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最爱有礼送上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这么说,是准备动手喽?”方辰笑道。

    “是又怎么样,怕了?”谢云飞抖了抖身上的肥肉。

    “怕你?你以为你打赢我一样,我站着不动让你一拳都可以。”

    方辰比划了一个中指,纹几个纹身还就以为自己牛逼了,也不去三水监狱里打听打听,那些纹的跟斑马一样的黑社会大佬,见了自己也得躲到百步以外。

    “妈的跟我装逼,你说的不动哦,我就先给你一拳。”

    看到方辰似乎也是从号子里出来的,谢云飞也没了欺负普通人时的那份胆气。听到方辰要让自己一拳,谢云飞心里感叹了一句傻、逼。

    说完,谢云飞一拳朝方辰的肚子打去。

    “不要。”方雨萌大叫。

    方辰看准了对方是要打自己的肚子,意念一动,一条带刺的甲胄就出现在了衣服里。

    “哎哟。”

    谢云飞一声哀嚎,看到血淋淋的手指,百思不得其解。

    “不好意思,忘了自己肚子上戴了甲胄。”方辰笑呵呵的掀起了衣服。

    “敢阴我?”

    谢云飞愤怒的一脚朝方辰的胯、下踢过去,极其狠毒。

    “哎哟。”

    一声比刚刚更加凄惨的哀嚎响起,谢云飞脚趾上多了好几根银针。

    “不好意思,监狱里太危险,身上的护具多了些,真是抱歉。”方辰一副很抱歉的样子,看的谢云飞死的心都有了。

    “另外两个,要不要也让你们几拳?”方辰非常‘好心’的征求他们的意见。

    “不用不用。”

    谢云飞的两个狗友连忙后退了两步,方辰过于邪门,他们不敢再轻举妄动。

    “哥们,这次我认栽了。把戒指还给我,我以后保证再也不骚扰你妹妹。”

    谢云飞知道自己碰到了硬茬,也不敢再打方雨萌的主意。现在的他,一心就想着要回戒指,连手上和脚上的伤都不想再追究了。

    “听你这话,好像我很怕你骚扰我妹妹一样。滚吧,不然别说戒指,你的手指和脚趾都保不住。”

    刚刚买那两样护具,方辰花了足足五千块。不抢了这戒指,岂不是亏大了。亏本的买卖,方辰从来不做。

    “靠,你做的也太绝了吧,想抢我戒指,没有那么容易。”

    谢云飞气急败坏,却又无计可施。打又打不过,讲道理他也不擅长。

    这时,正好有个巡警路过,谢云飞眼珠子一转,连忙喊道:“警察,警察同志,这里有人抢劫。”

    那巡警闻言立马跑了过来。

    “就是他,抢了我九千多块钱的戒指.....”谢云飞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

    你的戒指被抢?

    巡警看着这不像好人的谢云飞,好想吐槽一句。要不是方辰穿着刚出狱的衣服也不像好人,巡警是绝对不会相信谢云飞的话。

    “胡说,我哥.....”

    “别说话,我来。”方辰提醒,方雨萌乖乖的闭上了嘴。三年不见,哥哥似乎变了,变得特别有自信,让人有种可以依赖的感觉。

    “你有没有抢他的戒指?”巡警问。

    “冤枉呀,是这家伙想抢我的戒指。没有得手,反而诬赖我。”方辰无比镇定的撒着谎。

    “放屁,那是我花九千多块买的。”谢云飞被方辰的无耻激怒,特别激动。

    “证据呢?是人都有张嘴,空话谁不会说呀。”方辰笑道。

    证据?谢云飞一时间还真拿不出,那张收据,早被他一出门就丢到了垃圾桶。像他这种人,压根也不担心有店家讹自己。

    “没有吧,年轻人,撒谎也靠点谱呀。”方辰语重心长的训斥道。

    谢云飞满脸通红,想要争辩却又想不出什么词来。

    “看他纹身就不像好人。”

    “还想诬赖别人。”

    “社会败类。”

    “警察叔叔,他抢过我的棒棒糖。”

    围观群众见谢云飞拿不出证据,纷纷认定了是他在撒谎。有那么一两个看到了全过程的人,此时也不吭声。

    像谢云飞这种人,普通市民最不待见。连那小孩子,都在这个时候泼了盆脏水。

    我什么时候抢过棒棒糖?要不是有警察在,谢云飞都想掐死这熊孩子。

    “我拿不出证据又怎么样,他也拿不出证据证明戒指是他的。”谢云飞忽然想到这一点,顿时眉开眼笑。

    “谁告诉你我拿不出,这戒指是我买给我妹妹的礼物,收据还在我手上呢。”

    “哈哈哈,真是笑话,那你拿出来呀,你要是能拿得出来,我就承认是我想抢劫,也承认抢了棒棒糖,要是你拿不出来,那就是你污蔑我。”

    谢云飞哈哈大笑,心道你个家伙终于被我抓住尾巴。

    乐极生悲呀!

