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方辰怒怼无良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吃过饭,凌青霞递给方辰十万块钱,名曰这段时间的奖金。

    因为,她看到方辰一整天都在忽悠着萧清雪她们扎金花,都在骗钱。她估计,这家伙可能是真的缺钱了。

    “省着点花。”凌青霞叮嘱了一句,要是还像以前一样往江里扔,再多也不够他挥霍。

    “哈哈哈,好说好说,青霞你又变漂亮了。”

    白得了十万块,方辰也不吝啬几句甜言蜜语。

    第二天,方辰又回了家,因为方士宏夫妇再次上门。

    这一次,不但他们自己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七个方家亲戚。

    有一个是邱少锋的老婆,两个是方辰的姑姑和姑父,还有两个是方辰爷爷的兄弟,方辰完全不知道这种‘亲戚’到底该叫什么。

    按照老爸老妈的要求,方辰叫了一声二大爷和三大爷。

    二大爷和三大爷坐到了上席,其他人或坐沙发,或坐凳子,把客厅挤满。

    “二大爷,在座的就你的资格最老,今天你可得评评这个理。”

    方士宏最先开口。

    “这还用评吗?是个人都看得出,是他们家想赖账。当初小方子入狱,我们可是好心好意的借了六万块给他们去赔,这才判的轻了些。可是现在,你们看看,他们是怎么报恩的....”

    赵秀花比方士宏还激动,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时不时还要喝上一口水,补充那喷出去的成分。

    当初要是分点家产给自己家,老子还用的着去把人踹下楼?方辰非常不爽。

    “二大爷,要不咱们先立个规矩,今天这事,女人不准插嘴。”方辰建议道。

    “哎,你这小子什么意思,我就算是女人,也是你婶子。”

    赵秀花激动的站了起来,口水的射程又增加了不少,直接喷到了二大爷的身上。

    “秀花你先别激动,轮到你说的时候,你再开口。”

    二大爷无奈的说道。

    二大爷发话,赵秀花这才不情愿的坐下。

    “小方子,你大伯借你家钱,这事不假吧。”二大爷开口道。

    听到这家伙的语气,方辰便明白了,这家伙肯定是偏袒方士宏一家。不但是这二大爷,恐怕所有来了的人,都和方士宏是一伙的。

    因为方辰家的亲戚可不止这些人,还有两个舅舅,两个姨娘,以及一些远亲。但是,来的只有这些人,说明那些没来都是不想帮方士宏。

    但是,他们也不想得罪方士宏,干脆不参与。

    “二叔.....”

    方士云刚想开口,方辰立即抢先开口:“二大爷,当初我爷爷过世分家,我爸可什么都没分到。今个大家这么齐,是不是该重新再分一次。”

    方辰脸上带着冷笑,他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别人来找茬。既然想玩,那就奉陪到底。

    “今天说的是借钱的事,其他的不提。”方士宏连忙争辩。

    独吞家产是事实,他又何尝不知。只是方士云一向不喜欢与人争执,所以他也从来没把这个弟弟放在眼里。

    没想到的是,这个侄子进了一趟牢房,就变得这么强硬了。

    方士宏心里已经隐隐有些不安,祈祷着今天的事能够顺利解决。

    “就是,今天说的是借钱的事,其他事以后再说。”二大爷同意了方士宏的观点。

    “呵呵,那就没法谈了,不把家产分清楚,我就不聊这借钱的事。”

    方辰笑着翘起了二郎腿,反正自己有红蔷薇的股份,坐在这里也有钱。这些家伙想在这耗着,方辰乐意奉陪。

    “你小孩子别插嘴,让你爸来说。”

    方士宏察觉到方辰实在难缠,便想和方士云对峙。

    “小方都二十二岁了,哪还算小孩子。这种事,他当然也有权发表意见。”

    方士云也清楚自己的性格,容易吃亏。现在儿子有胆色,敢和这些人据理力争,他当然不会傻到去干涉。

    虽然也担心方辰会像昨天一样没有分寸,但是心底衡量一番之后,他还是选择了信任儿子。

    “唉,其实你不想聊分家的心情我是理解的,毕竟你心虚。爷爷那套房子,现在起码也值一百多万。这要是分一半给我家,那得多肉疼呀。”

    方辰笑道。

    “你想的美,那房子哪有你们的份。”

    赵秀花此时哪还顾得上自己是女人的身份,立即站起来狡辩。

    那六万块钱收不到都还是小事,要是连房子也被分去一半,那可就真的是伤筋动骨。

    “没有吗?我已经向著名律师陈培元询问过了,他说根据法律法规,完全有信心帮我家要回那一半财产。也许你们不懂法,要不我给他的号码给你们,让你们聊聊。”

    方辰胡扯着,陈培元就是李芷晴的律师,方辰虽然知道这么一号人,但完全不认识,更没聊过。

    不过方辰一点也不担心穿帮,他料定方士宏不敢去验证。即便他们真的去验证,自己让李芷晴帮个忙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赵秀花犹如五雷轰顶,一下子就懵逼了,像是失了魂一样坐回了沙发。

    她不懂法,但是她却知道,从古至今,分家产只要是儿子都有份。

    所以,她非常怕把这事闹到法庭。

    赵秀花紧张的看了看丈夫,这种时候,她已经完全没了主意。

    方士宏要稍好一些,还能保持镇定。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早就已经盖棺定论,没有再商量的可能。今天,就谈这借钱的事。”

    方士宏怒吼了一声。

    因为,他此时也是心烦意乱,他也害怕闹到法庭。现在,他唯一的手段就是耍无赖,想把这件事含糊过去。

    “二大爷,你倒是说句话呀。”方士宏气道,这个二大爷,可是他花了代价请过来的。

    “小方子,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就没必要闹到法院了。咱家内部解决就行,家丑不可外扬。”

    二大爷无奈的开口,同时心里也有种不妙的感觉。

    原本以为,只是来帮讨债。这种天经地义的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结果,现在居然扯到了以前分家产的问题上,方士宏还不占理。这下,事情可就变得麻烦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