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一把回到解放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最终,蔡云还是选择了放弃。

    他只是个打工仔而已,虽然工资高达三万多一个月,却也承受不起输三百多万这种事。

    见他弃牌,方辰再次笑着丢出了自己的牌,又是连对子都没有的超小牌型。

    “哈哈哈,这钱真是太好赢了,明天我就辞职,专门来这赌钱好了。”

    方辰大笑着把筹码往自己身边捞。

    众人听到他的话,实在不好说点什么。

    “蔡云,你也太怂了吧。这么一会儿,你已经错过六百多万了。”黄大彪鄙视道,话中还带点酸酸的味道。

    因为大家都看出来了,方辰只在剩下他和蔡云的时候,才会这个样子发疯。

    也就是说,众人当中,只有蔡云有机会一把赢光方辰。

    这种好事,自己怎么就遇不上呢?黄大彪嫉妒了。

    黄大彪一开口,其他人也都跟着鄙视,弄得蔡云相当没面子。

    妈的,再来一次,老子豁出去也要开他的牌了。

    蔡云心里骂了一句。

    “方哥,差不多就可以,别玩了。”

    崔永林建议道,这会儿方辰已经莫名其妙的赢了五十多万,崔永林已经满足,只希望能尽快撤资。

    方辰也不多说什么,直接竖起了根中指。

    牌局继续,这次方辰没有对上蔡云,倒是对上了黄大彪。

    方辰丢了一万筹码下去,用的是正常的玩法。

    黄大彪见状当然不甘心,他也在垂涎方辰那三百多万的筹码。

    “怎么,只敢吓唬人家蔡云,不敢来吓唬下我?”黄大彪冷笑着激将。

    这种低级的激将法,也就只有傻子才会上当,众人闻言都是有些不屑。

    “我去,我是跟蔡云有仇才吓唬他的。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主动求着我吓唬,那我就如意所愿。”

    方辰大笑着把筹码全部推了下去。

    “.....”

    那些鄙视黄大彪的人,彻底傻眼。

    我去,这家伙真是脑残呀。为什么自己就没用这一招来激将他呢?真是太可惜了。

    “哈哈哈.....”

    一时间,黄大彪笑的已经有些失态。一次性赚三百多万,失态了大家也不会鄙视。换做是谁,都难以控制那种兴奋。

    终于还是来了,崔永林欲哭无泪。

    “开牌。”

    黄大彪把自己的三百多万全部压上了上去,还差的几万,承若了双倍奉还,向旁边的一个赌友借了几万凑齐。

    随后,黄大彪自信满满的翻开了自己的牌,一个789顺子,也不小了。

    但是,随着方辰那翻牌的动作,他的笑容却在一瞬间凝固。

    三个红桃,金花。

    黄大彪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死死的盯着那三张红桃扑克,一阵眩晕的感觉涌上心头。

    黄大彪发现,周围的人似乎都在摇晃,有的人还慢慢额一个变成了两个,时而重叠,时而分开。

    头顶上的那盏灯仿佛在朝自己砸过来,却又迟迟碰不到脑袋。

    “老黄,你怎么了。”

    借钱的那个赌友最紧张,毕竟黄大彪挂了,他这钱可就打了水漂。

    “我没事。”

    黄大彪摇晃着,朝门外走去,丝毫不提那借钱的事。

    他那赌友也只能干着急,这种时候又实在问不出口。过了今天,还想再要回这笔钱,那可就难喽。

    方辰把那七百多万筹码全部捞了回来,笑呵呵的问道:“还有哪位兄弟希望我吓他?”

    嘶.....

    心理素质差的人,此时只感觉头皮发麻。

    尤其是蔡云,此时他的整个后背都在冒冷汗。把自己代入刚刚的黄大彪身上,他想象了一下自己输掉三百多万的情形,简直比见了鬼还要恐怖。

    “嘿嘿,方哥,差不多可以走了。”

    崔永林那个乐呀,乐开了花。

    转眼间就赚了四百多万,再也不怕爸爸的皮鞭了。

    方辰懒得多说,朝他竖起了中指。

    牌局继续,方辰凭借刚刚积攒下的威势,开始了动不动就全压,彻底搅乱了这牌局。

    方辰一全压,筹码就高达七百多万,要开牌就得同样多的筹码。

    在座的各位,都没有那么雄厚的资本,更没有那种风险承受能力。

    肖诗韵悄悄的打量着方辰,发现自己越发看不懂他。

    这是运气呢,还是策略?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方辰,犹如一尊魔王,在牌桌上势不可挡。

