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找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最近,连达山心情不错。

    和越南几国达成协议,以五十亿的价格出售配方,四家一共卖了两百亿。

    这笔钱虽然大部分都上缴到科研部,但他和邱健南也拿到了上百万的奖金,并且记一大功。

    这功劳对邱健南来说没太大的作用,但对连达山来说比钱还重要。这么漂亮的政绩,足够他往上再升一两级。

    当陈忠静找上门后,连达山也不意外。

    “老陈,来尝尝我珍藏的好茶。”连达山笑呵呵的给陈忠静泡茶。

    “主任,我现在哪有心情喝茶。方辰那小子得知了越南那几个小国家研发出了新药,正跟我闹腾,说是怀疑我们内部有人泄密呢。”

    陈忠静试探了一句。

    他现在也很怀疑是连达山等人,如果真的泄密了,那连达山肯定参与了。否则以邱健南他们几个老头子,也没办法接触到越南大使。

    “这怎么可能,这种机密我们怎么泄露给外国人,你想多了。也许,只是其他国家的医疗水平比较高,又或者这miz并不复杂。”

    连达山想都没想就否认了,原本他都还想带上陈忠静一起捞点功劳,就是怕陈忠静知道后会反对,这才只和邱健南合作。

    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陈忠静,但是事已至此,连达山只能继续走下去,坚决否认。他也知道,方辰那小子的脾气不好。

    真要是被方辰抓到了证据,指不定那小子会如何闹腾呢。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所以,目前这件事,除了上面几个领导,也就只有他和邱健南两个知道了。

    “连主任说笑了,如果只是越南一个地方研究出了新药我最多惊讶一下。但是,越南,菲律宾等几个小国同时研究出来,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可以肯定是我们这边的泄密了。虽然这件事不归我管,但我总是觉得,这样对方辰来说不太公平。”

    陈忠静也不傻,不会被连达山一两句话给忽悠。

    只可惜,他也就只能埋怨一下,找不到证据。

    连达山坐到这个位置,早就练就了一身皮笑肉不笑的功夫。哪怕被人点破了阴谋,他也能依旧保持微笑否认。

    他这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样子,陈忠静也没了办法。

    “算了老陈,你去劝劝那个方辰,让他差不多就可以了。这次他一次性赚了三百亿,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要再贪心了。

    他要是再闹下去,名声还会更臭。而现在,我们好歹还能给媒体施加点压力,引导一下舆论。上面的意思是这件事到此为止,方辰应得奖励也不会少,我已经在给他请功了。”

    连达山这话,基本上已经有点承认的意思。当然,主要的意思还是告诫陈忠静,这件事闹下去对方辰也没有好处。

    “那我去劝劝吧,不过我估计有点悬。”

    陈忠静吐槽了一句,这段时间,他也深入的了解了一下有关方辰事迹。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这个方辰,在其他领域也有那么高的成就,说句天才也丝毫不过分。

    但更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方辰的脾气,嚣张的不像话,锋芒毕露。而且,极其自负,根本不在乎外界对他的看法。

    陈忠静觉得,指望方辰忌惮影响,恐怕没多大希望。

    方辰正准备出门去调查邱健南,寻找证据,却被另一件事给缠住了。

    “照你的意思是说,我捐钱还违法了?”方辰感到一阵好笑。

    刚刚安雨曦告诉他,说慈善基金监管局刚下来通知,说安雨曦的基金会等级不够,没有资格在晚会上私自募集资金进行慈善。

    除非,这笔钱交给慈善基金会,由他们来决定这笔钱的用途。

    原本,安雨曦是想筹集一些钱去辅助西部地区的教育事业。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了这个权力。

    这笔钱是支援教育,还是救助灾民,这些都有慈善基金会的人说了算。

    方辰以前没做过慈善,还真不知道有这种规定,私人不得私自募款。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以前我也募捐过,上面也没人找。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上面会有这种规定。”

    安雨曦也是憋着一肚子气,不管这种规定合不合法,合不合理。总之,她一心想要做点好事,却被人阻止,总感觉憋屈。

    当然,监管局也有他们的理由,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打着慈善的名号骗钱。

    “我明白了。”

    方辰若有所思,监管局有这种规定,他倒是不奇怪。只不过,以前安雨曦这样做,上面没人管。而这一次却有人管,这就值得玩味了。

    在方辰看来,这大概是因为这一次筹集的钱太多了,光他和赵暄就二十四亿,其他零头加起来也有两千多万。

    这笔钱,谁不动心?谁不眼红。

    以前安雨曦小打小闹,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安雨曦去做点好事博点名声。

    但是,这次的动作太大了,已经破了私人募捐的记录,而且还是翻倍的超越。面对这么一大笔钱,很多人都想来分一杯羹。

    这笔钱要是都弄到慈善基金会里,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超大的政绩。

    而且,这还只是最表面的好处。

    如果对方只是为了捞点政绩,方辰还不在乎。不管他们拿着这笔钱是去支援教育也好,救助灾民也罢,物尽其用,这都无所谓。

    方辰就怕,这笔钱经过了他们的手,就不知道还能有多少能真正用到慈善上面去了。

    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

    前一两年,更是爆发过丑闻。在慈善基金会里的工作人员,领着一个月两千块的工资,却开豪车,住别墅。

    那种机构,说是雁过拔毛也不为过。

    也正是因为爆出了这种丑闻,现在愿意给他们捐钱的人越来越少。更多人,情愿直接把钱捐到需要帮助的人手中。

    又或者,像安雨曦这样,自己成立基金,自己派人监管,防止善款被贪污挪用。

    可惜,这么做,无疑是动了别人的蛋糕。

    想到要便宜那些人,方辰心里是一百个不乐意。

    “妈、的,莫名的感到一阵不爽。”

    方辰爆了一句粗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