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招揽
    在丹尼尔,以及几个青年的帮助下,分开人群的戈登,就见内圈之中,被他派出的两个骑兵,正面无表情的与十数,神情猥琐的男子对峙。

    “两位…我们兄弟几人,只是来找这个老家伙要债的…何况…这好像也不归,军队管吧…”

    随即,又听对方之中,一为首模样的男子,语带轻佻的戈登。下一刻,就顺着男子的手势,看见一40多岁,却一脸老相的独臂男子,倒卧于骑兵身侧。

    瞬间,一股莫名的怒火,就涌上了戈登的心头。

    ‘该死的…如果因为这些混蛋…让我无法完成少爷的交代…’

    想到万一,目标人物有个三长两短。因而导致自己,无法完成任务的戈登,神色之间,也随之闪过了一抹戾气。

    要知道,他曾经也是帮派出身,自然对这些打打杀杀,好勇斗狠的手段并不陌生。何况现在,他还有着堪称恐怖的靠山和底气,更是不将,对方这十数人放在眼中。

    不过当务之急,可不是收拾,这几个不自量力的小蚂蚁,而是首先要确认,目标人物的状况。

    于是,在冷冷的扫了一眼,对面那十数男子的面容后。他便不顾场中对峙的双方,径直来到,倒地的独臂男子面前。

    随之,他那冷峻的神情,就为之一松。

    因为,除了独臂男子的胸口,有着一个十分显眼的脚印外。他的身上,实际并无多大的伤势。

    也就是说,他之所以会倒地不起,可能只是脑袋有点发懵,或是由于士兵的突然出现,让他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而在对面,眼见衣着得体,脸色阴沉的戈登,径直的走入场中。原本神色轻佻的男子,神情瞬间就为之一敛,然后又语带郑重的试探道:“这位先生…”

    不得不说,身为常年混迹于街头,并与三教九流,都打过交道的男子,眼力还是有的。

    只不过,没等他说完,头也不抬的戈登,便寒声吐出了两个字:“滚蛋…”

    “锵…”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原先两个面无表情的骑兵,也在这个霎那,如同是得到了什么命令般,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并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见状,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随即便整齐的退出数米。

    而被那一抹雪亮剑锋所摄,心中警兆连连的为首男子,则在眼神一凝后,又极快的看了一眼,戈登胸口的贵族纹章,以及士兵眼中,那毫无顾忌。甚至,隐隐还有些期待的目光。

    这样的发现,让男子立刻明白,自己根本无力与之对抗。同时,他心中的那股,有如窒息般的恐惧,也在催促着他,尽快的离开此地。

    “打扰了…”

    强自的定了定心神,又极为恭敬的,对着戈登躬身一礼后,男子这才小心的转身,带着手下钻入了人群之中。

    “老大,刚才那人,好像…好像是…”

    走出不远,男子手下的一个小弟,神色颇有些复杂的,对着男子小声说道。

    虽然说,戈登的衣着和神态,都有着巨大的改变。但他毕竟,在此混迹了多年。何况,只是离开一年的他,当初那让人羡慕的际遇,也还没有淡出人们的记忆中。

    所以,有人能认出他的身份,也就不足为奇了。

    “什么…”听了小弟的叙述后,男子惊呼一声。随即又想起数天前,偶然听到的那个消息,顿时就有一种头重脚轻,好似浑身无力的感觉。

    ‘我…

    回去之后,一定要警告首领。别为了一点小钱,就把大家的命给送了…’

    在大口的喘息间,男子渐渐压下了心头的恐惧。另外,他也决定,要将今日之事禀报于首领知晓,以免以后,不知根由的为此事所累。

    至于,他之前想起的那个传闻。不过是一些如他般,身处灰色地带的人,为了生存,而彼此之间,相互传递的一种信息。

    比如,什么人,是万万不能招惹的,等等诸如此类…

    而在另一边,在男子识相的带人退走后,又用充满寒意的目光,驱散了围观人群的戈登,转而就对着倒地不起,愣愣出神的独臂男子笑道:“你好,塞拉斯先生…”

    “啊…”闻言,惊呼一声的男子,迅速的从地上爬起,然后就有些惊慌失措的,回道:“你…您好,这位先生…我…”

    其实,他原本就有些醉意。故此,才会在被踢倒后,没有第一时间,从地上爬起来。

    只不过,当士兵们直接亮了刀剑后,他的那点酒意,也就微不足道了。

    所以说恐惧,才是提神醒脑,让人时刻保持清醒的,最有效的方式…

    面对试图解释什么的塞拉斯,戈登轻轻的摇了摇头,笑着打断道:“塞拉斯先生,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说着,指了指塞拉斯身后,那显得十分破败的小院。

    “啊…”再次惊呼一声的塞拉斯,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个衣着得体,前呼后拥的尊贵男子,并非恰巧路过,又顺便的帮了他。而是出于某种目的,特意前来寻他。

    随即在愣了愣后,塞拉斯才微微侧身,连带着道歉和邀请的说道:“这位先生,请您原谅我之前的无礼…您,您请进…”

    说着,便引着戈登一行,跨过了小院的大门。

    没有意外,出现在戈登眼中的,是一片破败的院子,以及几间陈腐,好似随时会倒塌的房间。

    而这,也再一次的印证了,塞拉斯在事故之后,生活十分拮据的情报。

    “这位尊贵的先生,不知您…这个,找我有什么事吗?”

