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惊艳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家伙好像真的会画画。

    方辰才挥笔没多久,龚文龙就注意到,方辰不像是在乱画。

    小小的吃了一惊,不过龚文龙还不太担心。毕竟,会画画和画圣之间的区别,差着十万八千里。

    但是,这种他这种淡定并没有保持多久。因为,他注意到方辰画的很快,非常娴熟。

    看到方辰那自信满满的样子,龚文龙心里咯噔了一下。

    同样的,众人在注意到方辰的速度之后,都是大吃一惊。会水墨画这个大家还觉得不奇怪,但是能画的这么快,却是太少见了。

    其中,那些懂画的人则是更加惊讶。

    因为他们注意到,方辰以这种速度作画,其水平居然还相当之高。

    至少,他们暂时找不出什么瑕疵。

    很快,方辰完成了一副和陈千橡一模一样的千波湖图。只不过,在意境和手法技巧上,都要略胜一筹。

    一阵惊呼声响起,众人都被方辰这一手给吓傻了。

    方辰和陈千橡的作品,谁好谁坏他们暂时分不清,但是,他们至少可以肯定,方辰的表面上和陈千橡的一模一样。

    这,就已经足以说明方辰的水平了。

    这家伙,不是医学研究者嘛,怎么又变画家了?不知道他这作品水平有多高?

    陈莎莎看到方辰的作品,顿时收起了之前小瞧的心思。不过,她也至少觉得方辰的水平很高,也没想过方辰的能高过她爷爷。

    倒是龚文龙,此时心里已经隐约有些发慌。他没想到,方辰竟然这样深藏不露,真的会画画。

    而且,水平还这么高。

    虽然旁边的人都在说方辰只是表面画的像,实际艺术成就不可能有陈千橡那么高。但是,他心里还是不够踏实。

    “怎么样,服气了吧。”方辰问。

    龚文龙冷哼了一声,“画的像而已,有什么用。”他也借用了大家的一句评价。

    “那就找个专业的人士来评判一下呗。”

    方辰呵呵一笑,也不去和这龚文龙争辩。

    很快,陈莎莎上了二楼,去请陈千橡和那几个长者下来做裁判。“爷爷,我有个朋友也画了副千波湖图,要和你一决高下呢。”

    陈千橡听说有个二十多岁的后生仔要和自己比拼画技,也是哭笑不得。

    “哈哈,有意思,那咱们下去看看吧,要是能看到老陈落败,那就有意思了。”

    陈千橡的损友蒋柏奇大笑,他倒是很希望有人能赢过陈千橡,这样自己没事时还能这个调侃一下老友。

    可惜,他也知道,这不可能。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有脾气比较冲的人,比如姜明成,他对方辰这一举动就很不屑,觉得方辰是狂妄自大。

    很快,他们几个长者便下到了一楼。

    众人立即给他们让道,并把方辰的千波湖图呈上,放到了他们面前。

    几个原本还在笑谈的老者,顿时就停止了笑声,死死的盯着那副画。

    都是懂画之人,看到方辰作品的第一眼,他们就有种惊艳的感觉。虽然还不能肯定这画的水平有多高,但是他们也可以肯定,这作品很不错。

    一个二十多岁的后生仔画出来的,这太难得了。

    其他欣赏水平不够的观众,看到陈千橡他们的表情,顿时也明白了,恐怕方辰这作品,绝不是表面像那么简单。

    陈千橡他们仔仔细细的看了十几分钟,众人也不敢出声打扰。

    “这画是你画的?”

    陈千橡问向方辰,虽然觉得孙女不可能骗自己,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信。

    因为,这画的水平实在是太高了。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是陈千橡心里其实已经认输,觉得方辰这一副要略胜一筹。

    这水平,已经是画圣级别吧。没个几十年的苦练,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看样子不过二十出头。

    “是的,我亲眼看见,大家也都是亲眼看到了他画的过程。”

    陈莎莎抢答,不少人跟着点头附和。

    亲眼所见,那就是真的了。

    陈千橡震惊了,仔细的打量着方辰,像是看外星人一样。

    蒋柏奇他们,也都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方辰。

    忽然,蒋柏奇大笑起来,“老陈呀老陈,看你以后还好不好意思吹嘘自己的画技了。连个小青年都比不过,你干脆封笔算了。”

    蒋柏奇心里虽然疑惑不解,不过这个他不是特别关心。他只知道,方辰赢了陈千橡,自己以后有机会损陈千橡了。

    陈千橡一阵无语,自己什么时候吹嘘过,这老蒋就知道胡说八道。

    随着蒋柏奇的大笑和言论,众人突然哑然失声。

    这些长者承认了,这画的水平真的超过了画圣陈千橡,我的天呐,这怎么可能?

    众人不肯相信,也不敢相信。

    王莲秀的小手捂住了嘴巴,眼睛死死的看着方辰。

    陈莎莎知道蒋柏奇的脾气,也怀疑他是在开玩笑,连忙亲自问爷爷:“爷爷,这画的水平真的比你的还要高?”

    众人闻言,立即竖起了耳朵。相比起蒋柏奇,他们更愿意相信陈千橡这个权威。

    陈千橡露出一丝苦笑,“可以这么说,这画,确实非常不错。”

    陈千橡不是心胸狭窄之辈,虽然这样有损威武,不过他还是亲自承认了方辰的水平。

    其余几个老者,也都没有反驳。就连一开始对方辰不满的姜明成,此时都没有再说什么,显然已经被方辰的作品所折服。

    噗通一声,龚文龙没有站稳,摔了一跤,倒在了放置画卷的桌子上。

    那几位老者画的画,既这样被他给毁了一大半。

    顿时,龚文龙的脸色更加铁青。

    听到陈千橡承认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赌约。而现在,竟然还毁了这些老先生的画。

    屋漏偏逢连夜雨,龚文龙这下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逃避这一切。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

    姜明成训斥道,这些画虽然不是非常的名贵,但也是几个老人的用心之作。而现在,居然被龚文龙给弄烂了好几张,这让他如何不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