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少年肖恩
    肖恩.温彻斯特是一个14岁的贵族少年,他有着一头亮金的短发、紫色的瞳孔;虽然脸庞上还有点幼稚,但已经能看出几年后的他将会是一个帅气的贵族青年。

    肖恩的父亲尤斯.温彻斯特是距离临水城东南方向大约200公里外南荒地区拥有子爵头衔的贵族领主。

    拥有南荒地区东部濒海地区多罗逊河以南至南荒山脉之间大约4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家族领地。同时也是南荒地区最大的几个贵族领主之一。

    肖恩是其家族中这一代的次子,在他之上还有个哥哥杰米.温彻斯特,今年已有17岁。留在领地之中帮助父亲尤斯.温彻斯特管理领地。

    肖恩和他的哥哥杰米.温彻斯特的关系并不十分亲近,虽然他们是同父同母所生,但在这个世界贵族中实行长子继承制。所有的家族领地和财富包活贵族头衔都由长子继承,而做为次子的肖恩在成年后只能离家自谋出路。而如果次子得到父亲的宠爱就能在成年时得到父亲在金钱和其他方面的支持,这无疑将大大损害了作为长子的利益。更何况万一长子在无继承人的情况下意外死亡,那么作为次子的肖恩就将得到整个家族的继承权。

    肖恩在12岁时被家族送到了临水城的拉索斯贵族职业学院学习,他的母亲玛格丽特.温彻斯特的兄长莱克斯.霍顿男爵的领地就在临水城附近,他同时也是临水城贵族议会中的成员。肖恩的入学材料和贵族身份证明就是由他的舅舅莱克斯.霍顿男爵所提供。

    陈默夺舍后只是简单的吸收了原本肖恩的记忆,处于本能的他想要回到学院寝室。但在回到学院后,他却昏倒在了路边,被学院的护卫队发现并送回寝室。

    当时肖恩全身被雨淋的湿透,白色的骑士服上也满是泥水。后来学院医药处的医师认定他只是受了风寒,并开出了几幅草药调养。

    时间来到了第二天傍晚,陈默从昏迷中醒来;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中他从出生开始一直到现在的记忆犹如电影般在他脑海中不断播放。陈默感觉自己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又像是和另一个人合体般。一种矛盾和不适感充斥着陈默的身心。

    这让陈默很是感觉难受,他本能的发出了呻吟声。寝室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穿着灰色亚麻质学院奴仆服装的17、8青年快步走来,走动中又小心的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青年注意到躺在床上的肖恩已经醒来,脸上立刻露出了恭敬而又讨好的表情。在离着病床上的肖恩还有好几步时就躬身行礼说道:“尊贵的少爷,下午好。”顿了下后青年又接着说道:“我是受到医药处的指派,前来照顾您的奴仆,我叫尼克。非常高兴能够为您效劳!”说完略抬头身体却依然保持着微躬的姿态,做出一副恭候肖恩命令的样子。

    所有的贵族学院都只接受贵族出身的学员入学。学院对学员的管理很是严格,规定没有继承权的贵族子弟不能带着家族仆从来学院;而贵族继承人入学时也仅可以带着一个贴身男仆一起入学。作为贵族继承人哪怕学习一般也可以继承爵位而一辈子衣食无忧。

    因为绝大多数贵族继承人都不会前来学院入学他们一般都是由他们的父亲亲自教导培养。所以导致学院中的学员们大多都是无继承权的贵族子弟。

    没有继承权的贵族子弟在成年后就要离开家族,而适合这些贵族子弟的出路一般有贵族管家、帝**官、内政官员、商业主事、学院教习、骑士等。都是需要严格而又长时间学习与训练的,如何独立生活和独立思考就是学院教授的第一课。

    肖恩稍定了定神,感受着身体的异样。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尼克…请帮我倒杯水。”

    “乐意效劳!少爷,请稍等。”尼克立刻回答道,说完后微微躬身行礼,随后后退几步后这才转身走向桌边。

    肖恩挣扎着坐了起来,让整个背部都靠在床沿上。这时尼克已经端着金属质的水杯走回了床边,他将水杯恭敬的递给肖恩,同时开口说道:“少爷,您请喝水。”

    肖恩伸手接过水杯,有些迫切的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后,开口对尼克问道:“尼克,我昏迷了多久?最近学院有什么事发生吗?”