    崔永林看着众人接二连三的,不停的弃牌,顿时对方辰有了种膜拜的感觉。

    霸气,真他妈霸气,大丈夫在世,就当如此呀。

    连续十几局之后,众人当中,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开方辰的牌,光是输底注和下注,各自都损失了数万到十几万不等。

    而方辰,此时的筹码已经累计到了九百多万。

    终于,有人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选择了离开。

    但是,也有人不甘心,开口道:“我说,大家是不是该设定一个上限呀,毕竟方老板太豪气了,我们这种小人物完全没有抗衡的能力呀。”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赞同。

    “哪有这种规矩的,说好了没有上限,玩不起的就别上台。”崔永林急了,他还想多膜拜一下方辰的霸气呢。

    “话虽然这样说,可现在是特殊情况。如果不设定上限,我可不敢再跟方老板玩了。”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纷纷赞同。

    “都是出来玩的,求开心嘛,设就设呗。”方辰笑道。

    随后,众人便笑着设定了上限,最高下注一百万。一百万,这都在众人的承受范围之内。

    这样一来,众人便不再怕方辰。即便他再下最高的一百万,众人也敢开他的牌。

    新一轮赌局开始,轮到方辰下注,他直接不看牌,下注一百万。

    “.....”众人又是倒吸口凉气,无比羡慕方辰这举动。

    实在是霸气呀,牌都不看,直接就丢一百万下去,仿佛跟丢垃圾一样。

    暗牌一百万,明牌要开牌就需要下注两百万。众人之前忽略了这一点,此时都暗道了一声失策。

    不过,两百万的赌注,大家咬咬牙,也都输得起。

    只不过,这一轮众人却都是像之前一样,纷纷选择了弃牌。

    因为手上没有抓到太好的牌,所以他们也不敢跟注。毕竟,暗牌又不等于是小牌。

    拿着小对子也去开,万一开到方辰是大对子或者顺子之类的,岂不是也要和黄大彪一样,吐上几十升血。

    看到众人纷纷弃牌,崔永林对方辰的膜拜,也上升到了超级膜拜。

    设定上限又如何,对于牛逼的人来说,什么也阻挡不住他的霸气。

    “方哥,喝茶。”

    崔永林傻笑着递上了茶水,一旁的肖诗韵差点忍不住笑。

    又是几轮过后,方辰照旧暗牌一百万。

    轮到蔡云,他,再再再一次陷入了犹豫。

    这一次,他拿到了一个带老k的金花,非常大的牌。

    这种牌都丢掉的话,那么干脆就不要玩了。

    但是,跟注的话,一次又要两百万。想到这个数字,蔡云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妈的,干了,富贵险中求。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老子跟了。”

    蔡云大喝一声,推下两百万筹码。这是他人生中最豪迈的一次,他也忍不住得意,大声的喊到,唯恐众人关注不到他的豪迈一样。

    崔永林见状心里咯噔了一下,虽然之前方辰无比霸气,可是当中的风险也是极大。万一有人开牌,暗牌的胜率其实极低。

    而现在,蔡云显然是有好牌,崔永林又开始紧张了,唯恐这一局都输光,应了那句老话。‘嚣张嘚瑟几十年,一把回到解放前’。

    蔡云得意洋洋的坐到了凳子上,然后屁股还没有坐稳,他就摔倒在了地上。

    因为他的下家,也跟着下了两百万。

    刚刚,可不是只剩下方辰和他,否则他都直接开牌了。正是因为有第三家的存在,不允许开牌,他才无奈的跟注。

    他万万没想到,之前众人弃牌弃的跟扔废纸一样,而自己现在一跟注,居然也有人跟注,真是活见了鬼。

    万一,对方的牌很大,那自己这两百万岂不是要打水漂了?

    刚刚还志得意满的蔡云,一下子又陷入了极度紧张的状态中,如坐针毡。

    轮到方辰,他依旧笑呵呵的,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准备下注。

    崔永林见到方辰不但不看牌,还想继续暗牌下注,顿时急了,连忙拉住了他。

    “方哥,两百万的大注,有两家跟注。他们两家要是没有金花,我就切腹自尽。这种情况下,继续跟注不是送钱嘛。”

    崔永林劝说着,这是扎金花的常识呀。

    一个暗牌,想要干翻两家金花,这种概率就跟中五百万差不多大小。

    “我喜欢,你管的着嘛你。”

    方辰朝他竖了竖中指,丢下了一百万筹码。

    我管不着?这是老子的钱,老子也有份好不好?此时的崔永林,又恨不得直接用双手掐死方辰。

    一旁的肖诗韵,看着苦逼的崔永林,又没能忍住笑。

    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有意思呢?

    仅仅两次见面,肖诗韵对方辰就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恨不得把方辰的脑袋锯开,看看

    这家伙的大脑构造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