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关键时刻
    九鼎镇后山银翼峰上的战斗非常奇怪,并不像其他山峰上的战斗,动不动就有惊天动地的动静,这里的战斗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因为无论是那个倒骑驴的人,还是他的牵驴童子和那个肥胖的修士,他们的攻击落在银翼峰上,都不会出现太大的动静,顶多也就发出一阵滋滋声,就像是烧的鲜红的烙铁直接烙在了冰面上。

    不过,虽然银翼峰上的战斗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激烈,可实际上却极为凶险,甚至已经超出了那几场已经结束的战斗。

    银翼峰上的光芒好像月亮的光辉,却拥有非常强的净化能力,任何力量遇到这种力量,都会被消融。当然想要消融其他力量,那好似月亮光辉的力量也会消耗。就像现在,那三个人不断围着银翼峰攻击,其实也让银翼峰上那好似月亮的光辉消耗了不少。

    要对付银翼峰上溢出的光辉,用蛮力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讲究策略,需要一点点地消耗。但是最后究竟谁胜谁负,那还真不好说,反正赵太平是看不出最后是银翼峰上的光辉会胜利还是那三个人会胜利。

    同样让他看不出胜负的,还有金顶峰上的战斗,与银翼峰相比,金顶峰上的金色光辉更霸道,就像是一个王者,如果说银翼峰上的光辉如同月亮,那么金顶峰上的金光就像太阳一样,让人觉得光芒四射。

    赵太平当然不会觉得金顶峰上的金光有多好看,相反的他觉得那金光太可怕了,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这辈子都见不到那种金光。

    银翼峰和金顶峰上的战斗其实都是耗,看看是与之抗衡的几个人能够耗到最后还是银翼峰和金顶峰上的光芒能够获胜。

    在九鼎镇的后山,赵太平双拳紧握,他能够看清楚两座山峰的战斗状况,每个人如何出手他都能看清楚,但也正因为看到了,所以让他感觉压力特别的大。他虽然跟着武馆的黄师傅习武,但是却真正的武学境界却并不高,而在他面前战斗的那些人,每个都是能俯瞰这个世界的人物,他们在出手之间本身就带着极为强大的气势,以赵太平目前的状态,能够一直站在那里没有瘫坐在地上,已经算是心性坚定的了。

    赵太平的身形忍不住后退了几丈,虽然是几丈的距离,却似乎让他感觉轻松了些。

    他的目光再度看向了金顶峰和银翼峰,时间不长,那种强大的压力变再度袭来,让他觉得透不过气来。

    无奈之下,赵太平只能再度后退了几丈距离,直到感觉稍微轻松了一些,这才抬头看向金顶峰和银翼峰上的人。

    没过多久,赵太平便觉得那种压力又来了。

    赵太平心里满是疑惑,之前他也在后山观看那些人在与其他几座山峰上的光芒在战斗,但是却没有感觉到那么大的压力,为什么现在发生战斗的山峰少了,他反而觉得不适应了呢?

    如果说是其他在山峰上战斗的人实力不够,那赵太平绝对不认同,那些人的实力也许并不如黄师傅、陈先生等人,但是却比他赵太平强出不知道多少个档次,照理说那么多高手在场,他应该能感受到更打的压力才对。

    />

    为了将自己的意志锻炼得更坚定,赵太平在后山乐此不疲地看着最高处两座山峰上的奇怪对决,他希望那六个人能够战胜银翼峰和金顶峰上溢出的光辉,但是又想让他们慢些击败那两座山峰中溢出的光辉,因为那样他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磨炼自己的意志了。

    在赵太平乐此不疲的时候,一轮红日已经从东方升起来了,这一场大战一直持续了一夜。

    赵太平惊醒时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可他却一点也没有觉得疲乏,他忽然觉得这一夜观看山顶上的六个人出手,所锻炼的不光是他的意志,好像他的身体也得到了强化,精神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些变化他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比前一日要好了,至于好在哪儿,那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这一夜的确让赵太平觉得收获不小,但是最大的收获还是意志方面的收获,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心境不说是坚如磐石,也不是那么容易动摇的了。

    轰隆隆……

    在赵太平自顾自盘点收获的时候,银翼峰上变故突生。这里的战斗一直都没多大动静的,可此刻却突然变了,变得声势滔天了。

    赵太平有些看不明白,不知道上面究竟是那三个人占据了上风还是从银翼峰上溢出的光辉占据了上风。

    不过,赵太平的这种含糊,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银翼峰上已经分出了胜负。

    身材肥胖的人从空中跌落,不知是死了还是昏迷了。

    牵驴的小童子面目狰狞,他的双手已经发生了变化,竟好似是野兽的利爪,此刻他的胸口大起大落,不断喘着粗气,嘴角还带着血迹,显然是已经受伤了。

    倒骑驴的人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他的气息还算稳定,但是消耗也不小。

    银翼峰上溢出的光辉,也重新被打回到了地面,最后被九鼎镇的父母官儿文貅用九鼎镇的方印和传承了百朝的朝笏给彻底打回了山峰之内。

    九座山峰已经上的光辉已经有八座彻底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金顶峰上的金光了。

    那金光此刻似乎变得很愤怒,不断向金顶峰之上的黄师傅、陈先生和那神秘的白衣女子发起攻击。

    那金光在攻击中甚至幻化出了各种兵器,不仅攻击手段多样,而且力量也强,一时间,让峰顶的黄师傅、陈先生和那神秘的白衣女子都疲于应付。

    赵太平看到金顶峰上的状况,知道已经是到了关键的时刻了。

    金顶峰上的金光是在做最后的冲击,如果成功了,必然能彻底放开束缚,重新遨游于天地之间。

    黄师傅、陈先生和那神秘的白衣女子明显也知道现在的状况,所以他们也都拼尽了全力,对金顶峰上的金光发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