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当着清雪面泡妞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柳如夕喃喃自语,仅这么一句开头,就把作者的豪迈表现的淋漓尽致。竟然把青天当做朋友,把酒相问。

    我欲乘风归去,看到这‘归’字,柳如夕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一个归字,表达了作者自喻自己并非凡人,天上的琼楼玉宇才是其家乡。

    豪迈,大气。

    仅这上阕,柳如夕就已经可以肯定,这必定是绝世佳作。

    这是那个家伙写的?

    柳如夕不太相信,这怎么可能。那个色眯眯,狂妄无比,长得也不帅的人,怎么可能有这等豪情壮志。

    “写的真是太好了,这才是真正的词呀。”

    “突然发现,方辰说的没错,我们写的就是一些垃圾。”

    “难怪他那么狂妄,原来是有真才实学呀。”

    众人纷纷感慨,为刚刚自己嘲笑方辰而羞愧。

    “这是方辰写的,不可能吧。这种水平,就是古代的著名诗人也要膜拜吧。”

    和柳如夕一样,孟小虎也不相信。

    鉴赏水平越高的人,越是不相信这是出自方辰之手。

    “是我见他亲手写的。”有人说。

    “虽然是他用笔写下,但不代表是他的创作,肯定是抄袭。”

    程欢说的非常肯定,方辰念书时的成绩虽然也不错,但也从没听说过他在古诗词上有这么深的造诣呀。

    “可如果是抄袭的,我们肯定能找到其出处。而这首词,我们从来也没听说过呀。”

    这一点,孟小虎非常想不通。

    “不管是不是抄袭,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目前就只有那家伙知道下阕。写个上阕不写下阕,这是故意钓我们的胃口呀。”

    柳如夕叹气道。

    明知道那家伙是在故弄玄虚,来勾引自己的好奇。但是,自己却偏偏要上钩。

    没办法,太喜欢这首词了,得不到下阕,今晚完全无法入睡呀。

    这就好像,一个色狼看到个脱、光了衣服的美女,无比渴望再看到美女脱裤子。

    这就好像,一个读者看到篇极其好看的,无比渴望知道下文。

    总之,这股诱惑,柳如夕无法抵挡。

    “装模作样,我们懒得理他。”程欢酸溜溜的说道。

    看到柳如夕对方辰产生了兴趣,程欢顿时非常的不爽。

    “你们继续吧,我去找他,问出下阕。”

    柳如夕没有理会程欢的劝告,现在的她,天王老子来了也拉不住,必须得到下阕。

    “我和你一起去。”

    孟小虎没有拦着,他知道根本拦不住。

    两人在半山腰处追上了方辰。

    “方辰,你等一下。我想问一问,这词是你写的吗?”柳如夕非常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除了像我这么帅的人,还有谁能写出这么帅的词?”方辰说。

    “......”

    这算回答吗?算吧。

    柳如夕特别无语,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一旁的萧清雪好奇的接过那张纸,看了看上面写的水调歌头。

    “这是你写的?”萧清雪同样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不是,不是,不是行了吧。”

    接连被质疑,方辰也不爽了,老子就这么像没才华的人吗?

    虽然这确实不是老子写的,可是天下有谁能证明呢?再说了,自己买这首词也画了十万块,当然也算自己的了。

    “能不能麻烦你把下阕也写出来,让我开开眼见。”柳如夕恳求道。

    刚刚不是很拽吗?这会儿倒是热情。

    方辰仰着个头,双眼朝天望白云,装作没有听到一样,摆出一副比柳如夕还高冷的态度。

    这人,也太小心眼了吧。

    柳如夕觉得好气又好笑,她知道,眼前这家伙是在报复刚刚自己的冷漠。

    “方辰,如夕问你话呢。”

    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被无视,孟小虎非常不满。

    “我没回答她的话,你激动什么。哦,我明白了,你喜欢她。”方辰笑道。

    “你胡说什么。”

    孟小虎急了,脸都变红了许多。他知道柳如夕对自己还没意思,完全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免得被打击。

    “喜欢还不敢承认,就这样怎么泡的到妞,学着点。”

    方辰‘教训’了下孟小虎,然后对柳如夕道:“美女,我很中意你,一起吃个饭吧。”

