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东忽西悠只为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子,这下你死定了。”

    该轮到自己嚣张了,袁崇喜感觉自己终于是媳妇熬成婆,热泪盈眶中带着些狰狞。

    但是,他这种感觉还没持续到一秒,就被方辰的拳脚打断。

    靠,这家伙,难道还看不清形势吗?待会看我怎么加倍偿还。

    琛哥等人终于赶到,袁崇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跑到琛哥面前,然后指着方辰大骂道:“就是那个混蛋,琛哥帮我干死他。”

    正当袁崇喜兴高采烈的时候,脑袋上却又挨了一巴掌。

    这一次,打他的不是方辰,而是他叫来的琛哥。

    “琛哥,你干嘛打我?”袁崇喜一脸茫然。

    打你?杀你的心我都有了。

    杜琛心里把袁崇喜给骂了个半死,原本还以为只是来教训个普通市民,没想到,遇到的却是方辰。

    教训方辰,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吗?

    杜琛原先也是三水监狱的,在里面没少被方辰‘照顾’,对方辰早就已经是敬畏神灵。而现在,自己居然被叫来教训神灵。

    “小琛子,蛮威风的嘛。”方辰打了声招呼。

    他们四五辆摩托,**个人,手里还拿着铁棍,乍一看,还是挺吓人的。

    “我靠,你敢这样叫琛哥....”

    话还没说完,袁崇喜又被扇了一巴掌。

    “方哥,我真不知道是您老人家。”

    气势汹汹的打了袁崇喜,转眼立马又变了笑眯眯,对方辰讨好道。

    “照你的意思,如果不是我,你就可以欺负了是不是?在里面我是怎么教育你们的?”方辰问。

    杜琛一阵无语。

    在监狱里,方辰经常一边欺负着他们,然后教育他们不要去欺负别人。

    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杜琛又是一阵后怕。

    “方哥,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呀,我也没其他特长,就靠这个吃饭。不过,我已经听您的吩咐,很少砍人,最多吓唬一下。”

    看到杜琛那唯唯诺诺的样子,袁崇喜这才明白,自己似乎是招惹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连杜琛都要畏惧三分。

    完了。

    袁崇喜心如死灰,不知所措。

    “真拿你们没办法,那今天的事,你打算怎么解决?”方辰无权去干涉杜琛他们的人生,也懒得去理会。

    “这个好办,一切交给我们,方哥您就放心吧。”杜琛一把搂住袁崇喜的脑袋,把袁崇喜的脸都给夹变形。

    “那就交给你了,下手别太重,最多卸他一两条胳膊就行了。”

    袁崇喜闻言瞬间陷入了昏厥,卸两条胳膊,那还叫不重?真要是这样,那自己可就彻底成为一个废人了。

    “方老大饶命呀,方老大饶命。”

    稍微回过点神的袁崇喜,连忙呼救。

    可惜,方辰已经坐车离去。

    “琛哥,你该不会真的要卸我两条手臂吧,这可使不得呀。”袁崇喜颤抖着双腿。

    “瞧你那怂样,放心吧,最多揍你一顿。”

    杜琛鄙视道,他可是很清楚,虽然方辰嘴上非常狠,但实际下起手来,却是非常有分寸,绝不可能去卸别人的胳膊。

    说人家怂,大哥刚刚你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他的手下,很想吐槽一句。

    方辰回到了别墅,琢磨着应该再赚点钱,趁早把方士宏和舅舅的那一点钱给还清。

    “吴霜,要新歌不?给你打九点九折。”方辰首先想到的是吴霜。

    九点九折,那还不如别打呢。再说,自己现在暂时也不需要新歌,就这几首,就够出一张专辑了。

    所以,吴霜谢绝了方辰的‘好意’。

    “编辑大大,能不能把下下下个月,也就是明年的稿费提前发给我。”方辰有点难为情的问道。

    电话另一端的林大越,再一次从椅子上摔下去。

    当编辑这么多年了,林大越什么大神作者都见过,就是没见过像方辰这么死要钱的大神。

    “这个真不行,哪怕你用太监来威胁也不行。已经给你破例了一次坏了规矩,你还想再来一次。”

    林大越无比坚决的拒绝了这个无理的要求,方辰只能无奈的挂了电话。

    他,该不会真的太监吧。

    见到方辰一言不合就挂电话,林大越心里又是咯噔一下,陷入了无限的焦虑。得到川观,到底是福是祸?这个他已经无法判断。

    “崔哥,请个假,咱们去赌场嗨一嗨。”

    “不去,青霞已经警告我了,不准我再去赌场。”崔永林拒绝。

    这么怕女人,没前途了这家伙。

    方辰鄙视一番,然后找到了李芷晴。“工作累了吧,来玩两把扎金花怎么样。”

    “一边凉快去,正忙着呢。”

    李芷晴装模作样的画着草图,她倒是想玩两把扎金花,可是她也知道,眼前这家伙,可是赢过一百多万的人。

    和他玩,肯定又要被骗去不少钱。

    连李芷晴都变聪明了,这世道想捞点钱也太难了吧。

    方辰叹了口气,忽然,他看到李芷晴画的服装草图,顿时又是眼珠子一转。

    “忙什么,就忙着鬼画图?”

