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被习惯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中午工作结束,众人等待着午餐。

    “方辰,你看我写的这首诗怎么样?”

    柳如夕拿着她的作品来请教,方辰两眼一翻,直接装死。

    让他抄抄诗词还差不多,赏析可不是他的特长。更何况,柳如夕的作品水平不低,方辰估

    自己一开口就得露馅。

    “你说过,我留下在这工作可以方便和你探讨诗词的。”

    柳如夕抱怨着,自己已经被骗的留下了,现在居然还不兑现承诺,实在是太过分了。

    “如夕,不是我不给你评价,实在是怕打击到你。”

    无奈之下,方辰只能装高深。

    那些骗子,不都是这样嘛。装的越高深,对方就越相信。

    果然,柳如夕叹了口气,觉得是自己的水平不够,作品入不了方辰的法眼。

    总之,她对方辰的水平没有丝毫的怀疑。

    “要不,你写首诗来我看看。”

    对于古诗词,柳如夕像吸食鸦片一样上瘾。

    没好处的事,方辰本不想干。可惜,这柳如夕不停的央求,方辰只能去神秘商店里随便买了一首经典古诗,准备用来打发柳如夕。

    刚想念的时候,方辰忽然嘿嘿一笑,准备先来调戏柳如夕一下。

    “那你听好了。”

    方辰装着沉思了一小会儿,然后开口。“床前明月光。”

    柳如夕和其他姑娘一听,顿时端正了坐姿,准备认真聆听。

    “地上鞋两双。”

    “?”

    柳如夕有些疑惑,第一句还颇有诗意,但是第二句就显得太粗俗了些,有点像败笔。能写出水调歌头的人,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呢?

    “床上我和你,一起来脱单。”

    方辰大笑道。

    “......”

    柳如夕这才明白,自己被调戏了。

    这么荤的打油诗,亏他说的出口。

    柳如夕无奈,略微有些失望。

    “你还要点脸不,别把人家如夕给吓跑了。”

    李芷晴把枕头砸了过来,就连她,都觉得方辰刚刚的诗写的不好。

    “我做什么了?你可别冤枉好人。”方辰假装生气道。

    “你做了什么自己没点数?写这种黄色诗词,一看就知道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不健康的东西。”

    李芷晴吐槽道。

    方辰不赞同了,这怎么就不健康了,适当的男女之事,有益身心健康,这可是被科学验证过的。

    “唉,心里想的是什么,听到的就是什么。我明明写的是一首高雅的思乡诗,落到你耳朵里就变成了黄色小诗,芷晴你一个人自己去墙角检讨,我都懒得说你。”

    方辰摇头叹气,好像一副对李芷晴很失望的样子。

    李芷晴一下就怒了,明明是你写了黄色小诗,还说是我心里所想。

    “高雅?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床上我和你,一起来...来什么我忘了。你给我解释下,怎么个高雅法。”

    令方辰无比惊讶的是,李芷晴听了一遍居然就差点完全记住。

    方辰嘿嘿一笑:“你何止忘了,而是全部记错了。你认真听好了,我说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啥?

    柳如夕端在嘴巴的杯子,一动不动。

    刚刚的她,又听到了一首世间少有的经典古诗。简直,比水调歌头也差不了多少吧。

    这个混蛋,明明能写出这么经典的古诗,居然还用黄色小诗来开刷自己。

    柳如夕好气又好笑,觉得方辰这人实在是太顽皮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李芷晴喃喃自语,已经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刚刚真的听错了。直到被萧清雪提醒,她才明白,自己哪有听错,分明就是方辰写了两首。

    一首正经,一首不正经。

    “你这诗,是以前写好的,还是刚刚想到的?”柳如夕好奇的问。

    这首诗的画面感太强,让人一听就觉得是在一个明月高挂,思乡睡不着时触景生情写出来的诗。

    所以,柳如夕更相信,这是方辰以前写好的,现在才拿出来而已。

    “这个重要吗?反正是我写的,以前和现在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无法抹杀我的才华。话说,我写出这么好的作品,你们几个连夸都不夸一句,有些过分阿。”

    方辰不满道,虽然大家的脸上也写满了惊讶和佩服,可是嘴上不说出来,总感觉还不够爽。

    确实不重要。

    柳如夕赞同,不过对于方辰的后半句,她也感觉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没有夸夸他呢?更奇怪的是,其他几个人也都没有夸他。

    这是为什么呢?

