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祸患
    九鼎镇后的黄石山被强烈的光芒笼罩着,整座大山都淹没在光的海洋之中。

    私塾的陈先生还在拿着神龙笔刷刷点点地书写着一些古老的字符,武馆的黄师傅也在不断敲击着九龙鼎。

    他们的面色凝重,但是却已经看到了希望。因为那九条彩色的光龙现在已经占据了上风,而自黄石峰中飞出的那一缕真龙之气则已经露出了溃败之相。只要他们继续坚持下去,就能将黄石峰中流出的一缕真龙之气给压回去。

    “文大人,你的朝笏!”武馆的黄师傅额头上满是汗水,看起来操控九龙鼎,也将他累得不轻。

    文貅听了武馆黄师傅的话之后,才回过神来,之前的场面实在太震撼了,纵使他文貅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也难免被惊住了。

    “苍茫九州,百圣神威,震慑天地……”文貅将手中的朝笏高高举起,又以自己的血滴在朝笏之上,最后口中振振有辞,开始念朝笏背面的祈文。

    文貅手中的朝笏并不是一般的朝笏,那是百朝朝笏。苍茫九州稳定之后,人类世界朝代更迭,这朝笏便是历代百位圣人合力所造的朝笏,是专门为了应对九鼎镇的危机而准备的。

    自禹王铸九鼎定九州一来,九鼎镇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朝堂了,但是无论哪个朝堂,都会将这朝笏留个下一个朝廷,这朝笏前后经过百位圣人之手,至今才算完善。

    在文貅念朝笏上的祈文时,那朝笏之上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光芒自朝笏中飞出,也到了黄石峰上,与之前的九条彩色光龙一起,对黄石峰中溢出的一缕真龙之气压了过去。

    黄石峰中溢出的真龙之气虽然多有不甘,却还是一点点被压回到了裂缝之中。

    “就是现在,快用九鼎镇的方印。”见到那一缕真龙之气渐渐被压回到了黄石峰中,小镇武馆的黄师傅再度发话了。

    文貅双手捧着朝笏,自然无法再使用九鼎镇的方印,不过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随从,这两个人都是高手,所以让他们开启九鼎镇的方印也是没问题的。

    当然,在这两个人开启九鼎镇方印之前,还需要文貅的血来做引子。

    地方官员被敕封之后,身上便带着王朝的国运,他们的血拥有奇特的力量。一般的地方官表面看来也没什么不同,可是在九顶镇上,地方官的血便成了一把钥匙。

    九鼎镇的方印也是百朝传承而来,从禹王定鼎九州之时传到现在,也是个老物件了。

    嗡嗡……

    地方父母官儿文貅的血滴到了九鼎镇方印上之后,那古朴的方印瞬间光芒大盛,紧接着那方印腾空而起,迎风长大,居然长到了几丈见方。

    九鼎镇方印的个头儿长到几丈见方之后,便不再长大了,然后自那方印的底部飞出一道红光,红光瞬间显化出几个字符,那字符就像私塾陈先生用神龙笔画出来的字符,显得非常古朴,就连文貅也不认得究竟是什么,但是大致也能猜出来,可能就是九鼎镇的名字。

    红色的字符在出现之后直接飞到了黄石峰上,并且很快消失不见。

    在红色字符消失不见的瞬间,黄石峰上出现的那个裂缝居然开始缓缓合拢了。

    小镇武馆的黄师傅和私塾的陈先生都松了一口气,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黄石峰上泄漏的真龙之气也很快便没有威胁了。

    嗡嗡……

    就在大家都觉得局势已定的时候,变故又生,黄石峰上的那一缕真龙之气展开了强烈的反扑。九条彩色光龙和朝笏中发出的光芒直接被逼退了十几丈远,甚至连已经开始合拢的黄石峰上的裂缝都停止合拢了。

    刚刚松了一口气的黄师傅与陈先生再度紧张起来,两个人已经准备再度出手了。

    这时候,那一缕真龙之气忽然断去了被压回到黄石峰裂缝中的部分,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那半缕真龙之气飞走之后,黄石峰上的裂缝又开始合拢了,没多久那些真龙之气便重新被封印了起来,原来裂缝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私塾陈先生和武馆黄师傅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无奈。

    “两位老前辈,我们这次算是成功了吗?”文貅的脸上倒是挂着笑容,但是见到小镇私塾陈先生和武馆的黄师傅的表情后,他也开始紧张起来。

    “回去再说吧,不能在这里久留,以免引起小镇其他人的怀疑,到时候九鼎镇的危机还没有爆发,小镇的居民反而先乱了。”私塾陈先生是最老成的人,他所想的始终会比别人多一些。

