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傻妞遇上奸险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晚上,一家团聚的喜悦,暂时把困境忘却,一家都笑的开开心心。

    不过,很快方雨萌就犯了愁,因为家里只有两个房间。父母那间还稍大些,自己这间却是小的像仓库,只有一张小床,还堆满了杂物。

    就算自己不介意和哥哥一起睡,这小床恐怕也不够大。

    “哥,你过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挤得下。”除了和自己睡,方雨萌也想不出第二个方案。

    “傻丫头,你都是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怎么还这么随便。我当然是去公园将就一晚了,怎么能和你挤。”

    方辰轻轻的拍了拍妹妹的后脑勺,这是他以前最喜欢的动作。

    “还拍,会拍傻的。公园也太不安全了,怎么能过夜。我和你是亲兄妹,挤就挤了,还怕什么。”

    “危险看到我都会绕路走的。”方辰不由分说的出了门。

    来到公园,方辰随便找了张椅子躺下,也不挑剔。

    另一端,谢云飞在派出所无奈的承认了部分罪行,还被查出一些前科,被处以七天的拘留,关入了三水监狱。

    被老狱犯一顿‘调教’之后,谢云飞拜了大哥,这才免受折磨。

    在和狱友互谈心事遭遇时,谢云飞道出了自己入狱的缘由,是被一个叫方辰的混蛋给陷害了。

    “方辰,长什么样?”老狱犯急忙问。

    “小光头,二十三四的样子,好像也是刚从号子里出去的。妈的敢陷害我,出去看我不弄死他。”

    谢云飞吹起了牛逼。

    “我了解了,峰哥,这小子说要弄死方老大。”老狱犯找到了这里的大哥,将事情说了一遍。

    “这还用报告吗?冒犯了方哥,如果我们不教训,万一以后方哥回来说我们不尽心,那大家都得玩完。”

    峰哥非常果断的做出了决定,其他人闻言也是连连点头。

    很快,三水监狱里又传出了一阵哀嚎。

    可怜的谢云飞,这时才明白自己招惹到了什么人。认错求饶是必须的,该挨的打,那也是一点也没少。

    雄州公园。

    “清雪,咱们一起来开公司,做出点业绩来让那些老头子刮目相看怎么样。”

    萧清雪和闺蜜李芷晴一起来公园散心,一起商量着离家出走后的打算。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

    “那有什么关系,凭咱俩的美貌,往谈判桌上那么一座,订单还不哗啦啦的涌过来。”

    李芷晴满不在乎的说道。

    “咦,那个人我认识。”

    这时,萧清雪却是注意到了躺在长椅上的方辰。

    “是谁,该不会是你的小情人吧,哼哼哼。”李芷晴立马做好了八卦的准备。

    “情你个头,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在车上吓唬我的那个。”

    “就是那个家伙,岂有此理,你放心,包给我了,看我怎么教训他。”

    李芷晴卷起袖子,大有一番去和方辰干架的意思。

    “算了,其实他人不是特别坏。”萧清雪连忙阻止。

    “哦,我明白了,你看上他了。”李芷晴坏笑道。

    “怎么可能,你胡说什么。”

    萧清雪无语,这个闺蜜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调戏捉弄自己。

    “我不信,除非你和我一起去整他,否则就是你看上他了。”

    “我说了没有,整就整,谁怕谁呀。”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萧清雪无奈的上了贼船。

    “那好,那我们两个就组成雌雌双煞,让这小子知道我们的厉害。”

    李芷晴虽然也二十了,但骨子里还是个熊孩子,只顾好玩,根本不会去考虑太多。

    “该怎么整?”萧清雪问。

    “嘿嘿嘿......”

    李芷晴托着下巴坏笑着,脑子里开始幻想着各种整人办法以及方辰求饶膜拜自己的场面。

    “咱们先去弄两大袋子水,把他全身弄湿,然后再假装道歉带他会家换衣服,然后拍下他的裸、照,上传到网上,然后看着他求我们删照片,嘿嘿嘿。”

    李芷晴得意洋洋,但是萧清雪总有种不妙的感觉,觉得这个计划似乎欠缺了些什么。不过,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李芷晴说了算,萧清雪只能跟着上。

    两人去到超市,买了两个大袋子,装满了自来水,再拿绳子绑好,用胶布粘牢。干完这些,两人就已经是气喘吁吁。

    “比想象中的稍微艰难了点,不过一切都在本小姐的掌控之中。”李芷晴得意的笑了笑,和萧清雪一人一个袋子走向方辰。

    方辰此时根本还没睡着,只是眯着眼睛在想明天找工作的事。

    看到两个女孩子提着两袋子水朝自己走过来,其中还有一个是白天遇到的萧清雪,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想整我,好歹也从我背后过来呀,正面走过来算怎么回事?方辰表示无语。

    “准备,1....”李芷晴和萧清雪举起了水袋,准备狠狠的砸下去。

    “你好,这么巧啊,你们这是做什么?”

