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舌头上
    “多尼中士,你负责指挥继续追击…”肖恩稍作喘息后,就对着不远处的多尼中士大声命令道。随后他扭头看着被撞下河中的水贼们,开口对托尔说道:“托尔,指挥士兵们扑灭运粮船上的大火,另外我要活口…”说完指了指几个还在水中扑腾的水贼。

    短短10分钟后,托尔指挥着士兵,配合着运粮船上的船工扑灭了大火;同时船上留守的士兵,也用抓钩把河中挣扎着的十几个水贼拉上了护卫船,其中就有大个头目的身影。

    而多尼中士此前就已经与另一个独立中队和会,在双方前后的夹击下;特别是对方的头目落水失踪后,原本围攻的几艘水贼快船纷纷抛下同伴的尸体;掉头朝着沼泽深处逃串而去。

    一场突如其来的偷袭与反击战结束了,运输船队在检查了损失后纷纷重新集结。肖恩所在的护卫船也来到了最初交战的水域,此前与水贼交战的另一只独立中队的士兵们同样正在纷纷打扫着战场。

    “安得森学长,您没受伤吧…”肖恩对着站在其中一艘护卫船的船头,正在大声指挥着士兵们的黑发青年大声喊道。黑发青年扭头看往肖恩的方向,对着他露出了笑容。

    “哈哈…温切斯特学弟你来了;我很好,感谢你的关心…”安得森学长大声笑着回答道。他朝着接近肖恩方向的船舷处走了两步后又大声笑着夸奖道:“学弟,真有你的…刚才你的那夸张的举动我都看到了,难怪学院里都在传你是学院百年来天赋最出色的学员。厉害,真是厉害…”说完他还笑着竖起大拇指对着肖恩比了比,一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意思。

    “学长,您过奖了…我只是比别人更努力些而已…”肖恩谦虚的笑道,他可不想表现的太过傲气。随后指着被缴获的快船笑着问道:“学长,我打算把这些缴获的水贼快船都拉回去。出售后也可以给士兵们发些奖励…不知道您有什么想法吗?”

    “哈哈,看来我们想到一起去了。按惯例分?”安得森学长听了肖恩的问话后哈哈大笑,一副称心如意的样子。而后他才笑着提出分配方案。

    所谓的惯例就是指军队内对战利品的普遍分配方法,即谁缴获的归谁的原则。

    两人之后笑着对缴获的7艘快船进行了分配,肖恩自己得到了其中的4艘快船。结束后肖恩对着安得森学长告别后,就带着另一条多尼中士指挥的护卫船一起返回船队的队尾位置,此时整个运输船队已经基本做好了重新出发准备。只等肖恩等人下令起航。

    “少爷,这次我们有1个士兵阵亡…还有1个重伤和3个轻伤。”托尔对着站在船头上的肖恩汇报道,语气略微低沉,显得有些心情沉重。顿了顿后又接着开口说道:“还有俘虏了12个水贼,击杀的水贼数量大概也有30人之多…不知少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肖恩沉吟片刻,开口对托尔吩咐道:“托尔,集合船上所有的士兵。我有话说…”

    很快几声急促的跑步声后,肖恩的面前就整齐的排列着船上所有的23个士兵。他眼神扫过面前的这些士兵,大声对着他们说道:“士兵们,就在刚才,我很高兴的看到了你们每一个人英勇的表现…你们沉重的打击了我们的敌人,给予了他们大量的伤亡…”

    “恭喜你们,我将亲自为你们上报请功…”肖恩说完后顿了顿,看到士兵们脸上露出淡淡的兴奋表情。语气转而沉重的继续说道:“很遗憾,我们之中有一个优秀的战士永远的离开了大家,请大家和我一起为他默哀…”说完肖恩直接转身,对着提前放在甲板上并盖着白布的尸体敬礼,而其他的士兵们也都收敛了笑容,对着尸体注目行礼。

    一分钟后肖恩才放下了敬礼的手,扭头看着眼前表情沉重的士兵们。将军百战死,自古以来所有的士兵;不过是战场上的消耗品,等待着在下一次战斗中被消耗。

    肖恩收起心中的念头,笑着继续对士兵们说道:“除了抚恤金外,阵亡的士兵家属还将额外在战利品中得到一份优厚的补偿。当然重伤和轻伤的士兵们也会着额外的补偿…”

    士兵们在听了肖恩的话后有些骚动,但很快就平息了下来。眼神专注认真的看着他,肖恩能够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认同和感激。这对他来说完全是意料之中的收获,他也终于摆脱了自己学院军官的尴尬身份,而得到了士兵们的真心认可。

