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多个朋友多条路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韵达房产,华夏知名的房产开发商。

    一大早,李芷晴她们就到了西山售楼部。

    “拿着包包。”

    李芷晴把方辰当着下人来使用,想不出整治方辰的办法,她只能用这种小伎俩出出气。

    “李小姐,萧小姐,欢迎欢迎。”

    售楼部的经理闫文清笑呵呵的亲自接待了李芷晴,这可是南海有名的肥羊,生意人的最爱。看到李芷晴过来,闫文清就像是看到了钱在向自己招手。

    “规矩,懂不懂?贵客,咖啡。”

    李芷晴才刚坐下,闫文清就训斥着助手小红。很快,三杯咖啡就端到了她们面前,招待十分周到。

    方辰从小到大还没喝过咖啡,加上这又是免费的,便不客气的伸出了手。

    可是,闫文清的手比他快了一点点,提前端起了方辰面前的咖啡,自己抿了一口。

    闫文清早就看出来了,方辰只是李芷晴的一个跟班,自然也不会去在乎方辰的面子。

    这......

    方辰不由一阵恼怒,这种被鄙视的感觉,没有谁会喜欢。要不是考虑到会坏李芷晴的事,方辰恨不得马上教训下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可怜方辰还在替李芷晴着想,而李芷晴见到方辰吃瘪,却是笑意盈盈。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接下来闫文清便把重心放在了忽悠李芷晴上面,苦口婆心的介绍着。很快,胸大无脑的李芷晴便兴冲冲的跟着闫文清上楼去看房子了。

    闫文清心里偷乐,这一笔生意要是谈成了,光提成就有一万多。

    “李小姐,喜欢吗?这可是正宗的坐北朝南,冬暖夏凉。这种风水宝地,一个月的租金才五万块,我自己都想租下来了......”

    闫文清滔滔不绝的吹嘘着。

    “不对吧,北面的写字楼那么高,冬天这里晒的到太阳?南面又一马平川没点遮挡,一到夏天,空调都救不了这层楼。”

    方辰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毕竟是在给李芷晴打工,方辰也不想老板被忽悠的太惨。

    “是吗?”

    李芷晴对这一方面完全不懂。

    “规矩,懂不懂?老板之间的谈话,哪轮的到你一个司机插话。”

    闫文清鄙视道。

    看到方辰又被鄙视,李芷晴很开心,竟然完全不在意方辰刚刚提出的问题,饶有兴致的看着方辰吃瘪。

    至此,方辰对李芷晴彻底死心。这是一个神仙都救不了的肥羊,只能任由她去被人宰割了。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钱,方辰懒得再去操心。

    好在,这次李芷晴不是单独来的。她没有把方辰的话听进去,萧清雪倒是仔细看了看,并确认了方辰是对的。

    “闫经理,这里的确不是冬暖夏凉,五万块一个月太贵了。”萧清雪据理力争。

    此时,闫文清已经把方辰给记恨上了。要不是方辰多嘴,这次的生意基本上已经是十拿九稳。

    而现在,自己还得多费些口舌。

    “萧小姐,这你就不懂了吧......”

    能干到销售经理,闫文清肚子里还是有些墨水的,吧唧吧唧的一堆歪理讲的头头是道。至少,李芷晴已经被说服。

    “你还站在这干嘛,你跟着老板做什么,还不去下面把咖啡端上来?你一个跟班的,就该干点跟班的事。规矩,懂不懂?”

    闫文清怕方辰坏事,随便找了个借口将其支开。他是看准了李芷晴对方辰的态度,所以敢这么嚣张。

    一而再,再而三被针对,方辰已经不想再忍了。泥人尚且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人。

    方辰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不满,只是默默的下了楼去端咖啡。同时,他在神秘商店里花了一百块买了颗‘速效泻药’放到咖啡里。

    咖啡端到了闫文清他们面前,闫文清刚刚滔滔不绝的讲了一大堆,正好有些渴,便接过了方辰手中的咖啡。

    “这才像话嘛,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识时务,懂规矩,不然一辈子都只能干司机。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闫文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训斥着方辰。

    见他把咖啡喝下,原本还挺不爽的方辰瞬间乐开了花。“闫经理,司机怎么了,有必要这么瞧不起我吗?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万一你有求于我.....”

    “笑话,我会有求于你,你可以走了,别再这碍事。”

    自己一个高级经理,会需要求一个司机?闫文清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无药可救,方辰默默的退下。

    “闫经理,你有些过分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公司的人。”萧清雪有些看不下去,警告了一句。

    闫文清闻言有些不屑,正准备反驳几句,忽然感觉到肚子有些不舒服。

    怎么回事?