    方辰突然坐了起来打招呼。

    “额......这个......清雪你说。”

    词穷的李芷晴,毫不犹豫把难题丢给了萧清雪。萧清雪更是支支吾吾,看到方辰这么有礼貌的打招呼,她更加后悔来整人。

    这该怎么解释呀,愁煞人了。

    “不要把水举那么高,水袋很容易破的。”

    方辰‘好心’的劝说着,同时手里两块特制刀片悄悄的甩了出去。方辰现在虽然还没有武功,但是各种小把戏却精通不少。

    那塑料袋本来就很脆弱,被这刀片轻轻一划,瞬间就裂出一道口子,里面的水‘哗’的一声,全部浇到了两女的头上,将她们两个浇成了落汤鸡。

    李芷晴和萧清雪对视着,从对方的眼里都看到了茫然。

    怎么会这样呢?这和计划中的也相差太远了吧,说好的砸他、换衣、裸、照呢,怎么在第一步就搞砸了。

    “该怎么办?”萧清雪小声问,她已经完全没了主意。

    李芷晴灵机一动,使劲的扯了扯萧清雪衣服,然后又扯烂了自己的。

    “你干嘛?”看着闺蜜发疯,萧清雪焦急万分。

    “救命呀,非礼啊......”

    李芷晴忽然扯开嗓门大喊,喊完还颇为得意。

    萧清雪立即明白了闺蜜的意思,这是要污蔑方辰呀。她本是不想玩的这么过火,可是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配合下去。

    “美女,你这样光扯衣袖太假了,非礼一般都是非礼胸或者屁股,让我来帮你扯像点。”

    方辰说着把手放到了李芷晴的胸前,肆无忌惮的摸了一把。他是出了名的不肯吃亏,这都要被污蔑成色狼了,怎么滴也得先占点便宜再说,否则也太对不起色狼这两个字。

    好大,一只手完全覆盖不了。

    “无耻。”

    一开始李芷晴还真以为方辰要来帮自己扯像点,直到胸部被摸,她才如梦初醒,一巴掌向方辰甩过去。

    早有防备的方辰,不急不缓的躲掉。

    远处听到呼救的游人陆续过来,李芷晴也放弃了自己动手打算。

    “大家救救我,这个色狼不但拿水泼我们,还要非礼我们。”李芷晴哭诉着,演技略显浮夸。

    只不过晚上灯光本来就暗,游人又义愤填膺,倒是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假演技。

    “我最恨的就是色狼了。”

    “一起上,打死他。”

    “芷晴,会不会出事呀。”

    萧清雪扯了扯李芷晴的手臂,心里很担忧。

    “大家等一等,先听我说一句再打我也不迟。”方辰大喊一声。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诸位,如果我真非礼了她们,你们打死我我都不会还手。但是,我可以证明,我绝对没有非礼她们。”

    方辰说的信誓旦旦。

    “想耍花样,那你就证明给我们看看。要是证明不了,我们就先揍你一顿再送公安局。”

    哼,你死定了。

    李芷晴很嘚瑟,她不相信方辰能有什么证据。

    “诸位请看。”

    方辰拿出一份病历,上面记录着方辰性无能的病史以及睾、丸切除手术。上面还有大医院的盖章,非常逼真。

    更何况,也没人会吃饱了饭没事伪造一份这样的病历随身携带。

    “我天生就有生理缺陷,不能人道,对男女之事更是没有半点反应。可怜我耗尽了家产求医,也没半点起色。如今我已经沦落到了露宿街头,刚刚我向这两位小姐乞讨点钱去买面包吃,没想到吓到了这两位小姐,真是对不住了,呜呜呜......”

    方辰越说越入戏,说到最后已经是嚎啕大哭。

    “真是好可怜。”

    “幸好没动手,差点打了残疾人。”

    “小兄弟对不起,这点钱你拿起买面包吃,千万别饿着了。”

    方辰演的太真,其他人早已经相信。不止那些游人,李芷晴在仔细检查过那病历之后,也都相信了方辰的话,后悔不已。

    残疾人心理一般都很脆弱,万一自己害的对方想不开,那可就造孽了。

    此时,也就萧清雪心里还有怀疑,毕竟,她亲眼见识过方辰耍那个碰瓷青年。

    “谢谢各位,这钱我真的不能收,只要大家明白我是被冤枉的就行。我这人自尊心强,接受不了施舍,情愿去工地搬砖背水泥。”

    方辰一边哭着一边接过那个好心人的钞票,同时述说着自己的坚强。

    “小兄弟,这哪是施舍,这是道歉,为我们刚刚误会你所道歉。”

    又有人掏出了钱包,少的有几十,多的有两三百。不过,这次方辰却是真的不肯再收了。虽然贪财,但方辰不会去获取那些不义之财。

    一时间,众人都被方辰的‘坚强’感动。

    “妹子,人家是可怜人,刚刚不小心吓到你你就别计较了。”

    “就是,人家这么可怜,你们怎么还忍心冤枉人家呢。”

    “最毒美人心,长得这么漂亮,心肠一定很毒的。”

    众人七嘴八舌,语气越来越重,到最后甚至开始怀疑李芷晴她们的人品了。

    李芷晴理亏不敢反驳,同时,她自己也挺内疚的。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的情况,刚刚我.....我确实是被吓坏了。要不我现在带你去吃点东西,给你找个地方住吧。”

    李芷晴带着歉意建议道。

    “谢谢,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不会怪你的,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呜呜呜.....”

    方辰搂住了李芷晴,脑袋埋在她胸脯上嚎啕大哭,时不时还蹭一蹭。

    又大又软,要不是怕暴露,方辰差点忍不住吐出舌头舔一舔。

    场面感人,结局皆大欢喜,游人也纷纷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