    “.....”柳如夕。

    “你这人怎么这样,太轻浮了。萧清雪,你不管管你男朋友?”孟小虎气急败坏。

    他本身就是个脸皮薄的人,对那些厚脸皮是既羡慕又嫉妒还外带点鄙视,感情非常复杂。

    萧清雪无奈的捏了方辰一把,以示惩戒。

    “方辰,别开玩笑了,我真的很想看看这词的下阕。”柳如夕回归正题,不想和方辰他们讨论喜欢不喜欢自己这个问题。

    “没开玩笑呀,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答应陪我吃饭我就写给你看。”

    萧清雪的手还在方辰的手臂上捏着,但他依旧不管不顾。泡妞嘛,就是要有这种豁出性命的觉悟。

    “你这人也太无耻了,当着自己的女朋友说出这种话。如夕,我们还是走吧,别理这种无耻之徒。”

    孟小虎急了,他甚至担心柳如夕真的会答应陪方辰吃饭。

    一旁的萧清雪也彻底无语了,虽然现在自己是假冒的女朋友,但是当着自己的面这样勾搭女人,这也绝对不能忍呀。

    于是,萧清雪也不再心疼方辰,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

    “哎,疼疼疼.....”方辰惨叫。

    柳如夕无语的看着这一出闹剧,完全摸不清方辰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总之,她不相信方辰这是在泡自己,哪有当着女朋友这样公然泡妞的人。但是,除此之外,她又想不到其他可能。

    “方先生,我是很认真的恳求你,希望你不要再开玩笑了。”柳如夕很严肃的说道。

    看在这丫头态度很诚恳(表面原因),以及清雪捏的太疼的份上(真实原因),方辰只好写出了下阕。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柳如夕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张纸片,犹如捧着国宝文物一样。细细读了两遍,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这词,怎么可以写的这么好。

    柳如夕有种做梦的感觉,只觉得人类根本不应该写出这么好的词来,这分明就是仙人之作。

    这家伙是神仙?

    柳如夕望向方辰,却见方辰正在嬉皮笑脸的向萧清雪解释他刚刚不是在泡妞,只是在闹着玩。

    好吧,这货绝不可能是神仙,绝不,一万个不可能。

    “写的真是太好了,我想问一下,这真的是你写的吗?”

    明知道这样问非常的不礼貌,但是柳如夕还是忍不住的这样问了一句。

    方辰直接给了她一个藐视的眼神,让她自己去慢慢体会。

    “对不起,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只是这词写的真是太好太好了,有点超出我的理解范畴,才会这么失态。”

    柳如夕抱歉道。

    “大惊小怪,这样的诗词,我撒泡尿的功夫都能写出五六首来。”方辰大言不惭道。

    一旁的孟小虎听着来气,有心想要讽刺对方两句,可是人家的作品又摆在面前,实在是底气不足。

    无奈之下,孟小虎只能生着闷气。

    “好了,你的心愿也被满足了,留个电话吧,下次方便请你吃饭。”方辰道。

    “这.....”

    柳如夕有点不知所措,要是方辰之前没有表现的那么轻浮,她倒是很乐意和方辰这样的才子交朋友。

    而现在,自己答应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太随便了?可是,不答应的话,又显得自己太小气扭捏了。

    犹豫了片刻,柳如夕最终还是给方辰留了电话。

    “可以走了。”

    萧清雪看到方辰得逞,憋了一肚子火。

    随后,方辰和萧清雪先一步下山。

    “到处沾花惹草,招蜂引蝶,无耻下流。”

    萧清雪一路碎碎念。

    这丫头,醋劲这么大,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方辰一边感叹着,一边把那写着号码的纸张丢到了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

    萧清雪以为方辰这是怕自己生气,为了哄自己才这么做的,心里又小小的开心了下。

    “奥,我记住了号码,这纸当然就没用了。”方辰说。

    “去死。”

    刚刚还有点小感动的萧清雪,瞬间暴怒,手中的包包也很不客气的砸在了方辰的身上。

    “你看你,十一位数那么长我怎么可能记得住,我这是逗你玩的,你居然还当真。那种货色,怎么能跟清雪你比呢。”

    方辰嬉皮笑脸的拉住萧清雪的手。

    萧清雪分不清这家伙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忽然,她却意识到自己入戏太深了。

    自己又不是他的女朋友,怎么可以去吃醋。这下好了,肯定被这死人发现了。

    萧清雪紧张的看来方辰一眼,发现这家伙吹着口哨,眼睛望着别处。

    难道他没发现?

    这死人,怎么这么迟钝,萧清雪气。

    忽然,她又注意到,方辰眼睛看着的那个方向,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裙子正被风吹起。

    “去死。”

    萧清雪又怒了,犹如李芷晴附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