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地龙翻身
    赵太平虽然打小儿便生活在九鼎镇上,可是他与九鼎镇金龙巷、银龙巷、铜龙巷和铁龙巷上住着的人却并没有什么接触。

    也就是今年,他才与铁龙巷里的人有了些接触,那还是因为私塾和武馆都设在铁龙巷的缘故,至于金龙巷、银龙巷和铜龙巷,他也去过,但是却没有进过那些朱红色的大门儿。

    与其他人相比,赵太平其实更喜欢听这些关于父母官儿的事儿,包括那些人日常都会干些什么,都管着小镇上的什么事儿,还有就是为什么在外乡人出来伤人的时候,小镇的父母官没出面,反而是私塾的陈先生和武馆的黄师傅出面,总之很多疑问,他都想知道。

    当然,赵太平心里的疑问固然很多,但是他也知道不能都问出来,只能从他最关心的开始了。

    老者看了一眼赵太平,又捋了捋胡须才道:“我们小镇上的父母官管的事儿还是挺多的,比如小镇上的一些纷争,还有就是一些生产生活的事儿,但是最主要的还是铸鼎坊的事儿,他们必须保证铸鼎坊能够持续运转下去。”

    “张爷爷,那我们铸鼎坊里所铸造的鼎,究竟有什么不同呢?最后又都去了什么地方呢?”这同样是困扰着赵太平的问题,九鼎镇有九个铸鼎坊,每年都在铸鼎,可除了每年的雨水到春分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外人来镇子,也不见有谁拉着铸鼎坊铸造的鼎出去卖,这让赵太平有些想不通,不知道在九鼎镇铸造的鼎究竟有什么用途。

    老者没有立刻回答赵太平的问题,似是在沉思着,直到从镇外来的那一队人进了镇子,消失在金龙巷的巷口了,他才想到回答赵太平的问题,于是道:“我们九鼎镇铸造的鼎满布天下,你没见过向外运输,是因为那都是秘密进行的,小镇上只有九大姓氏家的人,才知道那些铸鼎坊中的鼎什么时候回往外运,又将运送到哪里,其他的人都不知道。”

    老者给出的解释貌似能解释得通,可是赵太平却还是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于是道:“张爷爷,既然小镇铸鼎坊铸鼎向外运输的事情是秘密进行的,那您老人家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难不成是偷听到的?”

    老者摇了摇头道:“这可就是秘密了,小孩子不要有那么问题,问题多了老得快。”

    赵太平听了老者的话之后,忍不住翻了白眼儿,这老人分明是自己答不上来了,所以才不想自己问那么多问题。

    “张爷爷,我还有一个问题,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小镇上的人就很少发生纠纷,而与镇外那些人发生纠纷,一般又都是由私塾和武馆出面解决的,那样我们镇上这位父母官是不是也太轻松了些?”

    老者摇了摇头急道:“你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小镇民风淳朴,纷争自然比外面的地方要少许多,而面对镇外来的人,咱们这位父母官并不是不想管,只是他没这个权力,管不了而已。”

    赵太平微微一愣,他在私塾陈先生哪里也读了些书,知晓了一些有关朝堂的事情,他知道朝堂上的官都有不小的权力,甚至是生杀大权,但他却没想到小镇上的父母官却还有管不了的事。

    “张爷爷,我最近也读了些书,知道朝廷的官老爷有很大的权力,为什么到了我们这儿之后,却管不了那些外乡人,而镇上的私塾先生和武馆的黄师傅却让他们那么害怕呢?这似乎不合常理啊?”赵太平道。

    “我说你这个小娃娃这么那么多问题啊,有事你自己问他们去,我又不是他们。”听到赵太平没完没了的问题,老者有些急了,干脆闭嘴不说了。

    老者不说了,赵太平也不再继续追问,他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解释明白他提出的问题。

    小镇上突然来的一队人已经进了衙门,聚集在镇口看热闹的人自然也就散了。

    赵太平独自到了私塾,今天因为到外面看热闹,所以来得有些晚了,但是陈先生并未生气,大致询问了一些话之后,便给赵太平安排了任务。

    赵太平的任务依旧是写字,还是按照陈先生的要求去写,每个字都必须工工整整的。

    赵太平很乐意写字,他想着有一天,也能给自己家里写一副春联儿挂在门口。

    九鼎镇一切都如旧,似乎并没有因为那位新任父母官儿的到来,而有任何的改变。

    但是平静的日子也是有期限的,在那个新调任的父母官儿上任第七天的时候,九鼎镇上忽然出现了震动。

    镇上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的房子,到了大街上,村里的老人说着叫地龙翻身,就是不知道这一下是否翻过去了,如果翻过去了,那一切就会再度恢复平静,可是如果没有翻过去,那小镇上必然还会有更大的动静。