    这时,李芷晴发话了。“你写出这种水平的作品来很平常嘛,有什么好夸的。”

    这下,柳如夕才明白,原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方辰的才华。即便是他写出了好作品,落到众人的眼中,也变成了不过如此,很平常,没什么稀奇。

    想通这点,柳如夕忍不住的笑了笑。

    然后,她找来毛笔,在纸上誊写。她的毛笔字,也练过几年。虽然和古人无法相比,但是搁在现代社会,妥妥的一个书法家。

    “哇,漂亮漂亮,实在是太漂亮了。”

    李芷晴和萧清雪几个尖叫着夸赞,看的方辰目瞪口呆。

    “过分了,你们真的过分了阿。”

    几个写的还算工整的毛笔字而已,居然就夸上了天。自己写的可是另一个世界流传千古的诗呀,居然都没被夸一句。

    方辰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有什么过分的,如夕写的确实漂亮嘛。”萧清雪说。

    “清雪过奖了,我只是瞎写。”柳如夕有些难为情,也有些小得意。

    “哇,瞎写都写的这么漂亮,要是认真起来,那不是可以直接拿去当艺术品卖了。”佟玉也凑了下热闹。

    是可忍孰不可忍。

    方辰二话不说,拿过了毛笔,铺好了纸张。

    他这是想干嘛?

    李芷晴等人都搞不懂方辰的意图。

    难道,他因为没有被夸奖而生气了,想要在书法上和如夕一较高下?有必要嘛,你行吗?

    李芷晴几个,觉得好笑。

    随后,她们就惊讶的发现,方辰居然也会毛笔字。而且,水平似乎,似乎比柳如夕还要高。

    几个女孩子忍不住用小手捂住了小嘴巴。

    你丫的,怎么还有这才能呀,以前怎么就没听你说过呢。

    而且,你这家伙,才艺会不会太多了些?

    柳如夕倍受打击,这还让人活了吗?

    自己就写诗和毛笔字比别人厉害些,在这两个领域,经常被人夸赞。结果,现在随便一个无耻之徒,竟然在这两个方面都碾压自己,这简直太打击人了。

    写完,方辰放下了笔,然后等着众人的尖叫夸赞。

    然而,她们却因为过于震惊,而忘记了尖叫。等得不耐烦的方辰望向她们,李芷晴干脆假装不屑一顾。

    然后,萧清雪也是一边心里偷笑,一边装着不屑一顾。

    佟玉,跟着姐姐们学习。

    柳如夕本来是想进行夸赞的,但是一看大家这样,她心里也是乐了,觉得这样好好玩,装出了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坐回了沙发。

    “咦,清雪你这链子什么时候买的,好好看。”李芷晴说。

    “前几天,你喜欢咱们下次再去。”

    几个女人闲聊着,仿佛没有看到方辰的书法一样。

    方辰顿时傻眼了,甚至怀疑了一下这神秘商店里的初级书法是冒牌货,否则为什么感受不到别人的惊讶呢?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抛开。

    神秘商店里的东西,怎么可能差的了。而且,自己写的,明显就比柳如夕的漂亮。

    这个,不懂书法的方辰都能感受的到。

    靠,原来是合起伙来逗我呀。

    方辰呵呵一笑,然后就把自己写的揉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

    “唉你干嘛?”柳如夕觉得有些可惜。

    “奥,写的太丑,有些见不了人,所以扔了。”

    这下,开始轮到方辰嘚瑟了。

    “哪有,写的挺好的。”柳如夕忍不住的说了实话。

    随后,李芷晴几个也是终于装不下去,纷纷大笑起来。

    “再写一份,我拿去裱起来。”李芷晴说道,那几个漂亮字,看着都挺舒服的。

    “不写,我觉得我没有书法天赋,决定以后封笔,再也不写了。”

    方辰呵呵一笑。

    叫你们嘚瑟,这下要求我了吧。

    看着方辰那副贱样,李芷晴哪还不知道方辰在嘚瑟。

    顿时,她的手中就多了根电棍。要不是外卖送到,这下马上就要上演一场追逐大戏。

    “你什么时候练的书法?”吃饭时,柳如夕忍不住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毛笔字太难练了,没个几年的功夫,根本练不出什么水平。

    平时也根本不见方辰干正事,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在练歌和练书法呢?

    这个问题,不但柳如夕想知道,其他几个女人也都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

    甚至,李芷晴她们还知道,方辰远不止这些才艺。绘画,魔术,这家伙都会。

    “在监狱的时候,整天无所事事,我就每天坚持练习书法。加上我悟性高,学东西快,很快就掌握了。”

    方辰直接把所有事都往在监狱里推。

    “你还蹲过监狱?”柳如夕一脸的无语,这个,大家没跟她说,她还不知道呢。

    “方辰,你到底蹲的是什么监狱,怎么感觉里面的生活也太多姿多彩了吧。”

    萧清雪吐槽了一句,她记得,监狱里的生活应该是很艰苦的,怎么方辰还能练习书法和画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