    “以后,只要我还是你们的长官,就按照这次的例子给阵亡和受伤的士兵们多发一些补偿…”肖恩用不容置疑的声音宣布道。随后看了看表情激动的士兵们,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他扭头看向托尔,对着他大声命令道:“托尔,把俘虏们都押上来…”

    托尔同样听的满心激动,眼神深处犹如燃烧着火焰又用敬畏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少爷。那是一种骄傲,又是一种崇敬的表情。听到肖恩的命令后,他立刻大声的回答“是”后,转身招呼上他的小队士兵后就一起往俘虏的方向跑去。

    很快俘虏们踉踉跄跄的被托尔等士兵拖着走到肖恩的面前,随后又在士兵们的强压下跪在了甲板上。肖恩冷眼扫射着面前狼狈万分的水贼俘虏,他们有的表情桀骜不逊、有的则颤抖着露出恐惧的表情。

    肖恩冷笑着点了一个表情桀骜的大胡子中年水贼问道:“想活命,还是想死?”

    大胡子水贼被两个士兵粗暴的强行压着跪在甲板上,却依然用充满仇恨的眼神看着肖恩。面对他冷笑的提问,抿着嘴巴一言不发。

    “托尔,你在刚才的战斗中有亲手斩杀水贼吗?”出乎预料的肖恩并没有理会水贼仇恨的眼神,而是扭头用温和的语气对着托尔问道。

    托尔愣了愣后立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少爷,我刚才好像射中了一个水贼,只是…”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想来那个水贼不是逃了就是直接沉入了河底。

    “你练习箭术才不过半年,能射中已经很不错了…”肖恩温和的安慰了托尔,稍作停顿后又继续说道:“既然你还没有杀过人,那就把这个人杀了吧…”说完就用手指,指着面前桀骜的大胡子水贼。

    肖恩的话音刚落,面前的大胡子水贼就立刻剧烈的挣扎起来,但在双手反绑又有两个士兵压制的情况下,他依然被死死的压在甲板上。托儿露出一丝犹豫的表情,但在肖恩严肃的表情注视下;他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拔剑直刺,在大胡子水贼惊恐的叫声中,将剑尖准确的刺入了他的心口;随之水贼临死前的惨叫声,也犹如被一把无形的剪刀剪断般嘎然而止,眼神逐渐涣散的倒在血泊中。

    其余的水贼俘虏们顿时如受惊的鹌鹑般,身体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

    托尔明显有着初次杀人后的不适感,拔出长剑连退了几步,就大口的喘着粗气。

    肖恩微笑着开口鼓励了托尔,随即又扭头对着另一个水贼温声问道:“想活,还是想死…”

    被问到的那个年轻水贼瞬间脸色苍白,一屁股坐倒在甲板上。恐惧的光芒透出他的瞳孔,他蠕动着嘴巴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肖恩扭头看向身后的菲尔,对着他撇了撇嘴。

    菲尔立刻明白了肖恩的用意,也不知道他是害怕还是激动;颤抖着手拔出长剑,在那个青年水贼惊慌的大声叫出“求您…”的哀求声中,上前几步,双手用力握住剑柄,略顿了顿后就用力刺入了水贼的身体中。青年水贼的哀求声转而成为惨叫,但很快声音就弱不可闻。

    此时哪怕是一部分的士兵也对肖恩残酷的命令有些头皮发麻,但也有几个老兵对于被肖恩特别照顾的托儿和菲尔两人充满了羡慕。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锻炼托尔和菲尔两人,意味着他们之后将受到长官肖恩的继续培养和器重。

    在菲尔被溅了满身的献血,神情有些慌乱的退下后;余下的水贼俘虏们看着温和笑着的肖恩;眼神中犹如看到了最恐怖的恶魔般,拼命的蜷缩着身体;甚至于有个别水贼的身下流出了浑浊的液体,让肖恩不由得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肖恩皱了皱眉头,依旧冷笑着说道:“先生们,恭喜你们。我们的游戏暂时结束了。”随后他用锐利的眼神盯上了大个头目的身上,冷笑着讽刺道:“那么我们的头目先生,你能把我想要知道的事告诉我吗?当然…这会让我不胜感激。”虽然他使用了疑问的语气,但显然话中所透出的是肯定的意思。

    “大人,您…您想要知道些什么?”大个头目面对谈笑间就肆意杀人的肖恩,颤抖而又惶恐的问道。

    “非常好,看来我们之后可以愉快的交流了…”肖恩听了大个头目的话后,语气貌似轻快的笑道。随后他就对士兵们吩咐道:“把其他的俘虏们都压入底仓,严加看管。至于我们的头目先生…请给他准备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把他请到我的船舱内…”说完肖恩就转身,很是悠闲的慢慢返回自己的船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