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灰溜溜
    ,精彩无弹窗免费!

    龚文龙紧张的哑口无言,如果被一般人训斥,他早就发飙了。

    可是,眼前的可是堂堂的画圣,名人,还是长者。

    如果冲撞的话,喷都会被人给喷死。

    无奈之下,龚文龙只得道歉。好在陈千橡他们都是德高望重的人,这才不和龚文龙计较。

    他们现在,最关注的还是方辰。

    “小方,学画多久了?”

    得知了方辰是孙女的朋友之后,陈千橡亲切了很多,直呼方辰为小方。

    “没多久。”

    方辰说这话的时候样子不是特别的嚣张,但是这话,忒嚣张了些。

    没多久就这么厉害了,你几个意思?

    “不错不错,是个可造之材,继续保持下去,以后成为画界第一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学画画?”

    陈千橡没有因为方辰有点狂就不喜欢,在他看来,方辰这么年轻就有这种水平,有些狂妄也是合情合理。

    能收到方辰这样的弟子,以后也能跟着沾光。

    听到陈千橡说方辰有可能成为画界第一人,众人顿时炸了锅。这个评价可就太高了,毕竟文无第一,现在画界第一人都还没个定数呢。

    就眼前这小子,凭什么?

    方辰只是画出了这么一副作品,就能做出这样的判断?

    众人都觉得陈千橡的夸赞有些过头。

    “没兴趣。”

    方辰回答的很直接,画画有什么意思,能比在红蔷薇里上班更有意思?

    方辰一本正经的回答,落在别人眼里就变成了十足的装逼。

    顿时,像姜明成这些老者,对方辰就有些不喜欢了,觉得方辰太过于骄傲。

    “年轻人,不要因为画出了一副好作品就骄傲自满......”

    姜明成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方辰拿起了他画的千波湖图,二话不说的就撕了。

    “你干什么?”姜明成百思不得其解。

    “没什么,就是觉得画的不好,见不得人。”

    方辰也知道自己刚刚的大实话太像装逼,索性就装到底。

    此话一出,顿时有人忍不住了,说了一句我、操。

    在座的都是些高素养的精英人士,连他们都忍不住的说了脏话,可见方辰这态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包括陈千橡,几个长者对方辰的印象都跌到了谷底。

    只有老不修的蒋柏奇,肆无忌惮的大笑,奚落陈千橡吃瘪。

    陈莎莎有心想要说方辰两句,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随后,几个老人家继续回到了二楼。

    而此时,那个时事直播间里,早就已经炸了锅。

    实在是因为直播的内容太过于劲爆了,一个无名小子,画出来的作品,竟然比画圣陈千橡的要好,而且还得到了陈千橡的亲自承认。

    方辰作画的过程,那些观众都看在了眼里,知道绝对没有作假。而声名远扬的陈千橡,也不可能演戏。

    这意味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操,这高人是哪冒出来的,太厉害了吧。”

    “不过也太狂妄了,居然不把陈大师放在眼里。”

    “你们有没有注意,刚刚那个女人好像叫他方辰,该不会是那个作曲家方辰吧。”

    观众当中,竟然也有方辰的粉丝。在得知了刚刚画画的人叫方辰之后,他立马就想到了唱歌谱曲的那个方辰。

    毕竟,两人的年龄很符合。

    评论中,什么都有。但是,最多的还是在询问赌约。毕竟,赌约的噱头,可是下跪道歉。

    直播间里的观众,还是以看热闹的居多。

    看热闹不嫌事大,那些人都在起哄,要求龚文龙履行赌约。

    龚文龙脸色铁青,他肯定是不会履行这赌约。可是,不履行的话也照样要丢脸。

    此时的他,心里出了后悔还是后悔。

    哎!早知道就不在他面前嘚瑟了。

    龚文龙心里叹了口气,只希望方辰不要赶尽杀绝,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提起这事。

    可惜,他的愿望再次落空。

    方辰笑呵呵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说道:“怎么样,你是准备下跪呢,还是准备耍赖呢?”

    众人闻言一笑,不管是哪种选择,都要让人颜面扫尽。

    “他们说你画的更好就更好,凭什么?”

    龚文龙勉强找到了说辞,但是,这种借口,没脑子的人看得出来。连陈千橡这种画圣的评判都不认可,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裁判了。

    “哇,龚老板,要耍赖就直说嘛,我们又不会笑你。”丁力在一旁幸灾乐祸。

    虽然龚文龙很有钱,但是有方辰在一旁,丁力却好像有主心骨一样,丝毫不惧,直接嘲讽。

    “你.....”龚文龙瞬间就面红耳赤。

    王莲秀在一旁都感到丢脸,心里默默叹气。相比之下,她觉得龚文龙已经比方辰差了一个档次。

    “好了好了,大家玩够了就算了。”

    和龚文龙有点熟的曹总出来打着圆场,护送着龚文龙离开。此时还留在这里,就只能等着被笑话。

    龚文龙一走,方辰觉得留在这也没意思。正准备离开,却被陈莎莎告知,说陈千橡想见一见方辰。

    “有什么好见的,刚刚我都把他们给惹生气了。”方辰没兴趣去和一群迂腐不化的老头子交流。

    “你还知道把我爷爷惹生气了,诚心的吧。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跟我来,你忘了答应过我要帮我爷爷治疗高血压的嘛。”

    就刚刚方辰要求龚文龙履行赌约这会儿,陈莎莎在二楼详细的向陈千橡他们介绍了下方辰。

    顿时,几个老人家对方辰更加好奇,忍不住想再见见方辰,再了解下这个家伙。

    “过几天,到一月份再说吧,这个月治不了。”

    刚刚为了学习高级画技,方辰已经把这个月的消费额度给用完。即便是有钱,也买不了特效药。

    接下来的几天了,方辰都得低调些。免得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抓瞎。

    好在,已经到了月末。

    “治病的事不急,你先跟我来。”

    陈莎莎生怕方辰逃掉,不由分说的拉着他上二楼。女孩子嘛,天生就是有特权。换做一个男孩子敢这样强拉硬拽女孩子,早就有正义之士出来主持公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