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肉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又过了一会儿,医院的救护车过来。

    随车医生曹原献看到李秀珍脑袋上贴着两块狗皮膏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这些家属怎么搞的,谁让你们胡乱往病人身上贴这种狗皮膏药的。这不是胡闹嘛,出了问题谁负责?”

    曹原献气呼呼的就想去撕掉那药膏,那些没有科学依据的狗皮膏药,他看了就讨厌。很多原本可以治好的病人,都会因为乱用这些东西,从而耽误了治疗。

    “我负责。”

    方辰一把抓住曹原献,顿时他就前进不了半步。

    “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放手。”曹原献怒了,自己可是一名医生,从来没人敢这样对自己。

    “医生,我母亲刚刚还神志不清,多亏了这两贴膏药,您可不能撕掉....”

    杨昭君连忙解释,但是,这落在曹原献的眼里,分明就是杨昭君已经被方辰这个江湖骗子给骗了。

    江湖郎中,医术最下流,骗术最上流。

    “什么不能撕,到底是你们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他这种江湖骗子,我一年都要打死好几个。”

    曹原献气道。

    对方居然不相信自己这个堂堂的医科硕士生,反而去相信一个江湖骗子,这让他很生气。

    曹原献毕业于名牌医校,对自己的医术有着强烈的自信,最痛恨的就是江湖骗子。

    “都给我让开,我是医生我说了算。”

    曹原献准备来硬的,可是方辰挡在他面前,令他颇为无奈。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武力值,恐怕不是这厮的对手。

    旁边的两个护士,见状只能去劝说病人的家属,让杨昭君她们听曹医生的话。

    “曹医生是我们市医院急诊科最优秀的大夫,抢救过许多中风病患者.....”

    护士细数了一下曹原献的成就,听起来相当有威信。

    杨明明再次看了方辰一眼,他更相信科学。

    而杨大峰此时已经没了主见,完全不知道该听谁的。

    倒是杨昭君,此时她已经坚定的站在了方辰这一边。

    “曹医生,方辰说了没到医院做手术之前,不要撕掉,我相信他。现在,还麻烦你能立即送我母亲去医院,进行系统的救治。”

    现在的杨昭君,已经是杨家的主心骨。杨昭君做出了决定,曹原献只能无奈的答应。

    随后,李秀珍被抬上了救护车,杨大峰随车同行。

    方辰开着车,带着杨昭君姐弟俩在后面跟着。

    “哎,命苦呀,今晚本来是来享受的,结果变成了做苦力。”

    方辰抱怨着。

    杨昭君撇了撇嘴,她倒是很想告诉方辰,自己为了报答他,以后都愿意满足他。可是,弟弟又在旁边,她可不敢暴露。

    “姐,他是你男朋友吗?”杨明明问。

    “你胡说些什么,不是。”杨昭君连忙否认。

    “那就好,姐姐你这么漂亮,他长得那么普通,不搭配。”杨明明说,杨昭君连忙掐了弟弟一把。

    “小子,我看你是想和我下车去练练了。”方辰冷哼了一声。熊孩子不打,上房揭瓦。

    对付熊孩子,方辰的原则就是揍,往死里揍。

    救护车上,快到医院时,曹原献总算是做通了杨大峰的思想工作,让他同意了自己撕掉那两贴膏药。

    曹原献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自己被质疑,想要证明给方辰他们看,自己的判断才是对的。

    随后,曹原献笑着撕掉了那两块药膏。

    但是,他的笑容很快凝固,因为撕掉那两片药膏之后,李秀珍的身体立即出现了剧烈的中风反应,手脚开始抽搐。

    “怎么会这样,曹医生,怎么会这样?”杨大峰一下子就慌了,之前还好好的,这一撕掉药膏,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曹原献此时也有些发蒙,不过他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病情恶化,需要马上手术,进行开颅放血,缓解脑压。”

    “可是,我老婆她的病情怎么突然间就恶化了呢?”杨大峰急了。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

    曹原献大吼一声,镇住了杨大峰。

    这时,医院也到了,李秀珍立即被推往了手术室。

    后面跟上来的方辰很疑惑,神秘商店里从来不卖假货呀,上面都写了只要贴住就能抑制病情。只要贴上个把小时,基本上就能恢复一大半,哪还需要用得着手术。

    “怎么会这样?”方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是曹医生,是他说你贴的那个东西不科学,非要撕掉。谁知道一撕掉之后,病情就立马恶化了。”