    闫文清有些疑惑,不过肚子越来越闹腾,已经有憋不住的趋势。

    “小红你先陪着两位女士,我马上回来。”

    闫文清说着跑向了卫生间,冲进了‘男厕所’。

    这时,方辰从真正的男厕所里出来,把男女的标识再次换回来。然后倚在墙上,准备看戏。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这层楼还没完全租出去,在这里办公的人不多。

    所以,上厕所的人也少。

    过了半响,闫文清已经暂时解决,露出一脸的满足。虽然拉肚子很烦,但是释放的那一刻,感觉还是挺爽的。

    还在陶醉的闫文清把手伸向了手纸箱,然后瞬间变色。

    怎么会没手纸?这么高档的写字楼,怎么还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闫文清一边咒骂着保洁员,一边掏出了手机,准备求救。

    但是,就在这时,闫文清听到了两个女生的谈话。

    “.......”

    我进了女厕所?

    闫文清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下闫文清是死的心都有了。

    原本还可以找男同事求救,可是现在,要是被人知道自己进了女厕所,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闫文清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自己已经在厕所浪费很多时间了,再不及时出去,那对李芷晴她们来说就是一种怠慢。

    像李芷晴那种有钱人,可以占她们的便宜,但绝不能怠慢她们。

    束手无策的闫文清,甚至想要厚着脸皮向门外的两个女生求救。但是,一想到后果,闫文清又陷入了无穷无尽的犹豫中。

    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准备宁愿不要脸也要尽快离开厕所时,那两个女生却已经完事离开。

    闫文清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胸口,像是准备要吐血一样。

    “闫经理,闫经理你在哪,李老板找你呢。”

    这个时候,方辰在外面装模作样的喊着。

    “我在这,我在这,小司机你快过来。”

    闫文清如释重负,像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一样。

    “闫经理,你干嘛进女厕所?”

    方辰打开了厕所门,露出一副嫌弃的样子。

    “废话少说,快去弄点手纸给我。”

    看到方辰那表情,闫文清不由的一阵怒火中烧。我像变态吗?虽然我有时是有点变态,可我隐藏的很好呀。

    “规矩,懂不懂?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方辰鄙视道。

    闫文清闻言一个机灵,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平时要让一个司机给自己拿手纸,这太简单了。

    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家伙自己刚刚羞辱过,他心里肯定有气呀。

    “呵呵,年轻人,刚刚我的态度是有些不好。不过作为一个男人,心胸应该宽广些嘛。多个朋友多条路,交个朋友吧。”

    识时务者为俊杰,闫文清嘴上服了软,心里骂了一句王八羔子。

    虽然闫文清觉得他的态度已经很谦卑,可是在方辰眼里还远远不够。连句对不起都不肯说,只是承认下态度有些不好就想搞定?没这么便宜的事。

    方辰也不多说什么废话,只是冷笑着看着闫文清。反正,他不急,急的是闫文清。

    看着方辰那表情,闫文清又懂了,懂了方辰的意思。

    形势比人强,哪怕闫文清从来都不把一个司机放在眼里,但是这一刻,他还是屈服了。“哥,刚刚对不起,我求你给我几张纸巾行不?”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看在你可怜的份上,我本着慈悲为怀的原则,就帮你这一次。”

    方辰说着拿出了一包纸巾,闫文清顿时眉开眼笑的伸手去接。

    “你干嘛?规矩,懂不懂?这可是我从地摊上花五百块钱买来的高档货,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免费给你吧。”

    那一颗速效泻药花了方辰一百块,方辰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掏腰包的。

    擦。

    闫文清瞬间明白了,这是敲诈,打劫,勒索呀。

    五百块,这是自己一天的工资了,闫文清有些舍不得。

    可是,相比起这五百块钱,闫文清更加不想丢人出洋相。

    狗、日的,等我出去了再收拾你。

    闫文清一边心里骂娘,一边掏出了钱包,拿出五张百元大钞。

    愉快的交易完成,方辰功成身退。

    擦完屁股的闫文清松了口气,真准备离开,却撞上了一个刚进厕所的女生。

    “啊。”

    尖叫声响起,闫文清像是做贼被发现一样,跑的跟狗一样快。

    回到楼房里,闫文清却没看到李芷晴她们。

    “李小姐呢?”闫文清连忙询问。

    “刚刚方先生过来,说你在拉肚子,李小姐她们就先告辞了。”小红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因为她已经看到,闫文清脸上那一副想杀人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