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钟声
    正当肖恩与布兰登,两人在城堡的书房内,商谈着关于港口的规划之际。一神色严峻的骑兵,由东飞驰入蓝堡镇,随即又毫不停留的,径直入了镇内军营。

    数分钟后,又有一骑自军营而出,速度极快的,朝着城堡所在的小山冲去。

    “铛铛铛铛铛…”

    同时,在横冲直撞的骑兵身后,原本宁静平和的军营内,也在这个瞬间,犹如突然清醒的巨人般,不仅呼呵与训斥之声不断,更响起了凄厉的急促钟声。

    然后又在顷刻间,传遍了整个蓝堡镇。并将一种,名为焦躁不安的紧张气氛,带给了所有,听到这急促钟声之人…

    “怎么回事?”

    同样,隐隐闻得钟声的肖恩,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随后又不顾一脸茫然的布兰登,直接来到书房的窗前,冲着楼下再次喊道:“你们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爵爷,这个…我们,我们也不太清楚…

    好像,听着好像是军营的战事钟响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您放心,很快,报信的人就会到来…”

    闻听肖恩的喊声,城堡广场上的一队卫兵,不由的面面相觑。最后,在迟疑了数秒后,还是他们的小队长,语气透着为难的解释道。

    闻言,抬眼遥望军营方向的肖恩,眼神也随之微微眯起。仿佛就在这个霎那,有一股冰冷无情,而又疯狂炙烈的杀意,随着他的目光,一起射向了远方。

    ‘呵,真是让我意外,没想到我的运气,竟然会这么好…’

    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的肖恩,于心中暗暗的念道。

    说实话,其实他并不确定,战事钟响起的真正原因。但想来,无外乎是有外敌入侵。而在这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他此前探查后,特意令人关注的海盗一行。

    没想到,原本还有些担心,因为找不到对方的踪迹,而导致他的晒盐计划,不得不无限推迟。或是只能小规模的,偷偷摸摸的进行,以免被海盗们劫掠,甚至就连技术也为其所获。

    却不曾想,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想着,恨不得使出一个大挪移术,直接降临在海盗面前的肖恩,立刻寒声道:“去,告诉托尔…让他立即召集卫队,然后命令他们全副武装、带上战马,在广场上等我出发…”

    “是…”

    伴随着卫兵队长的大声回应,转身面向布兰登的肖恩,微微一笑道:“很抱歉,布兰登先生。我想,我们的谈话要推迟了…当然,你也可以仔细想想,我刚才所说的设想。想来,这会有助于我们,更好的进行交流…

    另外,我的父亲,也会在今天接见你们。希望你不要介意,他没能在昨天,你们到来的第一时间,迎接你们…”

    “天呐,当然不会…”闻言后,布兰德微微躬身,“能够得到,尊敬的子爵大人的接见,已经令我感到非常的荣幸…何况昨日,您的亲自招待,也让我如沐春风。以至于现在想起,还深深的感到惶恐和不安…”

    “啊,您不必如此…”眼神一亮的肖恩,笑容也变得更加亲切,“请你稍候片刻。之后,会有仆人来带着你,前去面见我的父亲…

    最后,请恕我还有要事在身…”

    说着,肖恩移步,朝着书房大门走去。

    “爵爷,您不必客气,请…”应了一声后,布兰登又在肖恩,经过他的身边时,恭敬的深深鞠躬。

    同样,肖恩也在经过的那一刻,回以了一个淡淡微笑。随即又在拉开房门后,朝着走廊喊道:“科尔曼…”

    “噔噔噔…”

    话音未落,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肖恩的耳边,同时又传来了科尔曼,指挥仆人的话语声,只听他边跑边喊道:“快,快…抱紧铠甲,少爷正在等着我们…”

    下一刻,他就在书房外的走廊拐角,看到了匆匆赶来的科尔曼,以及在他身后4、5个,抱着铠甲的年轻男仆。

    “少爷,我来了…”未及走进,科尔曼便远远的喊道。随即又在喘了一口气后,大声道:“还有,我把您的骑士盔甲,也给您一起带来了…”

    “非常好,科尔曼…”见状,夸赞了一句后,肖恩又紧接着吩咐道:“来,立刻帮我穿上…

    还有,待会记得,给我的父亲和母亲通报一声。就说,我很快就会回来,请他们不用为我担心…”

    “好的少爷…”来到近前的科尔曼,边指挥着仆人,为肖恩穿上盔甲,边点头应道。

    “嗯…另外,替我招待好布兰登先生…”肖恩略一抬手,指了指书房内的布兰登,“最后,我的父亲,会在稍后接见学者们,你别忘了去通知…”

    说着,穿戴整齐的肖恩,就在科尔曼明白的点了点头后,大步的离开。

    而身后,则是躬身相送的科尔曼等人,以及眼神透着凝重,缓缓来到走廊上的布兰登。

    不得不说,虽然布兰登只是个学者,更因他初来咋到的关系,对子爵领内的情形还不甚了解。但眼见肖恩召集卫队,又见他亲自的披挂上阵,自然明白,一定是在领地内,发生了什么极其棘手的事。

    甚至于,为此流血牺牲,也在所难免。

    但是,也正是这一点,让他隐隐的感到不安。

    一般来说,战争代表着杀戮,杀戮意味着搏杀,而搏杀…则预示着牺牲…万一…

    他实在是不敢想象!

    要是肖恩,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么此后的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作为一个自负才华横溢,更心存远大抱负的人,30多岁的他却一事无成?

    说实话,这不是因为他的无能,也不是没有贵族欣赏他。而是他的自傲和野心,不允许,他随随便便的,选择一个平庸的主人效忠。

    如此,就在选择与等待之间,蹉跎了十数年之久。

    不过,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在他已经隐隐感到绝望,打算降低心中的标准时,一直提携和照顾他的莫尔院长,却意外的,给他带来了一个,让他梦寐以求的绝佳机会。

    当然,最初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这种感觉。而是在听了院长的介绍后,才有了这么一种,仿佛时来运转,又有如拨云见日般的兴奋感觉。

    是的。就是这种奇妙的,让他彻夜难眠的兴奋。

    为什么呢?

    不说肖恩的天赋与实力,也不提他的年龄,这种既拥有着野心和冲劲,同时,又有着经验不足的缺点,这好坏掺半的自身条件。

    就说他身后站着的安德烈元帅,这个影响力稳居帝国前十,甚至有望前五的巨头人物,就不是临水城周边,乃至整个南部区,能够轻易招惹的。

    也就是说,哪怕肖恩什么也不做,只是简单的躺着睡大觉,他同样也能,成为一个跺跺脚,便能令整个帝国南部,都为之颤动的大人物。

    更何况,他还一口气带着数千人南下,尽显其不甘寂寞和平凡的决心。

    如此,布兰登当然会欣喜若狂。进而又将之视为,自己一生中最大,也最好的一次机会。

    所以,对于肖恩的安危,他才会表现的如此紧张。

    甚至,还在不经意间,将这种担忧的情绪,通过言语,暴露在了科尔曼的面前。

    只是,让他感到极度震惊的,是科尔曼对于他的担忧,不仅表现的毫不在意,甚至还用信心满满,几乎就相当于崇拜的语气,反过来对他进行了宽慰。

    特别是在对方说话时,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信,更是令他印象深刻,并为之深深震撼。

    难以置信!

    一个仆人,竟然…

    但当科尔曼,紧接着又告诉他,肖恩,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巅峰骑士时。

    原本在他心中的所有疑惑和担忧,也在这个瞬间如烟云般消散无踪,并转而同科尔曼一样,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与自信,充斥在他的心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