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不要跟我来嘚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辰出狱了,方辰刑满释放了。”

    三水监狱里,一个浑身肌肉的大光头喘着粗气,一边狂奔一边大喊,脸上激动的挂满了幸福的眼泪。

    方辰出狱了?真是老天有眼呀。

    得知了这一消息,三水监狱里的犯人如同自己被释放了一样喜极而泣,纷纷拿出了私藏的烟酒庆祝。

    就连那些狱警,看着方辰离去的背影,也都是松了口气。

    三年了,也不知道家里还好吗。王铁骏呀王铁骏,你想不到我这么快就出来了吧,这下你可肠子都要悔青喽。

    方辰嘿嘿一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石壁街。”

    司机正准备启动,一个二十出头的绝色女子匆匆忙忙的拉开了车门,不由分说的上了车。

    紧接着,几个身着西装,眼带墨镜的男子跑过。

    “美女,我不想惹麻烦。”司机见状连忙发动了车子。

    看到那些墨镜男已经被甩开,萧清雪轻蔑的哼一声,尽显得意。“没事的,送我到东林苑。”

    “美女,我先上车的。”方辰提醒道。

    直到这时,萧清雪才正眼打量了下身旁的方辰,注意到了方辰的小光头以及那特殊的衣服。

    劳改犯。

    萧清雪不动声色的往窗户边挪了挪,并掏出一百块钱,“这钱给你,你另打一辆吧。”

    “有钱就了不起呀,我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吗?想要我换车,门都没有。”

    方辰捏住那钞票,一边义愤填膺的控诉,一边将钱塞入了口袋。

    什么情况?

    萧清雪一时间有些懵逼,片刻过后,她才如梦初醒。

    无耻呀,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肯下车的人她见过,就是没见过这种不肯下车还收钱的人。

    “还给我。”

    萧清雪气道,她根本不差那一百块钱,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不想便宜了眼前这个无耻之徒。

    “不是吧,这么小气。动不动就拿钱砸人,我还以为你是个有钱人呢。”方辰鄙视。

    我被鄙视了,这家伙居然还有脸鄙视我。

    遇到如此不要脸的人,萧清雪一时间竟然想不出什么词来反驳。无奈只能说了句,“废话少说,还给我。”

    “小气。”

    方辰恋恋不舍的拿出那张钞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再递还给萧清雪。

    以为用这种肮脏手段就能让本小姐放弃?真是太天真了,我丢掉都不会给你。

    萧清雪得意洋洋的接过了钞票,还不忘顺便鄙视一下方辰。“真恶心,居然用钱擦汗,没纸巾吗?”

    “你不说我还忘了,所长一直都有给我专门准备纸巾。”

    方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上面印着‘艾滋病患者专用,红叶慈善机构捐赠。’几个大字。

    艾——滋——病。

    “啊......”

    萧清雪尖叫一声把手中的钞票丢掉,唯恐碰到上面的汗液。

    这个举动似乎惹恼了方辰,只见他眼睛死死的注视着萧清雪,萧清雪被盯得头皮发毛,连忙又往窗户边靠了靠。

    “我咬你。”

    注视了三分钟,方辰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啊,你为什么要咬我。”

    萧清雪尖叫着站了起来,撞到了车顶,疼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紧张之下,她又拿出了手机举起来,好像意图自卫。

    “你歧视我。”方辰朝萧清雪凑了过去。

    “我我我.....救命,师傅救命呀。”

    找不到借口的萧清雪已经快哭了,从小到大被当宝贝一样护着,刚溜出来准备独立就遇到这种事,萧清雪是真的一点应对的办法都没有。

    以前长辈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萧清雪还不相信。这一刻,她是真的后悔了。

    “年轻人,你想干什么。”

    司机连忙停了车,准备来一场英雄救美。

    “干嘛,你想管闲事?”方辰问。

    “是又怎么样,你给我立马下车,我不拉你了。”

    听到方辰那略带警告的语气,司机更加来劲。

    “再说一遍。”

    只见方辰手里不知怎么滴就多出了一把菜刀,精准而又快速的架到了司机的脖子上。

    瞬间,司机满头的大汗犹如泉水般渗出,这种时候,他哪还敢再说半个字。

    萧清雪则更是魂魄都被吓去了一半,腿也忍不住发抖。毕竟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哪经历过这种场面。

    “开车。”

    方辰收回了菜刀,一边还自言自语道:“我是精神病,杀人不偿命,人在江湖飘,哪能不带刀。”

    司机战战栗栗的重新发动了车子,萧清雪则是诚惶诚恐,不知所措。

    但是,她所担心的事却一直没发生。只见方辰收回刀之后,就拿出了一本德语版的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看的津津有味。

    注意到已经被吓破胆的萧清雪,方辰心里偷笑。敢在我面前嘚瑟,不吓唬吓唬你,你就不知道怎么尊重人。

    自从进了监狱得到了那个神秘商店之后,方辰就没再吃过亏,想整谁就整谁。因为,那个神秘商店里,任何东西都有的卖。意念一动,要什么有什么。

    只要有足够的钱,什么都可以买的到。小到纸巾菜刀铁扳手,大到汽车飞机核导弹,应有尽有。

    还有武功秘籍长生不老药,不过长生不老药卖十万亿,方辰觉得除非自己做了美国总统,然后卷钱跑路,否则这辈子都别指望这东西。

    自从获得这个神秘商店之后,方辰就变得特别贪财,期待着攒够钱买长生不老丹。

    不过到目前为止,方辰神秘商店里的余额都还没攒到一万,主要是因为他太爱花。像刚刚那把菜刀,就花了他足足五十块。

    还真是神经病呀。

    看到方辰竟然在看德文书,萧清雪已经确定了方辰是神经病。毕竟,不管从哪一方面看,方辰都不像是个懂德语的人。

    萧清雪要不是因为有个在德国的叔叔,也不会认出那些是德文。

    萧清雪此时只想尽快下车,可是她又不敢让司机停。毕竟现在方辰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自己万一有点什么举动又刺激到他,那后果可就无法预料了。

