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收获下
    肖恩才越过费力拖行着,沉重木箱的菲尔;就听通道内,远远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托儿和维森两人,就快跑着来到了他的面前。

    “少爷,我们来了…”见肖恩和菲尔两人在此,托尔立刻开口对他说道。

    “托尔,你们来的正好…快,帮着菲尔一起搬…”肖恩微感意外,随即就笑着说道。说完还指着菲尔面前的箱子,示意几人一起。

    “好的少爷,都交给我们来搬;您先休息会,很快就好…”托尔闻言,随即就开口回答道。同时他就越过了肖恩,上前准备帮忙。

    维森见状也立刻跟上托尔,上前与另两人一起用力的抬起箱子。此刻维森的内心深处非常的高兴,高兴能够参与如此机密和重要的事;这次的巨大收获,虽然他不太可能得到肖恩的实际赏赐;但却成功的融入了肖恩的小集体,意味着从此以后,他将得到肖恩的信任。

    当然也有可能留下隐患,但只要维森自己守口如瓶;并在之后体现出他的忠诚,想必肖恩还不至于,对他产生一些不太好的想法。

    “你们先回船上等待,我一会就来…”肖恩看着几人有些费力的搬运箱子,就笑着对他们说道。

    人在高兴的情绪下,时间往往过的很快;转眼就是1个多小时后,肖恩等4人驾着水贼首领提前准备的快船,返回了之前乘坐的战船;肖恩命令几人将此次驶回的快船,与之前俘虏的4艘水贼快船;一起绑在警备队的战船之后,之后撤退回城时,跟着战船一起带回临水城内。

    至于找到的两箱子的财富,除了发现时的4人外,肖恩并不打算告诉其他的任何人;他将两个箱子藏在水贼快船的底舱,并让菲尔和维森两人负责看管;自己则带着托尔,拿着之前找到的信件,起身前往寻找默克尔中校。

    此时的默克尔中校,正在旗舰的船长室内处理着公务。肖恩手中拿着信件,在杰森上士通报后,敲门进入了旗舰的船长室;此时室内仅有默克尔中校一人,只见他立刻就面露微笑,起身虚迎了上来;肖恩同样面带微笑,快速的上前几步。

    “哈哈…肖恩,休息的怎么样?”默克尔中校边笑着和肖恩拥抱,边关心的问道。

    “非常好,谢谢大人您的关心…”两人结束拥抱后,默克尔中校亲切的拉着肖恩的手;之后两人就在椅子上坐下,此时肖恩才微笑着感谢道。说完后肖恩就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了默克尔中校。

    “这是什么?”默克尔中校有些疑惑的接过肖恩递上的信件,扫了一眼后疑惑的开口问道。

    “大人,您看看就知道了。”肖恩笑着说道,同时还伸手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肖恩,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信件?”默克尔中校闻言,随意的游览了几封手中的信件;顿时他原本温和的脸上,表情渐渐变的冷酷;眼神中也不时的闪过犀利的神光,语气中不带丝毫情感的问道。

    肖恩之前已经看过了这些信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仅凭这些信件作为证据,就完全可以制裁这些商人们;但默克尔中校同样也明白,这些商人们与城中某些贵族们存在着瓜葛。甚至于直接就是由贵族们暗中控制,而台前的商人们仅仅只是个傀儡或者挡箭牌。

    在帝国中凡是牵扯到贵族的,都必须小心谨慎的处理;一旦处理不当,必然会受到‘他们’的反噬。故此也不怪默克尔中校的表情严肃,实在是他的职责所在;倘若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就没理由不动声色。

    不过肖恩将信件交给默克尔中校,并非是想要给面前的他找些麻烦;而仅仅只是以肖恩现在的身份地位,这些信件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祸患;而默克尔中校,却有着其他操作的可能,并能借此谋取到一些,意外的收获。

    “大人,今天下午;我在维森的指点下,意外发现了这些信件。”肖恩脸上含着淡淡的微笑,语气不急不缓的说道。随后他点着其中一封信件说道:“当找到这些信件后…我就发现了这封信,与我们此次出兵讨伐水贼团有关;于是就立刻前来找大人您了…”此刻他手指指着的,正是麦克斯强盗团的那封悬赏信。

    默克尔中校有些意外的“哦…”了一声,随后就拿起肖恩指着的信看了起来。须发之间他就快速的游览了一遍,看完后他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如肖恩所说的有些关联。

    “大人,至于其他的信件…”肖恩脸上带着微笑,眼神却显得有些诡异的平淡。

    正当默克尔中校心中默想之时,突然又听到肖恩开口说话;只是闻听肖恩所言后,他的心中顿时有些不悦;随即他才抬头注意到,此刻肖恩那有些诡异的表情。

    一个霎那或者一个瞬间后,默克尔中校突然想起之前,肖恩向他阐述如何营救和消灭水贼的计策时;他那脸上的表情不正如此刻般,浮现着一抹智珠在握的淡淡微笑。

    “有什么话就快说,还要我问你不成。”默克尔中校脸上浮现出笑意,假意训斥着说道。

    “大人,这些信中所涉及到的商人;并不是所有人背后都有着…”肖恩面对默克尔中校的训斥,不为所动;依旧一副淡淡笑容的开口提醒道。

    “你是说…让我只追究…”默克尔中校微微皱眉,语气不是很确定的问道;如果真的按照肖恩说的这样去处理,那么事后必然对自己的名誉,产生巨大的损害;毕竟这种事,是不可能瞒过有心人的。