    方辰拿起这草图,将其贬的一钱不值。

    鬼画图?

    李芷晴顿时就怒了,要是在其他方便被鄙视,她还没办法反驳。可是在自己唯一擅长的领域,也被这样鄙视,这就不能忍了。

    “怎么,说你还服气?随便找个人,画的也比你好。也不用随便找别人,就我也比你画的好。”

    成功勾起了李芷晴的怒气,方辰心里嘿嘿一笑。

    “你?噗......”

    李芷晴直接笑喷了,她觉得方辰是吹牛吹习惯了,竟然这样大言不惭。

    “你不信?那好,咱们来比一比,赌个几万块钱怎么样。”方辰说。

    一听到要赌钱,李芷晴立马警觉了一下。不过想到自己不可能会输,李芷晴顿时又放松了警惕。

    “行呀,不过我赢了不要你的钱,只要你写一篇失败宣言,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行。”

    李芷晴露出了坏笑,到时候把那失败宣言裱起来,装入相框,放在桌子上时常看一看,那得多么赏心悦目呀。

    方辰也跟着露出了坏笑,几万块又到手了。反正这死丫头没打算给自己发工资,骗她几万块就纯当作是自己的工资了。

    两人约定了同画凌青霞的画像,并且以匿名的形式交给凌青霞做评判。

    “虽然不知道你今天抽什么风,不过这次你死定了。”李芷晴笑道。

    “呵呵,你见我什么时候吃过亏。”方辰跟着笑。

    两人各自取了画纸,开始画凌青霞工作时的样子。

    这一次,李芷晴很用心,比大学时交毕业作业时还要用心。很快,一副素描完成,凌青霞那副干练的样子,跃然于纸上。

    赢定了。

    李芷晴满心欢喜的找到了方辰,“画好没,没有的话,本小姐可以再让你三分钟。”

    方辰也不和她逞口舌,直接挥了挥手中的画纸。

    这么快,一定是乱画的。

    李芷晴不屑的接过画纸,然后就傻眼了。

    她对画画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造诣,对画的好坏,自然也是看的出。

    方辰这素描,她只是看了一眼,就可以确定水平决不在自己之下。再仔细一看,就可以确定,确实要比自己水平更高一些。

    毕竟,自己画的只是样子像。而方辰画的,却是神态像。两者的之间的差距,看起来很小,实际上却是很大。

    这混蛋,什么时候连画画也会了?

    李芷晴直接无语,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怎么样,还要不要交给青霞评判。干脆,你给我几万块钱,这事就这么算了,免得被大家知道了你画技不如我。”

    方辰嘚瑟道。

    “你少自恋了,你凭什么说你画的就更好,你有什么证据?”李芷晴嘴上还是不肯认输。

    证据?画的好坏,哪有什么证据可言。

    既然这死丫头有耍赖的嫌疑,方辰便毫不留情面的把两张画交给了凌青霞。

    “这是干嘛?”凌青霞疑惑道。

    听完方辰的解释,她皱了皱眉。

    这两个家伙不专心工作,净玩些这种无聊的事。不过,她也懒得去多说什么。李芷晴,她不指望。方辰,她觉得自己也未必说的动。

    仔细看了看那两张画,凌青霞心里也是小吃一惊。因为不管是哪一副,水平都很不错。

    方辰这厮,连画画也这么厉害?凌青霞和李芷晴一样无语。

    稍微多看了几眼,凌青霞已经判断出了其中一副的水平要更加高一些。

    这幅,是谁画的呢?

    凌青霞看了方辰和李芷晴一眼,发现方辰信心满满,而李芷晴的神情中,却是透着一股忐忑。

    好嘛,这下不用猜了,凌青霞也知道这肯定是方辰画的了。

    看到李芷晴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凌青霞开口道:“这两幅都不错,算你们平手了。”

    耶,李芷晴大喜。

    日,方辰大怒。

    这太黑暗了,太不公平了。

    “青霞,你这可破坏了你在我心中那刚正不阿的高大形象,太偏心了。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这能是平手?或者我来摸摸你的良心,看你说这话时,良心会不会痛。”

    方辰抗议道。

    “既然信不过我,干嘛要找我做裁判,抗议无效。”凌青霞盖棺定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