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暴力倾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德波这一拳看起来力量十足,但是力量再大,也得打得中才有用。

    只见方辰在千钧一发之际,脑袋向左一偏,安德波的拳头就打了个空。方辰在闪避的同时,手里的拳头也已经挥了出去。

    他可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主,一般都是他先动手打人。而现在居然被别人抢了先,那就更不能退缩了。

    方辰的力量或许没有安德波那么强,但是速度更快,一拳就砸到了安德波的脸面上。而且,力量不强也只是相对安德波来说,实际上这一拳威力十足。

    安德里正面中了一拳,除了剧痛之外,还有种眩晕感。

    这导致他的反应慢了半拍,又连续中了方辰两拳,竟然朝后倒下。

    这要是拳击比赛,他这已经算是接近被ko了。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两队的人猝不及防。

    球场上打架的事他们大部分都经历过,但是在球场下,他们这还是第一次遭遇。

    澳洲队的人输了比赛,本来就有火气。此时有借口发泄,自然是二话不说的冲上来干架。

    易明等人赶鸭子上架,别人都打上来了,总不能不还手吧。

    顿时,场面乱作一团。

    解说台,李一博和杨震目瞪口呆,竟然忘了说话。或者说,此时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如果说场上被恶意犯规,心里有火气出手打架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场下打架就不可理喻了。

    球迷的反应也是慢了半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倒是有些情绪激动的球迷想冲上去帮忙,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到场,场上的混乱就已经结束。

    保安非常及时的冲了上去,将两队的人分开。

    男篮的人都不想打,很克制的停了手。

    澳洲队的人倒是想打,只不过他们发现了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们打不过。

    除了安德波,希伯特也差点被方辰给ko了。他们这一群人,只是力量大,反应快而已。而方辰可是学过专业的格斗技巧,两者实力不再一个数量级。

    所以,澳洲队的人也是借着保安阻止这个台阶,停了手。

    只不过,他们嘴上还不依不饶,满嘴都是抗议。

    “场下似乎发生了点冲突,不过我们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万幸的是,冲突已经结束,看起来方辰并没有受伤。”

    李一博说。

    “是澳洲队的安德波先动的手,方辰属于自卫。”

    杨震口是心非的说道,他这是想挽救一下方辰的形象,把责任都推给安德波。

    实际上,他心里隐约觉得,方辰肯定是有责任的。

    就冲方辰打了四场球打了三场架来看,杨震都不好意思相信全是对手的问题。

    新闻发布会,胜利之后的感觉怎么样这种无聊的问题已经没有记者再问了。比赛胜利这么值得庆幸的事,他们都懒得关注。

    “方先生,请问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和对方的安德波打架的?”

    “他朝我动手,我当然要反击呀。”方辰耸了耸肩。

    “可是,他为什么会朝你动手呢?”这个记者追问道。

    “因为比赛事他和我打了个赌,输了的人必须在球场上裸奔一圈。结果比赛结束之后他想耍赖,我笑了他两句他就恼羞成怒的动手了。”

    这是维恩教练还有篮协领导求爷爷求姥姥般的求方辰这样说,至少要把责任全部推给安德波,占据道义的上风。

    “.....”

    记者们都没想到,比赛中居然还有这么个花絮。

    有喜欢方辰的记者,差点没忍住笑。

    当然,也有看方辰不爽的记者,“请问你经常打架,是否有暴力倾向?”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承认属于毁形象,否认又解释不通。

    对于方辰来说,很简单,“嗯,确实有,天生的,改不了。所以,你最好小心点,别太靠近我。”

    形象什么的,方辰没有理会。我就承认了,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有暴力倾向又不犯法,只是遭人厌而已。

    听到方辰承认,甚至话中还带有威胁那个记者的意思,又是一片哗然。

    岂有此理,这次一定要使劲的抹黑这个家伙,太嚣张了,居然敢威胁记者。

    记者已经习惯了明星的谨小慎微,突然冒出这么个大嘴巴,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在挑战记者权威呀。

    这事,不能忍。

    可是,不能忍又能怎么办呢?抹黑他,可是人家压根不在乎。不见他上次口出狂言,媒体都快把他黑出翔了,可人家照样活蹦乱跳,活的好好的。

    人至贱则无敌,意思是当别人不在乎脸皮时,所有的嘲笑都没有了威力。当然方辰不在乎别人是否抹黑他时,那么抹黑还有意义吗?

    尼玛,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这些记者心中,犹如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有些胆小的记者,甚至已经犹豫了要不要继续得罪方辰。毕竟方辰刚刚可是直接威胁了那个记者。

    以方辰的个性,说不定还真的会进行报复。

    虽然方辰进行报复会对他的事业产生无法估量的损失,但是,被报复的那一个,肯定死的更惨。

    几个问题问完,男篮便匆匆结束了新闻发布会。维恩担心,方辰说的越多,麻烦就越大。

    男篮的发布会结束,便轮到澳洲队。

    这一次,他们属于受害方,言辞无比激进。

    “简直无法理喻,这就是你们国家的待客之道?我们队的安德波,甚至被殴打至昏迷,至今未醒。”

    澳洲队的教练抗议道。

    “请问赌约是怎么回事,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下您,是安德波先动的手。”

    有个喜欢方辰的记者问道。

    “赌约只是安德波和方的一个玩笑,但是比赛后方却无理取闹要求安德波履行赌约。这种没有风度行为,放在原始部落都少见。”

    澳洲队的人也开始胡说八道,把赌约说成是玩笑。

    这种事,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至于媒体和记者,主要还是看他们站在那一边,站在那一边,他们就相信谁。

    而这是华夏的主场,记者大部分都是华夏人。

    澳洲队想要发牢骚,还是先回国去找自家的媒体更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