    “少爷,您昏睡了有大概一整天的时间。医师说您是受了风寒,吃点药然后休息几天就会好的。至于这段时间…学院内没什么事发生。”尼克微躬着身恭敬的回答道,说到最后他又仔细想了想后肯定的说道。

    随后他又突然想到肖恩已经有一天时间没有进食了,就开口问道:“少爷,晚餐您想要吃点什么吗?我好为你去准备,另外医药处的驱寒药剂会在晚餐后送到…”

    肖恩皱了皱眉有些不适的说道:“尼克请叫我肖恩或者叫我肖恩先生。”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晚餐的话,热牛奶、水果风味沙拉、最后来块烟熏牛肉。什么时候能够准备好?我有点饿了!”肖恩说完后,随手把杯子递还给尼克。然后看着尼克。

    “这…是的先生,学院厨房都有准备。只要半小时,我就可以把食物送到您的面前。如果您没有其他吩咐的话?”尼克听了肖恩的话后有些犹豫但他很快就放开了关于称呼的纠结,伸手接过肖恩递来的水杯;对着肖恩询问他的问道。

    肖恩对着尼克摆了摆手,示意尼克立刻前往准备。他确实感觉饿了。

    “先生,请稍后,我立刻去准备…”说完尼克对着肖恩鞠躬行礼后连退几步之后这才转身离开卧室,离开时还轻轻的带上了肖恩寝室的房门。

    肖恩等尼克离开后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肖恩知道像尼克这样的学院奴仆在自由民中是非常抢手的工作,并不是说奴仆的薪水有多么丰厚;而是正常离开学院的奴仆都有着不错的前途,甚至有着机会晋升到贵族阶层。

    学院奴仆一般15岁左右被选拔入贵族学院,平时负责学院的打扫、搬运等杂事。偶尔也会被指派来照顾因生病、受伤等原因行动不便的贵族学员。

    到20岁左右正常离开学院,一般都会有贵族学院出具的介绍信。这些奴仆在平时工作闲暇时,也可以旁听学院教习的课程。就像尼克这样的能够熟练的运用礼仪再有识字和书写的能力就有了进入帝国政务系统的机会,或者被某个贵族看中并被聘请为领地官员。

    如果在骑士训练上有着天赋的话,那么这些自由民出身的奴仆在离开贵族学院后就可以进入帝**队系统内成为一个基层的帝国士官。

    时间够长、运气够好或者能够突破到正式骑士级那就有希望能够晋升成为帝国贵族,享受贵族特权。在帝国近千年的历史上,绝大多数的帝国贵族都是由立下了战功的帝**官晋升而来。

    而相对于自由民阶层来说,正常离开学院的奴仆们能够跳过士兵层直接担任基层士官,这就从开始就有着巨大的优势。帝国历史上还从未曾有过士兵阶能够直接晋升帝国贵族的先例!而军官阶层特别是高级军官其身份地位还略高于小贵族阶层,受到帝国内各阶层广泛的尊重。

    肖恩原本的愿望就是在离开家族后想要成为一个中、高级帝**官,在他7、8岁知道自己没有家族继承权时。他的父亲尤斯.温彻斯特子爵就将家族内传承的骑士训练法传授给了他,包括秘传的骑士呼吸法。一直到他12岁那年被送到贵族学院学习。

    骑士在整个帝国内都是一个特殊的阶层,在肖恩的记忆中,骑士是拥有着超凡力量的存在。他所在的温彻斯特家族的先祖就在一次意外的情况下获得了一份骑士秘法,然后在战争中建立功勋才开创了他家族的基业。经过家族200多年的谋划,家族才得以进阶为子爵家族。

    肖恩稍稍休息了一会后就起床穿衣。在床脚边靠着墙角的地方竖着一个木质大衣柜,肖恩走到衣柜前伸手拉开柜门,选了套黑色不知名皮革所制的训练服和一双牛皮短靴。

    穿戴整齐后他打量了下卧室,卧室大概20几个平方大小,整个房间都是由砖木结构建成。南面墙上的窗户开的很小哪怕是在中午房间内也会显得很是昏暗。床、衣柜、床头靠窗处还有个书桌,书桌上放着点亮的烛台,火光映照着昏暗的卧室。边上还放着个时钟,正滴答滴答的不断运行着。书桌边竖着个3层木质书架,在书架两层上面放着十几本厚皮书,同样他的骑士剑也架在书桌最上面的第3层木板上。肖恩顺手就把骑士剑挂在训练服腰间的皮带上。

    肖恩打开书桌的抽屉,里面有着一个不大的木盒,那是以前的他存放金币的地方,打开后看到里面有着30几枚金币正静静的躺在木盒内。肖恩随手关上木盒,拿起放在木盒边上一个皮质钱袋,钱袋内有着20几个银币,分量不重,一个银币也就2个一元硬币叠加起来的大小。同样顺手别再了他的腰带上。

    肖恩拉开卧室的木门,映入肖恩眼帘的是个客厅。客厅中间横放着一张餐桌,餐桌的中央位置立着个金属质烛台,在烛台上的5根蜡烛已经背点燃用以照亮整个客厅。餐桌周围整齐的摆放着4把椅子。靠墙的地方还有着两个木质矮柜,矮柜上都放着装点用的木质花盆。墙角还竖着个圈铺盖,不知道有什么用。南侧墙上有扇阳台门能到达阳台,而北侧墙上是离开房间的门。对面则是洗漱间的门。

    肖恩穿过过道,径直进入洗漱间。洗漱间内有个装清水的木桶,木桶边有的小架子上面放着几个木盆,架子边上挂着木勺和几块白布。

    这个世界还没有镜子,肖恩只能借着清水倒影来观察了下自己。看着倒影中帅气而又苍白的脸,脸上还有着未脱的稚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