    其他人听了陈先生的话,并没有反对,几个人又对黄石峰检查了一番之后,才悄悄回到了九顶镇上。

    九鼎镇上的人现在都战战兢兢,哪怕黄石峰方向已经恢复了正常,可他们却还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黄师傅和陈先生没有回自己的地方,而是与小镇的地方官文貅进了府衙。

    虽然他们没有从小镇中心走,但是对空地上那些人的状态,却都了若指掌,这也是他们最为担心的。

    “文大人,你最好马上再发一道榜文,就说这次危机已经过去了,让大家安心回去休息。”陈先生不想那么人露宿在街头,一来因为天气还没有完全暖起来,二来也是怕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会有人闹事。

    文貅点头道:“好,我这就发榜文。”

    其实文貅自己也知道,此时最好发榜文来安抚镇上的居民,所以他早就想好了说辞,只剩下提笔、落笔的工夫了。

    这次文貅书写榜文的速度很快,写完榜文之后便差人送到了小镇居民聚集的地方去了。

    “两位前辈,现在可以回答我之前问过的问题了吗?”送出了榜文之后,文貅又开始追问有关黄石峰的问题了。

    黄师傅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此次我们成功了,但是又不成功,恐怕以后还会有麻烦事。”

    文貅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黄师傅这话究竟是怎么说的,于是问道:“黄师傅,什么叫成功了但又不成功?”

    黄师傅摇了摇头道:“细讲得话还是让陈先生跟你说吧,总之事情挺复杂。”

    武馆黄师傅的心情明显不太好,所以将为文貅解释的事情交给了私塾的陈先生。

    文貅见黄师傅不说,便将目光投向了小镇私塾的陈先生。

    陈先生是个有耐心的人,而且脾气特别好,于是便接着武馆黄师傅的话说道:“之前我们的联手,已经将大部分真龙之气逼回到黄石峰中,但是却有一小部分出现了一点意外,让其逃脱了,按理说是不该这样的,所以我想可能这近万年来,九鼎镇封印的九条真龙气脉也发生了变化,甚至可能从最原始的状态衍生出了灵智,那半缕逃脱了的真龙之气就很可能是有灵智的,就算没有,也可能会受那条有了灵智的真龙气脉控制,如今逃了,以后恐怕会酿成祸患,到时候不仅是九鼎镇,恐怕连大隋王朝,甚至是我们苍茫九州,都会受到殃及。”

    陈先生毕竟是见多识广的,所以他讲得还算透彻,也正因为他讲得透彻,所以府衙中的几个人在一瞬间都沉默了。

    当初禹王将九条真龙气脉封印在九鼎镇,借助九条真龙气脉的力量铸造九鼎,定鼎苍茫九州,无疑是一个壮举,但是那九条真龙气脉到最后如何处理,却成了老大难的问题,因为这九条真龙气脉乃是混沌先天九气所衍生出来的,毁是肯定毁不掉的,如果落在人族之外的其他种族手中,必然还会对苍茫九州造成致命的威胁,于是禹王才联合当时的古圣先贤将这九条真龙气脉封印到了九鼎镇。

    万年前,九鼎镇可是个气运昌盛的地方,这也是禹王决定在这里铸鼎,并且将九条真龙气脉封印于此的原因所在。不过,那九条真龙气脉可并不老实,近万年来,就从来没有消停过,九鼎镇的气运也一点点被消耗,至今九鼎镇虽然与万年前没什么两样,可实际上却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黄师傅和陈先生一直担心的就是那九条真龙气脉会在禹王所定的万年之期后爆发,到时候人类世界的苍茫九州,恐怕就会生灵涂炭了。

    “陈先生,那半缕真龙之气如果真的有灵智,或者是被那已经演化出灵智的真龙气脉所控制,会有什么影响?”文貅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之前封印真龙之气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了。

    “会让万年之期提前,也许久在这几年,便会有大动静。”陈先生的面色也变得沉重起来。

    九鼎镇府衙中的几个人都沉默了,气氛一下子变临近冰点了。

    赵太平并不知道后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听到府衙中那些人的对话,但是他的心里却总觉得有些惴惴不安,哪怕是那些差役已经明确地跟九鼎镇上所有人都讲了,说现在所有事情都过去了,大家可以安心回家睡觉了。

    赵太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安,或许因为今年本来就是个不让人安生的年头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