远,道路等情况都相对完善;所以仅仅是一个小时稍过点,肖恩等人就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他直接找到了,管理奴隶营的官员;在出示了,警备队的借调文件后;立刻要求对方,找来相关的几个水贼奴隶;对方起初还有些迟疑,但在看到表情冷漠严肃,神色十分坚定的肖恩之后;就不得不答应下来,并立刻差人前去寻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