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夺舍重生
    2017年5月初的某一天,华夏东南部二线城市景城市。

    对于景城市城南安平小区的居民来说陈默一直以来都是个混人,平时吊儿郎当的不求上进,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工作,仅靠着当年的赔偿金生活了十几年。

    唯一可以算的上优点的大概就是生活作风还算健康,从没留宿过什么陌生女人。只是这原本唯一的优点随着陈默的年龄逐渐变大而在改变着意味,直到他现在年近30依然不改其风,终于这成了邻居们眼中陈默最大的缺点,没有之一。您说为啥?都快30的小伙子了别说结婚就是个女朋友也没有,这可不是想要安稳过日子的样子。

    陈默是个孤儿,16岁那年他陪着自己的父母一起全家外出旅游;结果不幸发生了交通意外,到最后仅有他一个经过抢救后生还了下来。

    自那以后原本开朗活泼的陈默,性格变得阴沉而又内向;同时他也不愿与人多做交谈,有点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意思。

    本就无亲无故的陈默自然也没什么人会真正关心他。偶尔有那么一个两个热心的左邻右舍,想要试图开导他,他也大多只是“恩、啊”的敷衍了过去。转眼就十多年时间过去了,他倒也没有什么大病小灾的,活的倒也还算勉强。

    下午3点陈默拿上装了准备好的祭品等物的背包,锁上房门后就离开他的住所。十几年前的这一天陈默同时失去了他的双亲,在这之后的每年同一天他都会拿上祭品,前往埋葬他父母的公墓中祭拜他的双亲。因为当天具体出事的时间大约是在晚上六点多,偏执的陈默每年就会赶在那个时间段左右前去进行祭拜。

    景城市第二公墓位于景城市城东的东郊地区,整个墓园圈占了几座低矮的土山。山虽不高,但草木茂盛。又值5月时节,更是显得整个墓园绿意盎然。

    陈默乘车赶到景城市第二公墓时以过下午4点,因地处郊区,又不是清明、冬至等祭拜的旺盛时节,故墓园内人烟稀少,显得很是空旷。

    陈默也不以为意,背上背包后就径直向着墓园东侧的小山走去。他父母的安眠之地就在东侧小山的山腰之上。

    一个小时后陈默来到了他父母的墓碑处。他将带着的背包打开,先是拿出一块抹布;细心而又小心的擦拭他父母的墓碑,仿佛是他在害怕着太用力而损坏到石质墓碑。擦拭后他又清理了墓碑附近的落叶和偶有被风吹来的垃圾。

    清扫结束之后他才将背包内提前准备好的祭菜、水果和祭酒等物一样样的摆放在墓碑前的供台上,最后又拿出一个小香炉放在祭品之前。

    陈默默默的点上香插入香炉内,而后他跪在墓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九个头。完成后他将背包垫在地上,而他就那么坐在背包上。拿出半打啤酒,默默喝起酒来。

    陈默平时不怎么喝酒,但每次他来祭拜父母时;都会给自己准备上几罐啤酒,这在陈默想来这就是他们全家的团圆酒。边喝边回忆着父母的记忆和曾经的美好时光,有时也说些自己的近况给他的父母听。

    抿了一口啤酒,陈默眼神涣散,陷入回忆中。昏黄的落日余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周围安静而无声。很快几罐啤酒下肚,陈默也从回忆中恢复清明。

    “爸、妈,你们在那里要多保重...”陈默语气低沉的开口说道。随后又喃喃自语道“我会活下去,活下去...”陈默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漆黑的雨夜,当他被路过的好心人奋力拖出翻倒的汽车时,他的父亲用那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眼神看着他;用出最后的力量对他喊出的“活下去…”。陈默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是他的父亲用生命在做最后的呐喊,深深的烙印入陈默的灵魂深处。

    “爸、妈,我一切都很好,你们不用为我担心...”又打开了一罐啤酒后,猛灌一口酒后。陈默语气沙哑着说道。

    夕阳的余晖就快要消失。陈默看了看香炉内的香,每次陈默都会在香燃尽后才起身收拾东西离开。陈默其实还有千言万语的话想要诉说,这么多年以来,为了“活下去”他学过道藏、看过佛经。只是十几年过去了,没有意外的他一无所成。

    陈默一口气喝下了最后一罐啤酒,默默将空罐装入垃圾袋内。看着香炉内快燃到底部的香,有些绝望的说道“再过几年...如果还是失败,就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为你们生个孙子…让他代替我活下去...”

