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方辰最恨敲门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日报社,编辑何金水还在加班开会。

    总编在上席拍着桌子发飙。

    “你们看看,最近的新闻都写了些什么?毫无看点,毫无噱头。报纸的销量,网站的浏览量,统统都是屡创新低。你们呀,再不收集到点爆炸性的新闻,都给我切腹自尽去吧.....”

    还是总编好当呀,会发飙就行,何金水内心吐槽着。

    会议开完,何金水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座位上。爆炸性的新闻,哪有这么容易找到呀。

    “上帝呀,赐我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吧。”

    何金水祈祷道。

    这时,他接到了方辰的电话。

    “哥们,想要爆炸性的新闻不?”方辰说。

    “.....”

    难道上帝听到我的心声?

    何金水愣了愣,然后道:“当然,你有?”

    “著名歌星林曼玉和男人在床上的裸、照,你出多少钱?”方辰问。

    原本还满心欢喜的何金水,听到这消息顿时又没了笑容。

    林曼玉又没男朋友,这消息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不要用些ps合成照片来骗钱,我不是新手编辑。”何金水不屑道。

    “如果是ps合成照,我就肠穿肚烂,不得好死,生儿子没小jj。你就说你肯出多少钱,我可以先给照片后收钱。”

    为了弥补下损失,方辰各种狠话说尽。

    不得不说,这么恶毒的诅咒,效果确实显著。何金水已经完全相信,“如果是真的,我愿意出一万块。”

    才一万?这娘们居然这么不值钱。

    方辰不太满意,又跟何金水讨价还价了半天,终于又多争取了一千。

    随后,方辰把照片传给了何金水。

    鉴定相片的真伪,是何金水的基本功。不到三分钟,他就可以肯定,这照片不是ps的。

    再对比了下照片中的女人,何金水也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这就是林曼玉。

    “我去。”

    忽然,何金水情不自禁的爆了一句粗口。

    这特么还真是爆炸性的新闻呀,林曼玉以前也传出过些绯闻,可都被证实了是假的。

    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真的已经和男人睡过了。

    这种新闻要是登出来,那林曼玉可就要到大霉了。

    这照片的尺度有些大,何金水也不敢做主,只能去请示总编,让总编拿主意。

    “登,当然要登。大不了就得罪林曼玉,也总比公司破产好。”总编狠下心道。

    南州的某别墅里,王军正在听蔡云的报告。

    “红蔷薇的新设计,都是出自那个方辰之手。那个方辰,是个普通工薪家庭,以前犯了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十年刑期,现在也不过是假释出狱.....”

    王军越听越皱眉,这方辰的履历,实在是拿不上台面。随便一个社会精英,也比这方辰强多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凌青霞为什么会看上方辰。

    难道就因为方辰设计出了几款倍受欢迎的内衣?

    虽然那些内衣的设计确实很不错,但是这种人才,华夏满大街都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凌青霞钟意的理由。

    更何况,这家伙还是个假释犯。

    “就这些,你没漏掉些什么?”王军问。

    “目前就查到这么多,他刚出狱,朋友和社交都不多,整天就待在那别墅里,实在很难调

    查。”

    蔡云吐着苦水。

    “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除掉这个家伙。”

    不管方辰来历如何,王军都铁了心要摆平他。至少,也要把他从凌青霞身边弄走。

    “我已经安排好了,找了一群混混去教训他。他不是随身携带枪支嘛,只要他敢掏枪,我们暗中埋伏好的警察就可以及时出现。

    在假释期间违法,那他假释的权利就会被剥夺,重新入狱。到时候我再上下打点下,足够让这家伙在监狱里待上半辈子了。”

    “要是他不掏枪,或者没带枪呢?”王军问。

    “那就让那些混混揍他一顿,也算是替王总你出气了。如果你想要让他更惨点,我还可以授意他们废掉方辰一两条腿。这样,凌青霞就不可能会继续和他在一起了。”

    为了保住饭碗和升职加薪,蔡云不惜出了几个恶毒的主意。

    王军拍了拍手掌,夸了蔡云两句。

    敢跟我斗,找死。

    王军哼了一声。

    李芷晴的房间里,方辰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他正忙着要李芷晴履行赌约。“芷晴,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一种艺术叫做人体艺术。”

    “听过呀,我还画过一次呢。”

    作为一个绘画系的学生,李芷晴当然知道人体艺术是什么。

    “厉害厉害,那今晚我们就好好探讨一下这种艺术怎么样。”

    方辰盯着李芷晴,口水都快要流出来。

    “你想干嘛?看你那色眯眯的样子,准没好事。”李芷晴顿时警觉了一下。

    “瞧你这说的,我这纯粹是用艺术的眼光在欣赏你。同时,准备和你研究下艺术而已,很纯洁的那一种。”

    方辰奸笑道。

    “研究艺术,你该不会是想画躶体画吧。”

    直到这个时候,后知后觉的李芷晴才明白方辰的意思。

    “怎么样,可以吗?”方辰期待道。

    “你觉得呢?”李芷晴冷笑着挥了挥手中的电棍。

    多次吃亏之后,李芷晴已经是电棍不离手。

    “我觉得应该行吧,毕竟都是为了艺术。再说了,你以前不是也画过嘛。”方辰说的正气凛然。

    “我发誓,我就远远的画,绝不干其他的事,也绝不会有龌蹉的想法。你可以把电棍拿在手上,只要我敢造次,你大可以电我.....”

    方辰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堆,没带重样。

    李芷晴只觉得,今晚不答应这家伙,他就能一直说到天亮。

    就给他画一下吧,只要不要被别人知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这些都是艺术。

    “你说的,只是画画,再敢有其他举动,我立马就电。”李芷晴警告了一句,然后就走到远处,开始脱衣服。

    呦西,果然还是这丫头最容易忽悠呀。

    方辰大喜过望,看着那正在脱衣服的李芷晴,口干舌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我日。

    方辰心里犹如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总是有人来打扰呢?

    要说什么声音最令人讨厌,方辰首选敲门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