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过往
    赵太平看着自己的母亲愣愣的出神,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会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从他懂事的时候起,他们母子便一直被同族的赵德高欺负,而他母亲却从来都是只知道哭泣,并不敢与人争辩。

    这些年来他们过得很苦,若不是街坊邻居接济,恐怕早就死在九鼎镇了。

    往事一幕幕在赵太平的脑海中闪现,让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赵太平也的确希望自己现在是在做梦,如果这只是个梦,那九鼎镇的后山就不会死伤那么多人,他的母亲也能安然生活在镇子上,而不用来后山与金顶峰上冒出来的金光拼杀,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身受重伤,那条命能不能保住都还是个未知之数。

    “平儿,不要伤心,虽然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我却很开心,这辈子能遇到你爹,还有你这样一个儿子,我知足了。”赵太平的母亲声音越来越微弱,显然已经有些气力不支了。

    嗡……

    在赵太平的母亲觉得自己就要死亡的时候,一股精纯的生命之力却灌输到了她的体内。

    “陈先生,不必如此的,我知道我要死了,没有救的。”赵太平的母亲道。

    “谁说没有救,你忘了太平的父亲了?”陈先生面容和善道。

    “陈先生,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那个地方与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赵太平的母亲神色黯然道。

    陈先生显然并不同意赵太平母亲的说法,他摇了摇头道:“话不是那么说,那地方虽然苦,但是却可以治好你的伤,再说太平的父亲已经在那里了,你去那里也可以相见了,不是吗?”

    被人说及自己的丈夫,赵太平的母亲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不过很快那红晕就变成了失落,她说道:“我还有脸去见他吗?这些年来我为了跟他赌气,不让太平读书习武,甚至在那时候都没有出手,我怎么有脸去见他呢?”

    陈先生的眼神有些哀伤,似是在回忆那些陈年的往事,直到许久之后才道:“没有什么的,他在那边应该也很想你,再者太平虽然走得有些波折,但对他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你不用自责,我的这股生命之力,能保你在一年之内无事,我想你有很多事要跟太平这孩子交代,而且孩子也肯定有很多话要问你,大概一个月之后,会有人来接你的。”陈先生似乎早就为赵太平的母亲做好了安排,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从容。

    “多谢陈先生了,以后我这孩子,还得靠你们两位照顾了。”赵太平的母亲道。

    “这次九鼎镇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我们两个的实力也大损,恐怕以后会被调离这里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们会交代下去,让继任者照顾太平的。”陈先生的神色有些黯然,他要离开这里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为了顾全大局,以他现在的力量,如果后山再出现大范围的动静,他根本就应付不来。

    赵太平的母亲也有些失神,她有些担心自己的孩子,毕竟赵太平今年才十三岁,她要离开九鼎镇了,陈先生和黄师傅也要离开了,那么以后在九鼎镇上,可就剩他自己了。

    “你不用太担心,雏鹰长大了,总要学会自己飞的,太平不可能一直生活在我们的羽翼之下,他会成长起来的,而且我觉得我们不在了,他会成长得更快。”陈先生因为读书比较多,所以道理懂得也多,心境也更开阔。

    赵太平的母亲虽然依旧不放心,但是她却知道陈先生所说的对的,赵太平需要更大的空间,才能真正成长起来,就像一棵小树苗,总要有足够的空间让它去经历风雨,才能长成参天大树。

    陈先生和黄师傅见赵太平的母亲不再说话,他们也不多言,就这么离开了九鼎镇的后山。

    赵太平的母亲拉着赵太平的手,母子俩也悄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九顶镇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镇上的人还是战战兢兢的,但是场面却已经基本稳住了。

    回到家中之后,赵太平立刻将母亲搀扶到了土炕上,然后打算去弄些有营养的食物,就算不能为母亲医治伤势,也能补补身子。

    赵太平的母亲知道自己儿子的想法,却并没有让其离开,而是拉着儿子的手说道:“太平,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的问题,我现在得了陈先生的力量维持生命,所以暂时不会有事,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出来吧,憋在心里会憋出病来的。”

    赵太平有些犹豫,但母亲坚持,而且他也发现自己的母亲虽然脸色苍白的厉害,可是精神头儿却还不错,他也的确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于是便开口道:“娘,我想知道我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会离开我们?”