    方辰看到谢云飞笑的那么开心,不免替他担心待会他能不能面对现实。随后,他笑呵呵的拿出了戒指,还有收据,上面记录的大小质量品牌信息,和戒指完全一致。

    巡警简单的瞄了一眼,就确定了这戒指绝对是方辰所买。

    “你什么也别多说了,先跟我回局里,我要告你抢劫、诬陷好人、敲诈勒索兼妨碍公务。”看到了铁证,巡警已经确定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什么情况,谢云飞一面茫然。回过神之后,他急急忙忙的抢过那收据,仔细的看了起来,却是越看越心惊。

    这,这,这怎么可能?谢云飞像是见了鬼一样。

    “这.....他设计陷害我。”谢云飞肺都快气炸了,从来只有他冤枉别人,被冤枉,这还是第一次。

    “真不要脸,只会耍赖。”

    “刚刚自己说的话都不认了。”

    “小明你可不能学他,羞羞羞。”这么好的反面教材,有机灵的家长立即抓住机会教育孩子。

    围观者的话令谢云飞想找个地缝钻下去,混混也是要脸的。

    “走吧。”

    巡警的手铐直接落到了谢云飞的手腕上,直到这时,谢云飞都还是一脸的懵逼,搞不明白方辰怎么会有收据。

    “警察同志,我是冤枉的,我真的真的是冤枉的。”

    谢云飞好想大骂一句,这社会太他妈黑暗了,还有没有王法了?曾经最不喜欢有王法的他,现在特别渴望有王法的存在。

    “哎,那个谁听着,我叫方辰,记住了。”方辰笑道。

    “方辰,老子记住你了,警察同志,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谢云飞一路喊到了警局,以前他喊冤枉时,一点感情都没有。这次真的被冤枉,喊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小朋友,好样的,叔叔看好你。”

    方辰大笑着拿出一根超大棒棒糖,送给了那个熊孩子。那熊孩子顿时开心的裂开了嘴巴,露出两个掉了的大门牙。

    告别了这些热心群众,方辰和妹妹朝楼上走去。

    “这个送给你,急着回家都没去给你买礼物。”方辰拿出了戒指。

    “哥,这样得罪了那个混混,会不会有麻烦呀。”方雨萌还有点担心。

    “你放心,他以后见了我,绝对会比老鼠见猫更夸张些。不说他了,爸妈还好吧。”

    两句闲聊的功夫,方辰和妹妹就到了三楼,进了这个只有四十平米的房间。

    四十平米,包含了两间卧室和一间厨房一间厕所,这种布局,把空间利用到了极致,亏那些建房子的人想的出来。

    父亲还在工地,母亲躺在病床,方辰心里深深自责。

    爸、妈、小妹,我再也不会让你们过苦日子受委屈了。

    方辰跪到了妈妈身前,“妈,我回来了。”

    “小方,你出来了?你怎么出来的,该不会是越狱吧,你怎么就这么不让我省心呐。”

    邱淑娥挣扎起来,见到儿子的第一面却不是兴奋。方辰的刑期是十年,这才过了三年,她记得清清楚楚,毕竟每一天她都在盼着儿子刑满释放。

    “妈你电视看多了吧,哪有那么容易越狱的,我这是假释,狱外服刑。而且因为我表现良好,刑期也减了五年。”

    想到自己减刑的原因,方辰也忍不住想笑。

    整个三水监狱的犯人都巴不得方辰快点离开,非常齐心协力的把所有功劳都让给方辰。那些狱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再管方辰这货。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

    邱淑娥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雨萌快去告诉你爸,顺便买点肉。”邱淑娥高兴道。

    “妈得的是什么病?”

    出了房间,方辰询问道。

    “脑血栓,手术费要十万,一直拿不出来,只能这样拖着。”方雨萌说着又想哭。

    方辰被抓之后,原本就没有积蓄的方家还要赔钱。

    加上邱淑娥的病,方雨萌又还小,全家的重担落到了方辰的父亲方士云身上。靠着他在工地上卖苦力,挣着危险的血汗钱,一天两百块也仅够一家维持生计。

    如今不但邱淑娥的病拖着,方雨萌也早早的辍学在超市收银。整个家已经摇摇欲坠,随时再来一丁点意外就要垮掉。

    “哭什么,凡事有哥在,明天我就去找份高薪工作,用不了多久就会有钱。”

    方辰笑了笑,虽然没学历没特长,但方辰相信,凭借着神秘商店,一定可以找到份好工作。

    神秘商店里也有治疗脑血栓的特效药,价格却是要十五万,比做手术都更贵。但是,其疗效也绝对比医院做手术要好。

    不但有治脑血栓的特效药,就连治艾滋的药都有,不过价格却高达两百万。并且,方辰暂时还没有权限购买。

    现在方辰的只是二级权限,只能买十万块以下的东西。三级是一百万、四级是一千万,以此类推。

    要是现在就能买治艾滋病的药,方辰倒是可以快速发财。那些不小心染病的富豪,绝对愿意花个几百万治病。

    权限的升级需要靠累计消费,累计消费到了一万就是一级权限,累计消费到了十万就是二级权限,以此类推。

    想要获得四级权限,起码得在神秘商店里消费一千万,这对方辰来说,还有些遥远。

    有了哥哥的安慰,方雨萌也好受了些。可是她也明白,高薪工作哪有那么容易找,更何况现在哥哥连大学都没念,又有不良记录,更加艰难。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方雨萌祈祷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