    “大人,不是只追究…而是先追究…”肖恩无视默克尔中校,之前皱眉的微妙表情;轻轻摇动着手指,同时开口纠正道。随后他看向默克尔中校依旧疑惑的,看向他的眼神;不得不接着开口提醒道:“大人,您刚刚赢得了对水贼团的,一场辉煌大胜,可谓是劳苦功高;而士兵们同样也疲惫不堪,他们正需要时间来好好休息;如此…您当然会显得人手不足,顺理成章的,只得先行逮捕部分通匪的商人;而后…仅仅是恰巧,对…这完全是一次巧合。”

    顿了顿后,肖恩接着微笑道:“如果在这个时候,意外的传出了一些风声;您猜…那些大人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说完后,肖恩笑着对默克尔中校,含蓄的点点头。

    “你是说…那些有着牵扯的…会自己处理掉...后续的一切麻烦。”默克尔中校半是猜测,半是肯定的问道。此刻他的心中,再也没有之前的不悦,有的只是高兴和对眼前之人的欣赏。他隐隐能感觉到此事,并非如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也许事后他还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也说不定…

    “是的大人,您只需要先抓几个没有背景的商人;然后要求临水城地方法庭,开庭审理他们的罪行;到时…您意外得到这些信件的事,就自然而然的会被某些有心人知道。”肖恩微笑着肯定了默克尔中校的话,甚至都帮他想好了,合乎情理的传出风声的方法。

    随后肖恩在默克尔中校,越见明亮的眼神注视下,接着笑道:“这些人在得知了风声后,自然就会干净利索的解决好后患;之后…无论那些涉及到的商人,是意外死亡还是失踪不见;您都可以顺利的了结此案…”

    “当然,如果有人以此来攻击您的名誉;您完全可以说,您需要时间来一一甄别;这仅仅只是谁先谁后的问题…而那些得到了风声的大人们,就会立刻明白;这是您给予的恩惠,当然也就会对您抱有善意…”肖恩喘了口气后,微笑着做出了最后的补充;说完他就眼神灼灼的,看着面前的默克尔中校。

    “哈哈…不错、不错…确实是这样…哈哈…士兵们刚刚参加了战斗,是该好好的休息休息。”默克尔中校听了肖恩的话后,立刻心中欢喜的大笑着说道。笑完他还对着肖恩挤了挤眼睛,同时温柔的轻轻弹拭着手中的信件。

    “大人,还有件事,我想要请求您的准许。”肖恩趁此机会,立刻开口请求道。

    “哦,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默克尔中校闻言,眼神中闪过不明的意味;他微笑着直视面前的肖恩,语气却有着一丝飘忽不定。

    肖恩知道,这时如果他提出了过分的要求;那么就一定会让人,产生一种挟恩图报的厌恶感。想到这里他不在迟疑,开口请求道:“大人,之前执行潜入任务时;我曾许诺维森等3个水贼俘虏;如果他们积极的配合,而后任务又顺利的完成;就允许他们3人,之后跟随我…”

    “哦…原来如此;嗯…他们本来就是你俘虏…既然你都答应了,我难道还会反对吗?”默克尔中校听了肖恩的请求后,立刻舒展了眉头,语气也恢复了亲切温和,笑着说道。很显然肖恩的请求让他有些意外,但却是意外的简单…

    “谢谢大人。”肖恩也跟着笑了起来,好像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之前的异样气氛。

    “话说你们的潜入营救任务,完成的真是漂亮;等回到临水城后,我会亲自为你请功…”默克尔中校笑着夸奖道;随即就对肖恩许下了承诺,仿佛之前,他也完全没有对肖恩心生隔阂般。

    “谢谢大人…主要还是大人您指挥有方;区区水贼团,怎么可能会是大人您的对手…”肖恩立刻谦虚的笑道。对于功劳他当然知道有自己的一份,但花花轿子人人抬嘛,好话多说几句又不吃亏。

    “你啊…明天就准备拔营回城,回去准备准备…”默克尔中校无奈的挥了挥手,随即就笑着转移话题的提醒道;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些兴奋,作为本次讨伐水贼团的最高指挥官;在确保贵族人质被安全救出的前提下,还能顺利的剿灭整个作乱的水贼团。

    功劳是谁也抹杀不了的,只等返回临水城后;就能广而告之,不仅仅得到了战功;还能为他顺利接任警备队统领一职,增添上砝码;这是典型的名利双收,他的心中岂能不高兴。

    “是的大人,我回去后就马上准备…”肖恩听了默克尔中校的话后,也显得很是高兴;终于可以返回临水城了,也不知道爱丽丝等人,是否一切都好…

    之后肖恩和默克尔中校又轻松的淡了一些趣闻,而后他才开口告辞离开。回到自己的船舱后,肖恩就将明天启程回城的好消息告诉了托尔;并让他前去通知,此刻还在水贼快船上看守,两大口箱子的菲尔和维森两人。

    待托尔离开后,寂静的船舱内仅余肖恩独自一人;他不由的想着:那些信件交给默克尔中校处理,固然对他有着巨大的好处;但同样,自己也不是毫无收获;毕竟有些事,是不可能永远保密的。

    当那些‘庆幸’着的贵族们,‘意外’得知这些信件,是由自己交给默克尔中校后;而又同时‘偶然’的听说了自己的部分劝谏之词;那想必他们也会对着自己产生感激,进而转变成好感。

    至于‘意外’和‘偶然’,完全可以由自己控制;哪怕之后自己为了不让默克尔中校,产生误会而不得不放弃…不过如果自己太贪心,想要亲自拿着贵族们的把柄;那么…

    想到此处,肖恩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冷笑;随即心头又闪过:果然有多大的能耐,才能有多大的胃口;那些看不懂、放不下,一心只想要吞下眼前‘巨大利益’的家伙,唯一的可能就只有被‘撑死’…

    至于秘而不宣…呵呵…很多事是不需要证据的,仅仅只怀疑就已经足够;特别是在实力差距巨大时,更显得理所当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