    一阵狂风掠过,吹着树叶哗哗的响。陈默抬首望天,幽暗的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铅黑色的乌云。犹如末日降临般,那巨大的压迫感让陈默感觉到一阵心悸。

    突然云层中一道紫色雷电直直的劈了下来,映照出陈默那错愕还来不急转换成恐惧的脸。雷电的速度是如此的迅速,下一瞬间陈默就失去了知觉。唯有一个信念闪过心间:

    “但愿死亡...并非永恒...”

    香炉内最后的香也在同时燃尽,只剩下墓碑上陈默父母的遗照灿烂的笑着...

    --------------------------------------------------------------------------------------------------------------------------

    黑暗、寂静、犹如世界诞生之前的虚无,没有时间流逝的概念。在一片死寂之中,陈默的意识不断沉浮,他不知道在此他存在了多久,也不知道还能存在多久。

    虚无的死寂有如酷寒的坚冰,冰封着他的思想,腐蚀着他的意志。一次次的冲击着他的灵魂,企图要让他彻底融化入这虚无中。陈默就是有一种被融化了的感觉,至于融化后会怎么样?他真的不想知道也不愿意知道。

    他不记得有多少次想要放弃,但每当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要被融化时。他就会感觉灵魂深处有一种酥麻感涌出,而后遍布他整个的灵魂。他能感觉到他的灵魂在逐渐强大。

    无数次后,陈默的意识逐渐变得强大而清晰,过往的记忆也都清楚的被他记起。他感觉他的灵魂变得越来越凝聚,也许他真的可以坚持到永远...

    一缕光瞬间闪过陈默的心头。突然的变化刺激了正陷入回忆中的陈默,而后突兀出现的极大吸力,拉扯着陈默的灵魂飘向那一缕光。

    但愿死亡...并非永恒...

    --------------------------------------------------------------------------------------------------------------------------

    雷雨交加的午后,位于临水城西的拉索斯贵族职业学院后山中;留着一头金色短发,身着白色骑士服的少年正拿着一把单手剑站在树下避雨。

    少年用他那有着紫色瞳孔的眼睛,疑惑的看着突然而至的雷雨。身体紧靠在大树的树干上,尽可能的躲避着雨水的攻击。

    乌云在天空中翻滚,一道道闪电照亮天空。突兀的一道闪电直直劈下,径直劈在少年躲雨所依靠的大树上。雷电的巨大威力直接将大树劈成两半而后又斜斜的劈在了少年的身上,少年只来得及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啊...”的惨叫声就浑身冒烟的倒在地上。

    在金发少年失去意识后,同时有一道紫光悠忽的出现,径直朝少年的头部撞去。

    陈默的灵魂化为紫色的光华,撞入少年的意识海内。此时少年的意识海内一片混乱,陈默的灵魂感觉很不适应。在一阵乱闯后,陈默终于来到意识海的中央,他看到了因为雷劈而导致灵魂破碎的少年。

    此时的少年灵魂已破碎成大大小小几十块碎片,无意识的漂浮在意识海中。陈默看着眼前飘荡着的一小块碎片,下意识的用自己的灵魂接触了碎片。一段原本属于少年的记忆突然传来,随着碎片彻底融入陈默的灵魂中,也让陈默的灵魂与少年的身体产出了一丝微妙的联系。

    陈默福至心灵立刻不在犹豫,快速上前将少年破碎的灵魂碎片一一全部融入自己的灵魂之中。随后陈默便陷入了少年庞大的记忆中。

    雨已经停下,在倒下的大树根部。昏迷的金发少年发出一阵沙哑的呻吟声,过了好一会儿后少年才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少年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在地上又躺着休息了会,之后少年才试着让自己背靠树根坐了起来。

    陈默默默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他的眼神中有着震惊、好奇还有最深处的那一抹希望。他看到天色将晚,感觉了下新的身体后;发现身上只是有些不大的擦伤,他想要回到记忆中少年的寝室休息。同时因为他吞噬了少年的灵魂后,对操控少年的身体再也没有了隔阂。

    陈默坐了会恢复体力,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他拿起少年原本握着的单手剑,将剑当作拐杖使用。蹒跚的开始了返回寝室的路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