    今日在后山,陈先生说话并没有背着他,所以他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其实还活着,只不过在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而现在他的母亲也将要去那个地方,他并不奢望自己的母亲能告诉自己那个地方究竟是哪里,但是他却想知道自己父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又为什么会离开,这恐怕就是一个生长在单亲家庭的人,心中最想问的问题吧。

    赵太平的母亲这次出奇的没有抹眼泪,也没有责备他,而是露出了一个暖心的笑容,而后才对赵太平道:“你爹是个英雄,是九鼎镇上所有人的救命恩人。”

    赵太平使劲儿搔搔头,这是他第一次听母亲说父亲,而且言语之中还充满了肯定。

    赵太平的心情有些激动,又有些担心,直到许久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娘,那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又是为什么离开的呢?”

    赵太平的母亲轻轻抬起头,将目光投向窗外,许久之后才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道:“我与你爹在十几年前是我们玉泸州名头不弱的道侣,你爹是唯一一个从九鼎镇出去,最后又回到九鼎镇的人,而我也随着你爹定居在这九鼎镇中,十三年前我怀着你,与你爹正过着甜美的日子,可变故却突然发生了,九鼎镇后山的金顶峰下面封印的金龙气脉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居然开始变得疯狂了,当时也是陈先生和黄师傅守在九鼎镇,而当时他们两个拼尽全力也没能成功将那金光压回去,于是你爹便出手了,他配合黄师傅和陈先生,一起将金顶峰上金龙气脉给重新封印了起来。”

    赵太平听得很认真,当听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与黄师傅和陈先生并肩作战时,严重放出了光芒,好像很自豪。

    赵太平的确感觉很自豪,为他的母亲自豪,也为他的父亲自豪,毕竟这世界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与九鼎镇的陈先生和黄师傅并肩作战的。

    每个少年人都希望有英雄的父母,赵太平也不例外,现在他的父母的确是英雄,他又怎么能激动呢。

    “娘,我爹是不是受伤了?他又是怎么受伤的呢?”许久之后,赵太平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些,这才继续问道。

    赵太平的母亲此时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似乎掀起了一件伤心事,但是她却并没有回避,对赵太平说道:“你爹当时与黄师傅和陈先生并肩作战,三个人经过不断磨合,研究出了一套合击之术,也就今天我和陈先生、黄师傅在金顶峰上用的,那时候你爹的修为虽然已经不弱了,但是与陈先生和黄师傅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三个人联手虽然成功封印了金顶峰上的金光,但是你爹却还是被金顶峰上的金光所伤,整个人变得奄奄一息,最后也是陈先生为他安置了那个地方,现在你爹还在那里养伤。“

    赵太平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他的父母受伤了,暂时需要离开自己,但是他却觉得此时是他长这么大最幸福的时光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父母都还活着,现在还活着,以后也会活着。

    “娘,我知道你担心我在九鼎镇过得不好,可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您就放心去找爹吧,我在这里会好好的,等着你们伤愈归来。”赵太平现在觉得很幸福,他并不想让那幸福溜走,所他必须让自己的娘去陈先生安排的地方治伤。

    “我家太平镇的长大了,娘以后不会在像以前那样处处约束你了,也不会再埋怨你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像你爹读书读多了,就读出了一些家国天下的大道理,习武也不错,造就了他的侠义之心,哪怕小镇上大多熟人对他那种家国天下的大道理和古道热肠的侠义之心并不认同。”赵太平的母亲今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仅话多了,而且人也变得开朗了。

    赵太平脸上原本挂着笑容,却忽然变得认真起来,对自己的母亲说道:“娘,咱们家有那么多藏书,我能看了么?”

    赵太平家有整整一面墙的藏书,虽然他家的墙并不算高,但是藏书的数量也绝对不少了,这些都是他爹在九鼎镇时所读过的书,之前他的母亲都不让他翻阅那些书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