    小镇出现晃动的时候,赵太平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将自己眼神儿不好的母亲也领到了大街上。

    没有人注意到,小镇私塾的陈先生此刻脸色阴沉,因为他知道刚才小镇的震动并非是自然现象,而是有原因的。

    与私塾的陈先生一样,武馆的那位黄师傅,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了,他也顾不上其他,将习武的徒弟遣散后,便匆匆离开武馆,向私塾的方向去了。

    “你来了!”私塾陈先生对黄师傅的到来丝毫没有觉得意外,好像这个时候,对方就该来到此地。

    “你觉得怎么样?还能撑多久?”黄师傅皱着眉头问道。

    私塾的陈先生郑重道:“你我来这里都不是第一天了,能坚持多久想来你心里也是有数的。”

    “就真的没有应对的法子吗?难道真就要看着这些人统统被埋葬吗?”武馆的黄师傅道。

    陈先生道:“当年禹王铸鼎,将这里作为九州根基,用九鼎之气镇住九条真龙气脉,才换来我们苍茫九州万年的太平,如今万年期限将近,这里作为九州根基,自然是最先被九条真龙气脉反噬,我们两个在这里守了几十年,不也是想尽量遏制这种反噬吗?”

    武馆的黄师傅却不甘心,他说道:“以我们两个的力量肯定无法与禹王相比,自然也无力将九条真龙气脉封印,但如果任由真龙气脉显现,那么这九鼎镇必然会化为乌有,镇上这些人多是善良淳朴之人,真让人不忍心啊。”

    陈先生沉默,小镇上的生活百态,与镇子外面相比,的确少了许多纷争,虽然镇上的人也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氛围却还算和谐的,让他这么放弃小镇,总归是有些不甘心的。

    “现在距离那万年的期限还有些日子呢,我们也不用太着急了,也许到时候历任镇守过这里的人都会回来呢,到时候大家合力虽然不一定能重新封住那九条真龙气脉,可保住九鼎镇上的这些人,却并不是不可能的。”陈先生饱读圣贤书,骨子里就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气质。

    “到时候我一定会来,就算最后身死道消了,也无所谓。”黄师傅说道。

    “前些日子我见过那家伙了,他虽然懒散惯了,但是也跟我保证,若那一天真的到了,他一定会提前来小镇,无论生死,总要做些什么的。”陈先生说道。

    “这倒让我挺意外的,不过既然能来总归是好事的。”黄师傅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

    “好了,现在我们还是去一趟金龙巷吧,去见一见文貅,毕竟他才是这里的地方官,看看他的想法。”陈先生说完便站起身来。

    黄师傅没再说什么,只跟着陈先生一起向金龙巷走去。

    别看陈先生和黄师傅都没有在村口看着,但是他们对小镇新来的这位父母官儿,却比任何人都熟悉。

    “两位,我正打算去找你们呢,快快请坐。”黄师傅和陈先生才道九鼎镇的衙门口,便被里面迎面出来的一个年轻人给撞见了,这年轻人自然就是现任九鼎镇的父母官儿文貅了。

    “见过文大人。”武馆的黄师傅与私塾的陈先生见到那年轻人后,纷纷抱拳见礼。

    在九鼎镇上,文貅代表着官,而陈先生与黄师傅则是民,民见了官自然要行礼的。

    “两位,你们这样可就折煞我了,虽然镇上的人不明就里,可是我们却都知道,我们这些所谓的父母官儿哪里敢在您二位世外高人面前摆什么架子。”文貅忙着鞠躬还礼。

    别看文貅此人在朝堂上名声不小,但是真到了黄师傅和陈先生这两位大神身边儿,他可不敢造次,因为他那点身份地位,在黄师傅和陈先生面前,根本就不好使。

    别说是他文貅,就算他家那位尚国柱的先祖活过来,站在黄师傅和陈先生面前,分量依旧嫌不够。

    “文大人客气了,我们在此地谋个营生,您是这里的父母官,我们见了父母官儿,自然是要见礼的。”陈先生微微一笑道。

    文貅满脸堆笑,他知道这位陈先生不是跟他开玩笑,其实对这位私塾先生的行事作风,他早就有耳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