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都被硬东西顶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歌声第三季,一匹黑马横空出世。吴霜凭借受伤的女人和女人花的完美发挥,拿下了这个歌唱界极具分量的冠军。

    吴霜很开心,还有个人比她更开心。

    方辰朝李芷晴勾了勾手指。

    “真的要我整理房间呀,我不会呀。”

    李芷晴不情不愿的跟着方辰到了房间里,看到方辰那凌乱的桌子和被褥,头皮发麻。

    平时她都是和萧清雪一起睡,整理房间也都一直是萧清雪负责,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才能。

    “不会可以学嘛。”

    方辰笑呵呵的坐到椅子上开始指挥、刁难还有嘲讽。

    “你这是折被子还是揉面团?”

    “衣服挂反了,你正反不分呀。”

    “别看了,内裤是昨天换的,等下记得拿起洗。”

    翻身做主人,方辰那是要多嘚瑟有多嘚瑟。李芷晴好不容易整理完,方辰直接一句不合格,同时挑出无数毛病。全盘否定。

    李芷晴一开始还耐心的准备忍过去,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之后,她终于忍无可忍,把手中的内裤甩到方辰身上。

    “还有完没完呀,你这是故意的吧。”李芷晴气道。

    “故意也是因为你没用,要是你整理的好,我挑不出毛病,想故意也没借口。你看看你的成果,扪心自问,你觉得及格吗?”

    方辰嘲讽道。

    “人家从小都没干过这些事嘛。”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其他才能也就罢了,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这栋别墅里,就属你最废材了。”

    方辰继续嘚瑟着,只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嘚瑟过头了。

    只见李芷晴撇着嘴,眼泪都快流出了来。

    其实李芷晴也清楚,自己从小娇生惯养,别人表面上看的起自己,其实心里都觉得自己没用。

    以前没人指出来,她倒是可以当做不知道,得过且过。现在被方辰这张毫无遮拦的毒嘴全盘指出,直接撕开了她的伪装,让她既羞愧又委屈。

    “额,那个,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其实你第一次整理房间,这已经算很不错了,我第一次做的更加差劲。”

    方辰连忙挽救,好歹对方也是自己的老板呀,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用不着你说些假话来安慰我,我知道我没用。”

    方辰不安慰还好,一安慰李芷晴更加受不了,直接就哭了起来。方辰差点喷出口老血,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哭。

    这李芷晴一哭,他瞬间慌了阵脚。万一被凌青霞她们听到,那还不被众人打死。

    “哎呦我滴小祖宗,你别哭呀。谁说你没用,说你没用的人一定极度无耻下流,毫无风度,而且一点也不帅。”

    方辰连忙起身到李芷晴面前安慰,李芷晴哭的正伤心,顺势就靠在了方辰的肩膀上,准备哭个够。

    我滴娘呀,早知道就不要招惹这傻妞了。

    方辰后悔不已,不过,当李芷晴靠在自己身上,闻到她身上的香味时,后悔又立马变成了暗自庆幸。

    “乖,不哭,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

    方辰一边安慰着,一边把手放到了她的后脑勺上,顺势滑下去。先是头发,然后是背,最后到了臀部。

    真是滑呀。

    方辰眯上了眼,右手在李芷晴臀部做着无规则运动。慢慢的,小方辰非常沉不住气的开始兴奋。

    “你身上带了什么武器,硬硬的顶着我。”

    哭了一会儿,李芷晴也差不多发泄完了,同时注意到了方辰的异常。

    “哦,没什么,男人身上带点硬硬的武器很正常。感觉好点了没,想哭就继续,我的肩膀属于你。”

    方辰已然沉醉,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也被一根硬硬的东西顶住了。

    瞬间,方辰脸色变得惨白。他想起一个段子,说是某男子钓到一个极品美女,脱、光了准备上床,结果发现对方的家伙比自己还大。

    她该不会也是?方辰一阵恶寒,但又立即摇了摇头,这绝不可能。从平时的表现来看,她不可能是那种带把的人。

    “你身上带的硬硬的东西是什么?”方辰问。

    “你自己看喽。”李芷晴冷笑。

    方辰低头一看,看到了李芷晴的专属电棍,顿时脸色再次惨白。这特么可是五万伏的电棍,虽然不致死,但口吐白沫是少不了的。

    “老板,漂亮的女孩子不应该玩这种危险的东西,我帮你收起来好吗?”

    方辰松开了手,一脸真诚的看着李芷晴。

    “刚刚是谁说我没用的。”

    “谁?哪个王八蛋胡说八道,老板你是一个明明可以靠脸蛋,却偏偏靠才华吃饭的奇女子。说你没用的人一定是瞎了眼,烂嘴巴,坏心肠.....”

