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崩
    赵太平遇到了一个和尚,这个和尚自称小僧,让他有些不适应,因为在他的认识中从小镇外来的人应都是神通广大的,而且这次小镇上来的外乡人尤其是如此,那些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小镇上的陈先生和黄师傅一样。

    赵太平这次撞见的和尚也是如此,他分明觉得这人应该不会比黄师傅年岁小了,这个年纪却还自称小僧,他自然会觉得别扭。

    “很抱歉,我还要赶着去武馆,就先走了。”赵太平不想与这些外人接触太多,归根结底,他对这些外乡人还是有芥蒂的。

    “小僧龙吉,以后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不妨通一下名姓。”和尚见赵太平要离开,急忙开口问道。

    “实在抱歉,我想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大,我还是先离去了。”赵太平说话的时候,已经离开了,而且走得很快。

    和尚明显对赵太平的举动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只是对着赵太平的背影高声道:“我知道你叫赵太平,我们以后真的还有机会见面的。”

    赵太平自然也听到那和尚后面说的话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往武馆的方向去了。

    武馆的黄师傅见赵太平来了,便将其叫到了小院儿中,问道:“今日是不是撞见了一个和尚?”

    赵太平微微一愣,现在他才意识到黄师傅和陈先生的神通广大,虽然九鼎镇并不大,但是武馆与他撞见那和尚的地方也相距好几条街巷呢,而且天色还并没有亮,距离稍微远一些就看不清了。这种情况下,武馆的黄师傅居然知道他在镇上遇到了一个和尚,赵太平自然觉得不可思议了。

    “师父,你怎么知道的?我今天的确遇到了一个和尚,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却还自称小僧,我觉得挺别扭,便没怎么理会他,直接到武馆来了。”赵太平没有对黄师傅隐瞒什么,他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不理他就对了,那个家伙神神叨叨的,离他远点儿对你有好处。”黄师傅听完赵太平的话微微一笑说道。

    赵太平此时却想到了那个叫龙吉的和尚说的话,于是便对黄师傅道:“黄师傅,那个叫龙吉的和尚说跟我以后还会再见面的,这件事是真的吗?”

    黄师傅听了赵太平的话之后微微皱眉,说道:“那家伙虽然神神叨叨的,但是他说的话却多半会成为现实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将拳脚功夫练好了,即便见到他也无所谓的。”

    赵太平听黄师傅如此一说,不仅没有轻松,反而觉得心头一紧,因为黄师傅那话中的意思分明是在说他以后会跟着和尚对上的。

    黄师傅似是看透了赵太平的心思,笑道:“现在你还是不要想太多了,等你们再见面的时候,还不一定是什么时候呢。”

    赵太平想想,黄师傅说得也对,虽然现在他母亲已经不再阻止他离开九鼎镇了,但是他能不能离开九鼎镇却仍然是个未知之数,既然如此就算要再度见到龙吉和尚,且要与之敌对,也不知是多久之后的事儿了。

    想到这里,赵太平也就释然了,不知多久以后的麻烦事儿,或许对他还是好事,那证明他应该还能活不短的时间。

    赵太平心中虽然释然了,却还有一个问题不吐不快,于是便开口问道:“师父,我还有一个问题,那和尚为什么就能断定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呢?”

    黄师傅听赵太平问起,也没有卖关子,直接道:“那个龙吉是释教的人,释教的人最擅长观因果,讲究因缘际会,所以他能看到以后会与你再相逢并不奇怪。”

    赵太平睁大了眼睛,他是第一次听到关于释教的事情,心里想着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仙了吧。

    武馆的黄师傅似乎是看破了赵太平的心思,于是对他摇了摇头道:“神仙其实有很多种的,很多你现在不知道的,等走出了九鼎镇之后,便都明白了。”

    赵太平一头雾水,似是完全不能理解黄师傅所说的是什么。

    黄师傅今天的耐心出奇的好,竟又跟赵太平解释了起来,他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实际上我们九鼎镇更像是一个封闭起来的洞天福地,你上次说这里方圆百里没有其他的村镇,其实是错的,那只是你感觉的方圆百里而已,实际上是方圆千里,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就是大隋王朝,相对我们九鼎镇而言,就是外面的世界了。”