    合上院门后,塞拉斯看着四处打量的戈登,疑惑的询问其来意。

    “不急…”笑着摆了摆手后,戈登又指着正房内,探头张望的几张,惶恐不安的面孔问道:“塞拉斯先生,那是你的家人吗?”

    “呃…是的…”一愣后,塞拉斯便点了点头。

    “呵呵…那就请他们,一起出来吧…”见状,戈登脸上的笑意更浓,“正好,这次冒昧登门,我也给先生,带了些礼物…”说着,又在一顿后补充了一句,“嗯…只是一些食物,值不了几个钱…”

    说完,便指着院中的一张木桌,朝身后喊道:“丹尼尔我的朋友,请把我给塞拉斯先生,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好的…”应了一声的丹尼尔,立刻示意身后的手下,将一个木盒摆到桌上。同时,他也上前几步,用手帕擦拭桌边的板凳,结束后又对戈登道:“戈登大哥,您请坐…”

    “…….”见状,塞拉斯暗自乍舌。

    “谢谢…”而戈登,则在笑着点了点头后,径直的来到桌边坐下,并转而对目瞪口呆的塞拉斯,笑道:“请放心享用…就算事后,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结果…这些食物,也不会找先生讨要…何况,也只有吃饱了,我们才能谈正事…您说呢?”

    “这…好吧…”略一转念后,明白自己,根本就没什么东西,需要让对方费尽心机的塞拉斯,最终点头应下。

    随之他便对着主屋的方向,招呼了几声。然后就见一神情憔悴中,透着些许不安的中年妇女,带着两个瘦弱的身影,小心的慢慢挪步靠近。

    原来,塞拉斯的家中,除了他和他的妻子外,还有一个18岁的女儿,以及一个16岁的儿子。

    只不过,因为生活所迫,一直忍饥挨饿的他们,不仅身形看上去十分的消瘦,神情中更是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另外,其实他还有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大女儿…

    “几位,先坐下吃点东西吧…”见对方不安的神态,不由失笑的戈登,主动开口招呼道。说完,就见闻言的几人,看着桌上的木盒,眼中露出了火热的神色。

    “这位…大人,不知…”见此,塞拉斯一边让家人行礼问好,一边又语气迟疑的问道。

    “呵呵…既然先生追问…”笑着应了一声后,戈登又轻抚着胸口的贵族纹章,问道:“那么,不知塞拉斯先生,可认得这个…”

    “这个…”塞拉斯摇了摇头。

    “呵,这是我所在的家族,尊贵而又强大的,温切斯特子爵,家族的贵族纹章…”用类似于咏叹的语气,在塞拉斯意外,以及惊讶的注视下,缓缓道出的戈登,随即又展颜一笑道:“同时,也极有可能,是你即将效忠,并为之效力的家族…”

    “呃…”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当戈登说出实情,特别是提到,那个前段时间,在临水城内引起轰动的家族时,还是让塞拉斯,感到非常的震惊,以及不可思议。

    随即又有一抹疑惑,浮上了他的心头,并驱使着他问道:“这位大人,不知…尊贵的子爵老爷,为什么会招募,像我这么一个…残废呢?”

    “呵…首先,你搞错了一点…招募你的,是我们家族的继承人,强大而又睿智的肖恩少爷…其次,少爷看重的,是你所拥有的技术。希望你,能够带领工人和学徒,建造以及修补船只。而不是需要你,亲自上阵…”

    面对塞拉斯的疑惑,微微一笑的戈登,缓缓的道明了他的来意。

    “啊…”闻言,露出惊喜表情的塞拉斯,低呼一声。

    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对方招募自己,所给予的待遇之优厚,竟然是如同顾问一般。也就是说,他至少可以,得到一个管事的头衔。

    而这样的待遇,是他从未想过。甚至,根本就不敢想象的。

    不过,内心激动的塞拉斯,很快就意识到了其他。于是,神情惊骇的他,不禁问道:“大人,您刚才说的是那位,那位传闻中的…”

    “是的,塞拉斯先生…”微笑着点了点头后,戈登又在其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开口建议道:“另外,如果您想要,更加的受到重视。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

    想必,你也认识很多,技术出众的工匠…同时,也一定和其中的一些,保持着良好友谊…所以,你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