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任性
    ,精彩小说免费!

    闻听黑裙女子的话,让肖恩意外的愣了愣。心想,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不是说,要对我表示感谢吗?怎么又在话中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哀怨?

    想着,肖恩转而看向黑裙女子,就见她容颜娇美俏丽,肌肤白皙中又带着点点粉红。而一头金色长发,高高的挽在脑后,配上那曲线完美的颈部,让人有一种,不禁想要埋首其间的冲动。同时,还有一股淡淡的醉人香味,隐隐的从对方身上传来。

    不过,这些却不是肖恩,关注的重点。他首先确认了对方的年龄,大约与自己相仿,最多,比自己略长个一、两岁。

    其次,在确信了自己,真的不曾与对方有过交集后,便语带迟疑的问道:“这个…”

    只是,没等问完,目光透着戏谑的黑裙女子,就开口打断道:“温切斯特学弟,我是艾玛…艾玛.斯特罗斯…

    之前,我们曾经见过一面…只不过…

    那个时候的你,是一个人人倾羡的功臣。同时,更是百年难遇的骑士天才,享受着无数人的瞩目。而我,却只是一个可怜的,因为一条火狐皮毛,就葬送了自己的爱人…并因此,背上不祥名声的女人…”

    “呃…”瞬间记起过往的肖恩,下意识的应了一声。随即又感觉,如此应答十分的不妥,便解释道:“斯特罗斯小姐,我为曾经,给你带来的那种不愉快经历,感到非常的抱歉…只不过…”

    “只不过,我可以选择不出席…是吗?

    温切斯特学弟,你想要说的..是这个吗?”

    “哦天呐,斯特罗斯小姐,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

    其实,我真正想要说的,是,只不过…那是我身为军人的职责,以及,希望发生不幸的安德森学长,能够尽早获得安宁的心愿…”

    看着神情激动,忍不住再次打断的女子,肖恩尽可能的,用婉转的语气解释道。

    当然,他是绝不可能承认,在之前的话语中,确实有着,如同女子所言般的那层意思。

    而在肖恩与女子对话之际,在场的其余几位学者,则仿佛早有预料般,在落座之后,便纷纷默契的缄默不语。

    “呵呵呵…”女子在闻言后,略显惨然的轻笑一声,“温切斯特学弟,其实你说的很对…没有人逼我,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而且我的父亲,也不止一次的,反对我出席那次庆典…只是,当我想到安德森,竟然为了我…就,就那么…”说着,女子的眼眶渐渐变得通红,而那饱满的胸前也随之急速起伏。

    见状,肖恩劝道:“斯特罗斯小姐,其实你…”

    “叫我艾玛…”

    “呃…好吧艾玛…”被打断后再次愣了愣的肖恩,随之就有些无奈的答应道。而后他又借着递上手帕的机会,略作调整的说道:“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喊我肖恩…我想,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谈话,也能变得轻松些…”

    说着,他又话锋一转,接着之前的话道:“另外艾玛…其实,你不用太过自责…

    就好像,你做出了选择,然后承载结果一样。我想安德森学长,也有着他自己的选择…只不过,代价可能大了些,让他措不及防…”

    “……”

    “呃,就当我没说…”

    面对闻听了最后一句,俏目圆睁、眼神愤怒的艾玛,肖恩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非常没有骨气的直接收回道。

    而他之所以如此,说实话,除了对艾玛的遭遇,抱有一些同情和怜悯外。更关键的,是此时此刻的场合,需要他表现的尽可能的绅士。

    毕竟,现场这几位初次见面,彼此还不是十分了解的学者,可能正借由着此事,观察和判断着肖恩的心性。

    而如果他表现的太过斤斤计较,又毫无绅士风度。那么,难保在这些人的心中,就不会留下一些,关于他的负面印象。

    哪怕这些,无法对肖恩造成实际的困扰。但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又何苦,给自己找麻烦呢?

    何况,戳中一位美女的痛楚,然后被其不疼不痒的瞪上一眼,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呵…”见肖恩主动示弱,毫不领情的艾玛,在冷笑了一声后,又语带嘲讽的说道:“真让我意外,想不到肖恩你,竟然还懂得讨好别人…”

    “您过奖了…”耸了耸肩的肖恩,面不改色的应下了嘲讽。随即又语带轻松,意有所指的说道:“我只是,为我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相应的后果罢了…”

    “哦?”闻言,艾玛的秀眉微微拱起,“那么,我很好奇,你准备为你一年前的错误,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我的天呐,真是让我难以置信!难道,艾玛你,认为我不该为安德森学长报仇?或者,你其实早就另有新欢,巴不得…

    天呐,这真是我自学会了说话后,听到的一句最最无情的话语…”

    不得不说,虽然肖恩明白,艾玛口中具体指的是什么。但他也对之前,其所表现出的咄咄逼人,以及那种不依不饶产生了反感。于是,认为应该略施惩戒的他,便用调戏的口吻,歪曲着警告道。

    “你…”果然,听了肖恩那夸张的话语,艾玛立时气的说不出话来。久久,脸色酡红的她,才泫然欲泣的骂道:“你混蛋…”

    而见目的达到,又额外的欣赏了一番美景的肖恩,不欲将此事进一步的扩大,便笑着缓和道:“好吧好吧…亲爱的艾玛,我承认,那条该死的火狐皮毛,确实是我最先发现的…

    不过,你要知道,真正决定将它带回的,可不是我…

    所以这件事,你不该责怪我…”

    “哼…”艾玛虽然感到气愤,但还是强忍了下来,只在冷哼一声后,取出一封信件,恶劣的丢给肖恩道:“给你…”

    说完,站起身的她,又在冷冷的留下一句,“我先回房了…”,便不再理会吃惊的众人,直接离开了会客室。

    “呃…抱歉…”少顷,最先回神的肖恩,对着其他的学者们,苦笑的道了一句。

    “爵爷,您不必道歉…其实我们…”此前曾代表众人,开口的那个年长学者,应声回道,说着,他也露出了一抹苦笑。显然是之前,已经领教过艾玛的任性和胡为。

    随后他同样取出一封信,递给肖恩道:“爵爷,我是布兰登,擅长绘制地图和规划…”

    “你好布兰登…”

    “爵爷您好,我是比利,在数学和法律上都有着研究,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欢迎你比利…”

    ……

    之后,房内的另外两人,也在分别给肖恩递上了信件后,介绍了他们的名字,和所擅长的学科。

    也就是说,此次前来的学者中,除了负气离开的艾玛,还有已经介绍过自己的布兰登与比利外。另两位相对年轻些的学者,他们分别是建筑师鲍勃,以及曾涉猎多个学科的艾伦。

    而肖恩在表示了欢迎后,又分别的与之交谈了片刻。

    不禁发现,为人圆滑的布兰登,表现的十分健谈。而与他年岁相仿的比利,则相对的有些刻板。不过,这也许是比利,自研习法律之后,所形成的某种职业病。

    至于鲍勃,在其专业的领域内,可说是头头是道。最后,年纪最轻的艾伦,却显得有些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