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道士和剑客
    >

    黄师傅对着赵太平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是要走了,不过你也不必难过,我已经将你的事情告诉继任者了,你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们。”

    赵太平本不是个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尤其还是生人,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师父担心,他还是点了点头道:“师父放心吧,若是真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我会去找那些老前辈的。

    在赵太平的心里,黄师傅的继任者必然也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震慑住九鼎镇后山的真龙气脉。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继任者,就是刚刚来找我的那个道士,你可以叫他玄光道长,你要记住,对待此人一定要有礼貌,敬他就要像敬我一样。”同样是守护九鼎镇,黄师傅对自己的继任者是什么性情还是清楚的,那是一个绝对不允许别人质疑的人。

    赵太平努力点了点头道:“师父,你要离开九鼎镇了,那是不是先生也要离开九鼎镇了?”赵太平道。

    黄师傅再度点头道:“我的继任者先到了,想来陈先生的既然这也不会太远了,也就这几天的光景吧。

    赵太平的表情多了几分不舍,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儿,但是却还是放不下。

    这一日,赵太平离开武馆的时间晚了些,主要是想陪着师傅多待一会儿。在九鼎镇上,他最尊敬的人就是陈先生和黄师傅,他怕以后没机会再见到黄师傅。

    这并不是赵太平杞人忧天,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到九鼎镇外面的世界去,如果他连离开九鼎镇都办不到,那以后自然也就没什么机会见到黄师傅了。

    “孩子,不要伤心,正所谓山水有相逢,世界虽然很大,但是心的距离却可以很近,只要你能记得为师,等你出了九鼎镇之后,就能找到为师。”黄师傅的眼中闪过一丝深邃,但是他隐藏得很好。

    赵太平本打算下午就不去私塾了,在武馆陪陪自己的师父,但是黄先生却不肯,于是赵太平也就只有离开武馆去私塾陈先生哪里读书识字去了。

    等到赵太平傍晚时分想要去与黄师傅道别的时候,黄师傅却已经不再九鼎镇武馆了。

    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赵太平会去找他,于是在门上给赵太平留了一张字条,大致都是一些祝福的话语,最后则是告诉赵太平要去哪里找到那个道士。

    赵太平将武馆黄师傅留下字条的内容都一一记熟了,才小心翼翼地将字条收到了贴身的衣袋里。

    黄师傅走后,赵太平也不用到武馆了,但是他习武却没有停滞,只不过地点由原来了武馆,变成了陈先生私塾的后院儿。

    陈先生并不习武,所以也无法给赵太平授业,一切都只能由赵太平自己去摸索了。

    好在陈先生读书多,书上有很多东西也提及了习武,所以在短时间内,赵太平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还可以去问他。

    不过,赵太平显然也知道,陈先生在九鼎镇上也待不了久了。

    就像赵太平所担心的,那一天还是来了,在黄师傅离开半个月后,小镇上来了一个背着长剑的剑客,这剑客一到九鼎镇,便直接到了私塾找陈先生。

    陈先生对这个剑客也非常重视,两个人在内堂直聊到天黑,剑客才离开。

    而后陈先生并没有让赵太平独自回家,而是与赵太平一起到了他的家中。

    “先生,你是不是也要离开镇子了?”回到家之后,赵太平开始准备饭菜,在准备饭菜之余,他试探询问起来。

    陈先生看着赵太平家的藏书,听到身后的赵太平询问,便轻轻地“嗯”了一声。

    赵太平突然觉得心里那种空唠唠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比之以前更为强烈。

    这种心中空唠唠的感觉,赵太平一共经历了三次,第一次是他娘离开时,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让他觉得无力,但好在他还能跟黄师傅习武、跟陈先生读书,也算有个寄托;等到黄师傅也走了,他心中那种空唠唠的感觉又来了,只是他平日与黄师傅交流也不多,所以还稍微轻一些;今日陈先生也要走了,其实在赵太平的心中,对陈先生的依赖,要比对黄师傅更多,因为陈先生是个很和蔼的人,也喜欢与他多说些话,更重要的还是陈先生曾经在赵太平遇到麻烦的时候出现过、帮助过他,因此赵太平觉得陈先生是他娘之后对他最好的人了。

    正因如此,当陈先生说也要离开的时候,赵太平心中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甚至都超过了前两次。因为他知道,等陈先生也离开九鼎镇了,那九鼎镇上就真的只剩下他自己了。

    赵太平平时做饭很快,但今天却很慢,直到二更天,饭菜才上桌儿。

    这一餐,赵太平做得虽然依旧全都是野味儿,却做得很丰盛,也算是对陈先生的送别吧。

    陈先生看着满桌子的菜,脸上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然后招呼着赵太平一起吃。

    这次陈先生自己带了一壶酒,还有两个小巧精致的白玉酒盅。

    拿出酒壶和酒杯之后,陈先生在自己和赵太平的位置各放了一个。

    赵太平有些发傻,他在陈先生那里吃过不少次饭,却从来没有见过先生喝酒。

    陈先生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赵太平脸上的表情,自顾自在自己的酒盅和赵太平座位的酒盅里倒满了酒。

    酒的味道带着淡淡的清香,似乎与赵太平所闻过的所有酒香都不同。

    赵太平没有喝过酒,但是他却闻到过酒香,因为黄师傅平日里喜欢喝两口,还有就是他的邻居李叔和张叔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喝两口小酒儿。

    “太平啊,今天先生我就要离开九鼎镇了,我跟私塾的学生们也都交代过了,以后你就去那里帮我监督他们读书识字。”陈先生倒满了酒之后,端起了小酒盅对赵太平说道。

    赵太平本就愣愣出神,听了陈先生的话之后,直接就傻眼了,他读私塾的时间才几个月而已,那些私塾的蒙童稚子虽然多数比他小,但是大多数却都随着陈先生读书识字几年了,让他一个读书识字才几个月的人去监督一群读书识字几年的孩子读书,这个决定似乎有些仓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