    赵太平是第一次听黄师傅讲述外面的世界,所以他听得很认真,似是生怕漏掉什么细节。

    黄师傅将赵太平听得很认真,便又道:“其实无论是九鼎镇,还是外面的大隋王朝都属于苍茫九州,我们的九鼎镇和大隋王朝在苍茫九州中最小的玉泸州,那些小镇上认为是神仙的人,其实都来自苍茫九州的宗门或者世家,释教就是其中之一,除了释教之外,还有道宗、儒门、魔修、妖修、灵修等等,释教、道宗和儒门被苍茫九州的人尊为正宗名门,魔修、妖修和灵修则亦正亦邪,不大招人喜欢,不过他们都很厉害,因此虽然不招人喜欢,却少有人敢去招惹。”

    赵太平听黄师傅讲得好像天书,比茶馆儿里说书的先生说得还要好听。

    “师父,那龙吉既然是苍茫九州三大正宗名门的人,应该也不是恶人吧?”赵太平小心翼翼地问道。

    黄师傅听了赵太平近乎天真的问题后,微微一笑道:“好与恶不应该由出身何门何宗来决定,在我们苍茫九州之中,释教、道宗和儒门是三股最庞大的力量,门下弟子遍布九州数不胜数,这么多人自然也是形形色色的,不可能都是好人,龙吉此人我接触不多,此人是好还是恶也不能妄下定论,一切还得你以后自己去体会。”

    赵太平默默将黄师傅的话记在了心理,其实这问题并不难理解,不管什么地方的人,都有好人和恶人,只不过是多少而已,名门正宗中肯定也有心狠手辣之辈,那些邪魔外道之中,未必就没有心地善良之人。

    “师父,我们习武之人算是什么?”赵太平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些大宗门自然风光无限,但是天下习武之人肯定更多,他想知道这苍茫九州之中,是否还有个武宗或者武门之类的。

    黄师傅摇了摇头道:“我辈习武之人并不称宗立教,那些大宗门的人管我们叫武夫,认为我们就和农夫、樵夫、马夫一样,只会耍些拳脚功夫而已,说我们是‘练体不修命,到头一场空’,不过在我们习武之人内部却还是分成不少门派的。”

    赵太平听了黄师傅的话之后,心中多少有些失落,便说道:“这么说,我们是无法与那些大宗门的人相比的了?就算我们习武习得再好,也依旧不是那些大宗门仙人的敌手了?”

    其实在赵太平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疙瘩,这是一个死结,如果不能解开,他这辈子都会觉得憋屈。给他造成这个心结的,正是雨水那天来小镇的陌生人,也是因为那个人,赵太平才只剩下半条命的。

    黄师傅拍了拍赵太平的肩膀,说道:“我可不那么认为,我想整个苍茫九州的人也都不会那么认为,我们习武之人或许没有那些大宗门的人长寿,但是若论打架的本事,那他们都得靠边儿站。”

    黄师傅此时脸上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自信,所以他的话绝对不是在吹牛,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真是这样吗?”赵太平在听了黄师傅的话之后,眼睛亮了起来,之前那片阴霾早已经一扫而空。

    黄师傅的眼中也闪现出了赞许之色,对赵太平道:“太平,你要记住,遇到事情不能退缩,也不能坐以待毙,有些道理能讲,那就用讲的,有些道理将不通,那就用这个。”

    黄师傅说话的时候,右手握成了拳头,在赵太平的眼前晃了晃。

    黄师傅虽然是一介武夫,但是能到九鼎镇来的武夫自然不是泛泛之辈,他通过一个眼神,就能猜到赵太平心中所想了。

    赵太平将黄师傅的话默默记住了,虽然现在还谈不上认同,但是这句话对他却是个激励,让他拥有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

    日子一如既往,后山的小牧童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过九鼎镇上那些外来人,却并没有停止搜寻。

    赵太平注意到,这些往来于九鼎镇与后山之间的外乡人,变得一天比一天严肃,好像是有什么大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轰隆隆……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日赵太平正在私塾读书,却听到了巨大的声响,好像是天塌地陷了一般。

    私塾中的蒙童稚子都慌了,撒腿跑到了屋外宽敞地方,九鼎镇上其他的人也是一样。

    这次连镇子上的老人都觉得奇怪了,怎么前不久才闹完地龙翻身,如今又来了一个更厉害的,好似这一方天地都要崩塌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