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上门
    在同一天的稍早些时候,临水城内,一辆马车在两个骑兵,以及数个年轻小子的跟随下,缓缓的驶向城内的贫民窟。

    而在马车内,透过车窗,看着车外人来人往,喧杂吵闹的街景,感受着,这芸芸众生的艰辛与平凡,目光淡然,仿佛毫无焦点的戈登,心中却是极为的平静。

    虽然,实际上他的年龄,还达不到成年的要求。但那平静中透着沉稳的神态,显然将他,与车窗外的众生,划到了两个世界。

    何况,帝都中那一年的锻炼,也让他见识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以至于在这小小的临水城内,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轻易变色了。

    不过今天,马车上却并非只有他一人,在他的身侧,神色中显得有些激动的丹尼尔,也同样借着另一侧的车窗,注视着车外繁忙的街景。

    至于,他又为何激动?

    这就不得不提,在这个世界中,身份与阶级的观念了。

    简单来说,以他的身份,平日里出行,是没有资格乘坐马车的。

    当然,这也不是说,唯有贵族,才有着这样的资格。而是在这个世界,普遍的价值观下,乘坐马车,是那些拥有一定身份,并受人尊敬的人,才可以堂而皇之,又心安理得的,选择的出行方式。

    显然,丹尼尔在身份上并不够格。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沾了戈登的光,可以乘坐马车的他,才会表现的隐隐有些激动。

    只不过,追根究底,那只是一种变相的自我安慰,在其中起着作用。

    就好像,登上了马车的丹尼尔,也仿佛在这一刻,成为了那种,受人尊敬的人一样…

    “丹尼尔我的朋友,关于这次…我们即将拜访的这位,塞拉斯老先生…他的个人信息,你全都调查清楚了吗?”

    缓缓收回目光的戈登,在颇为有趣的看了一眼,神情激动的丹尼尔后,开口问道。

    “是的,戈登大哥…”闻言,同样收回目光的丹尼尔,点了点头,“据我多方了解,这位塞拉斯老先生,在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位在临水城内,极为有名的造船工匠…

    只不过,后来在一次事故中,他伤了手臂,这才…”

    “哦?”微微颔首,略作示意的戈登,紧接着又想起,肖恩在来信中的反复交代,不由喃喃道:“如果只是受伤,倒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少爷需要的,是造船的技术,而不是一个造船的工人…”

    说着,抬起头的戈登,再次对着丹尼尔问道:“之后呢?在受伤之后,这位塞拉斯老先生,他的境况如何?”

    “不太好…”丹尼尔摇了摇头,“自从几年前的那场事故后,他就被原来工作的船坞放弃。而且,因为少了一条手臂的关系,他也没能再次的找到工作。所以这些年,他只能凭借以往的积蓄,勉强度日…

    另外,他还染上了酗酒的恶习,更是让他那原本,就已经捉禁见肘的生活,雪上加霜…最后,还有人…”

    说到这里,丹尼尔小心的看了戈登一眼,随即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捕捉到那抹眼神的戈登,脸色显出一丝疑惑,“是有什么话,不方便对我说吗?”

    “没有…”闻言,面露一丝讨好的丹尼尔,顿时连连的摇头,随后他才开口解释道:“只不过…那次事故,好像是有人刻意的安排…

    而我们的那位,塞拉斯老先生,也好像知道了一些什么。所以,难免就有些意志消沉…”

    “哦?”稍稍有些惊讶的戈登,惊疑了一声,随即在略略沉思后,追问道:“是有人,在之后打压过,那位老先生吗?”

    “是的…”丹尼尔肯定的点了点头,“听人回报,一直有人,在找那位老先生的麻烦…”

    “是哪位大人物?”闻言,眼神微微眯起的戈登,沉声问道。

    “呃…怎么可能…”略显一丝错愕的丹尼尔,立刻出言否认道:“只是一些普通的混混,最多,是有城内的某个帮派,在背后指使…”

    闻听解说,嘴角扯出一个轻蔑笑容的戈登,复又极为怪异的,看了丹尼尔一眼道:“怎么了?只是一些不知死活的帮派,也需要你这么为难吗?”

    丹尼尔,“……”

    也不怪戈登,在听了丹尼尔的叙述后,表现的如此轻蔑。

    实在是他的身份,和他所代表着的人,赋予了他,无视这些的权利和底气。

    不过,这也正常。

    在有着临水城内,影响力堪称第一的莫尔院长,与人脉广泛,在贵族中颇受推崇的霍顿男爵,以及代表着军方,实际却隐隐的,有些讨好肖恩的默克尔统领,这三人的关照后,肖恩留下的,两位负责人之一的戈登,可以说完全不惧,城内绝大多数的势力。

    说的更难听点,别说是一些,见不得光的黑帮了,就算是贵族,甚至是城主,在不涉及根本的情况下,他也完全不需要,顾忌对方的所谓想法。

    “戈登大哥,您误会了…我真正为难的,是那位老先生,因为这些原因,而有些心灰意冷的态度…所以,才会犹豫着该不该…呵呵…”

    见戈登的怪异眼神,心下一惊的丹尼尔,立刻转圜的解释道,说完,他更是露出了,谦卑的讨好笑容。

    毕竟,在之前的话中,严格来说,他已经有点质疑,肖恩权威的嫌疑了。

    故此,反应过来的他,才会有着这样的表现。

    “嗯…”勉强接受的戈登,在淡淡的应了一声后,便不再言语。

    而后,车厢内就陷入了,一阵难言的沉默中。同时也让丹尼尔,感觉到了阵阵的压抑。直到,马车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为止。

    不过,在两人踏上地面的那一刻,看到和听到的,却不是原本想象中的场景。即一个形同废人,只知沉迷于酒精之中的人,家门口那门可罗雀的场景。

    而是在一片喧嚣中,黑压压的围观之人,以及人群之中,传出的呼呼喝喝,推推搡搡的杂乱声响。

    “你们两个,去看看怎么回事…”见状,微微皱眉的戈登,就对着身后的两个骑兵,吩咐道。

    “是…”应下后的两个骑兵,上前分开围观的人群。然后很快,他们的身影就淹没在了人群之中。同时,丹尼尔带来的数个青年,也都机灵的四处找人打听。

    须叟,一青年回报道:“大哥,是附近的帮派成员,在找那位老船工的麻烦…”

    闻言,脸色一沉的戈登,寒声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说着,便迈步向前挤去。

    见此,脸色一变的丹尼尔,有些难看的,召回了打探消息的手下,并让其等立刻上前,为两人开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