    这时,前方出现个老太婆,司机连忙减速鸣笛。可那老太婆非但不赶紧离开,反而朝出租车走过来。

    糟糕。

    司机暗道一声不妙,可惜他醒悟的还是迟了。虽然车子已经停下,可那老太婆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出租车前,惨叫起来。

    “她在干嘛?”

    没见过碰瓷的萧清雪百思不得其解。

    “还能干嘛,碰瓷呗,这下麻烦大了。”司机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这种地方没有监控,加上对方又是弱势群体,这个冤枉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现在的重点是,到底要破多少财,才能免去这个灾。

    “什么是碰瓷?”萧清雪问,但是司机哪还有心情去解释,已经下车去了协商。

    “碰瓷就是故意或者假装被车撞,以此来讹诈钱财。”

    方辰冷不丁冒出一句,萧清雪吓得又紧张了一下。不过看到方辰那无比正常的样子,萧清雪又有些疑惑。

    难道是间歇性精神病?那还蛮可怜的,毕竟清醒的时候知道自己是个精神病,还有艾滋,也是真够绝望。

    萧清雪有些同情方辰,但依旧保持着距离,唯恐被传染。

    “一千?挂个号都不够,起码得一万,不然今天你别想走。”

    此时,周围已经围上了好多人,其中有个极其‘热心’的青年正在替老太婆出头。

    “一万,你杀了我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呦呵,你拿死吓唬谁呀,大家快来看呐,他撞了老人不赔钱还吓唬人。”青年扯开了嗓子。

    人越围越多,司机也慌了,他不知道这些围观群众当中,有多少是对方的同伙,搞不好自己赔了钱还要挨顿打。

    这种时候,也就只有妥协是最理智了。

    “兄弟,我认栽了,大家心里都有数,见好就收吧,两千怎么样。”司机无奈道。

    “两千,你当我老太婆是要饭的这么不值钱,专门欺负老人,你的良心到哪去了......”老太婆破口大骂,群众中有些被蒙蔽的人,也都纷纷指责司机。

    心知肚明的观光者却是闭口不言,这要是去坏人家的好事,搞不好就要挨捅。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老太太,求求你放过我,我真拿不出一万块,我给你跪下了。”司机说着开始掉起了眼泪。

    他一个大男人要养一个家,非常的不容易。生活的艰难,早就磨灭了他的尊严。男儿膝下有黄金,那是对别人来说。

    “装可怜博同情,你还要脸不,这样吧,给五千这事就算了。”青年得意洋洋的说道,每当看到别人委屈求饶的样子,他心里就特别痛快。

    “太无耻了吧,人家压根没撞到,是她自己凑上来的。你们这样欺骗人,还算是个人吗?”

    萧清雪实在是看不下去,下了车企图用道理来骂到对方羞愧为止。

    “你个臭不要脸的小三,年纪轻轻居然给这四五十岁的人做小三,还不要脸的替他狡辩。我,我,我老太婆今天不活了,你们两个年轻人欺负我一个老太婆呀。”

    老太婆一边骂一边哭,还在地上翻滚着,那模样,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萧清雪此时肺都要被气炸了,自己来跟她讲道理,话还没说两句,居然就被污蔑成了小三。

    这要不是因为对方是个老太婆,萧清雪真是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你血口喷人,你用脑子想一想,我要做小三,也不可能给出租车司机做小三呀。”

    萧清雪还在试图讲道理,讲的也确实很有道理。

    “臭婊、子,肯定是同时在给好几个男人做小三,看你这穿的短裙,说你不是**谁信哪。”

    那个热血的青年也破口大骂,萧清雪感到一阵极度无语,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令这个不相干的青年这么激动。

    穿短裙就是小三,这种理由萧清雪听了只想笑。这种理由,哪有人会信呀。可惜,令她无比意外的是,围观者中,有两三个人在骂她,其他的都不吭声。

    这......

    萧清雪想不通。

    看着义愤填膺的萧清雪,方辰忍不住笑。

    “真是气气气气....气死我了。”

    萧清雪回到了车上,显然已经是认输,不敢再和那些人较量。一连说了那么多个气字,可见她此时是有多么的憋屈。

    车外,司机还在乞求,希望能少赔一些。但是,那青年根本不答应。

    “看我不报警,把这些人都给抓起来。”

    萧清雪咬牙切齿的拿出了手机。

    “你省省吧,这种事情,警察都怕管,也管不了。别说我们拿不出证据,就算拿得出,那老太婆最多也就被批评一下,反而耽误我回家的时间。”

    方辰开口道。

    “那就这么让他们为所欲为?”

    碰瓷的人已经成功的抢掉了方辰的仇恨,和这些人一比,萧清雪觉得方辰也不是那么的讨厌。

    “看我的吧,好好学着点。”

    苏牧嘿嘿一笑,打开了帆布包,从里面拿出一件印着‘重光精神病院’的衣服穿上,提着菜刀就下了车。

    干嘛,他该不会是想杀人了吧,这就是他的办法?

    萧清雪差点晕倒,犹豫着该不该去阻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