    识时务者为俊杰,方辰骂起自己来,比骂别人都狠。

    噗呲。

    李芷晴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像只得胜公鸡,趾高气扬。

    两人的交锋中,她还是第一次取得这么大的优势。这让她茅塞顿开,感觉发现了方辰的弱点。

    “哼,这次姑奶奶先饶了你,以后给我机灵点。”

    李芷晴大笑着出了房间,方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被傻妞将了一军,方辰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心里琢磨着想个办法找回场子。

    第二天,方辰早早的起了床,偷到了李芷晴的电棍,剪断了里面的电线,然后重新装好放回原处。

    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直是方辰的原则。

    起了床,方辰也不打算继续睡了,便开车出门准备去买点早餐回来。

    离别墅两公里处就有个繁华的市集,他们的早餐,一般都是来这里买,偶尔也会自己做。

    先是自己吃饱,然后再给她们几个打包。

    回到别墅门口时,那些懒妞还没起床,方辰只能自己下车去开大门。

    这时,四个流里流气的混混提着砍刀走向方辰。

    “你们想干什么?”

    方辰紧张的背靠着大门,任凭他潇洒英俊,高大威猛,器宇不凡,遇到这种情况也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干什么,当然是要你的命了。”

    带头的混混脸上有道很长的伤疤,一看就像是个狠角色。

    其他人见到方辰的怂样,纷纷大笑起来。嘲笑别人的懦弱,混混都有这种爱好。

    “小子,有人买你的小命,怪不得哥哥辣手。你死前有什么心愿可以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满足你。”

    刀疤男笑着装了一波逼,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感觉超帅。

    “我刚买好早餐,能不能让我吃完再死呀,不然浪费怪可惜的。”

    方辰‘弱弱’的说道,其实意念已经在神秘商店里挑选枪支。

    “神经病,死到临头还怕浪费一点早餐。对不起,你这要求恕我不能满足。”

    刀疤男吐槽道。

    “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你们还是不是人呐,别逼我杀人。”

    方辰大骂一声,‘拔出’手枪就指着刀疤男。

    枪?

    刀疤男顿时两腿一软,他虽然也和人械斗过,但最多也就拿刀而已。枪和刀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是伤人武器,一个杀人武器。

    被枪指着的压力,非常大。天知道对方会不会手抖一下扣动扳机,又或者情绪一激动就扣动扳机。

    这家伙,怎么还会有枪呀,华夏不是严禁枪支嘛,这家伙居然无视法律,真是可恶。

    刀疤男额头冒着大汗,暗道倒霉。

    “大哥冷静点,你千万冷静点。”

    方辰还没要求什么,刀疤男自己先把刀丢到了地上。

    老大都这么干脆,其他三个小弟自然也是跟着这样做。

    “刚刚笑的很开心是吧,现在给我哭,哭到我满意为止。”

    轮到自己嘚瑟,方辰顿时又恢复了那副高大威猛,器宇轩昂,英俊潇洒的模样。

    哭?

    刀疤男这时倒是真的想哭,可越是想哭,他就越紧张,就越哭不出眼泪。只有哭声,没有眼泪,样子丑到不堪入目。

    “眼泪呢?你们这是在哭还是在嚎叫?再看不到眼泪我就开枪了。”

    方辰凶神恶煞般怒吼着,刀疤男等人的胆子都被吓破了。

    要是对方要求自己跪下磕头求饶之类的,刀疤男还不至于这么怕。偏偏对方什么要求都没有,就是要自己哭。

    琢磨不透方辰的想法,刀疤男心里没底呀。时刻都处在生死边缘,这种滋味很可怕的。

    这不,一个心理素质偏弱的小弟终于扛不住了,发自内心的哭叫起来。

    他还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见黑社会威风,一时冲动才加入的。哪知道第一次出来欺负人,就被人用枪指着,生死未卜。

    这一刻,他是真真正正的后悔了。如果这次能活下来,自己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方辰被这家伙的样子吓了一跳,有点内疚,感觉自己有些过分了。

    “你们说,是谁买我的命,说出来我就放你们离开。”

    方辰放弃了继续玩弄他们的打算。

    “是王铁骏,是王铁骏那个王八蛋。”

    刀疤男毫不犹豫的出卖了雇主,换做以前,他还真不至于这么没骨气。只怪刚刚方辰那无法预测的行为举止让人太慌张,刀疤男早就乱了分寸。

    “我日他娘的,我没去找他报仇,这家伙居然先找上我。”

    方辰这个气呀,懊恼着自己太善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