    杨大峰的脸上,再一次写满了担忧。

    “我操这姓曹,欠扁呀。”方辰的拳头握的咯咯响,这特么不是诚心给自己添乱嘛。

    “爸你怎么不阻止他。”杨昭君气的跺脚。

    “那个姓曹的呢,我去扁他。”杨明明顿时就要去找曹原献算账,被他姐姐死死的拉住。

    半个多小时后,手术结束,主治医师从急救室里出来。

    “医生,我妈的情况怎么样了?”杨昭君急忙抓住了医生的手臂,急切的询问道。

    “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不过病人似乎经历了二次创伤,以后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大概会变成植物人。”

    主治医师叹了口气,虽然救下了一条命。但是,很多时候,救治成植物人,还不如手术失败呢。对于贫苦家庭来说,更是如此。

    听到这话,杨昭君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心力交瘁的往后倒下去,被方辰及时接住。

    “都是那个姓曹的。”

    杨明明气呼呼的就去了找曹原献,把曹原献拖了过来。

    “你放手,我警告你放手,不要以为你年纪小我就不敢打你。”曹原献气呼呼的警告。

    “都是你害的,你说,该怎么办?”杨明明指着手术室里的母亲,抹着眼泪质问。

    “什么怎么办,现在不是保住了性命嘛。中风患者,很多甚至都救不过来。医生也不是救世主,不可能保证百分百治愈。”

    曹原献甩开杨明明的手,不敢去看李秀珍。其实他心里已经隐隐可以确定,似乎真的是自己撕下那膏药,从而导致了这个悲剧。

    “可是,要不是你撕下那膏药,我老婆也不会这样。”杨大峰质问道。

    “我撕那膏药,那是经过了你的同意。”曹原献已经在想办法推卸责任。

    此话一出,连一向老实巴交的杨大峰也忍不住了,对着曹原献的眼睛就是一拳。

    明明是你这混蛋忽悠我,现在居然还想推卸责任,这良心被狗吃了吗?

    杨大峰一出手,杨明明跟着也给了曹原献一拳,顿时场面乱作一团。在其他医生的保护下,曹原献才逃离了这里。

    现在该怎么办?

    杨昭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垮了一样,以前的日子,虽然苦了些,却也还过得下去。

    而现在,母亲即将成为植物人,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

    忽然,杨昭君想到了自己倚靠着的方辰,连忙问道:“方辰,你有没有办法?你有办法的,你一定有办法的是吧。”

    杨昭君摇晃着方辰,梨花带雨。

    方辰一阵无奈,他当然有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的代价可就大喽,大到他需要犹豫的地步。

    神秘商店里,也有治疗植物人的特效药。但是,价格高达八百万。别说方辰现在消费总额只有九百万,还没达到四级权限,购买不了。

    就算是达到四级权限,要自己花八百万去救一个人陌生人,方辰也舍不得呀。自己毕竟不是圣人,八百万也不像八百块那么好赚。

    但是,看着杨昭君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方辰又很心疼。

    以前自己家虽然也很贫苦,但至少一家人都是健健康康。而这个杨昭君,那才真是被老天遗忘的角色,家里穷也就罢了,还这么多灾多难。

    “办法我是有的,只是那种药非常非常的昂贵,我暂时一下子还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购买。”

    方辰说道。

    “要多少钱,我去借,只要能救醒我妈妈,不管多少钱我都会去想办法。”

    杨昭君一下子兴奋起来,只是,看到方辰的表情,她忽然间又明白了。

    连方辰这种这么有钱的人,都说这种药非常非常的昂贵。那么,这种药的价格,恐怕不是自己所能够想象的到。

    是百万?还是千万?

    自己去借,这就是个笑话。别说去借,就是把自己卖了,恐怕也远远不够吧。

    “方辰,我知道你很有钱,你能不能帮我这一次。只要你帮我这一次,以后所有事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你的奴隶都可以。”

    杨昭君说道,方辰,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

    她知道,方辰绝对有这个财力,关键就是自己值不值得他花那么多钱。

    自己值吗?杨昭君很没有底气。

    “罢了罢了,钱没了可以再赚。你个倒霉孩子,碰到你算我倒霉,等我救好你妈之后,每天不抽你一棍子,我这钱就白花了。”

    方辰起身,让她别急,自己去筹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