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上上签
    “吕道士,我要抽一支灵签。”赵太平见到龙王庙门口的小道士也是笑脸相迎。

    九鼎镇上,赵太平一直都坚持与人为善,对龙王庙的这个小道士也不例外,虽然小镇上很多人都说着小道士是骗人钱财的,而且还喜欢盯着别人家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看,是个色胚,但是赵太平却觉得这个人其实还不赖的,起码他不会欺负自己。

    吕道士看了看赵太平,然后道:“心诚则灵,你去抽签,我来给你解读,还是老规矩两文钱。”

    两文钱对小镇上大多数居民来说都不算贵,可是对往年的赵太平来说,却是要发狠才行,不过今年赵太平明显没有那么拮据了,不说那外乡公子哥儿给他的小袋子祭祀钱,光是伤了李灵的那对男女给他的一吊钱,也够他用一阵子了。

    手上有些闲钱,赵太平抽签反而没那么谨慎了,只是随手抽了一支灵签,交到了吕道士的手上。

    吕道士似是没想到赵太平会如此利索,因为往年里,这个小镇的少年要抽一支灵签总要精挑细选,有时甚至会耗掉半个时辰的时间。今年却只是眨眼工夫便选完了,反倒是让吕道士觉得不适应了。

    “这么快就拿定主意了?”吕道士试探性地问道。

    赵太平微微有些犹豫,然后也试探问道:“要不然我放回去,再慎重选一选?”

    吕道士立刻尴尬一笑道:“哈哈,不用了,入手既是缘分,换来换去的反而贻误了天机。”

    赵太平促狭一笑,他显然是并不打算换的,只不过是想逗一逗吕道士而已。

    吕道士见到了赵太平的笑容,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故意绷着脸道:“你这少年学坏了。”

    赵太平则并不理会,只是催促道:“吕道士,你还是先帮我解签吧,看看是吉是凶。”

    吕道士懒洋洋道:“你都抽了这么多年的签了,什么时候抽到过上签了,居然还那么期待,好吧,我就看看……”

    吕道士说话的时候,已经接过了赵太平手中的“灵签”,可在见到“灵签”的一刻,他的嘴好像被塞了什么东西一样,说不出话了。

    赵太平见到吕道士的反应,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往年就算是中下签,这个吕道士也是一笑了之的,并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反应,而现在这吕道士的反应则让赵太平有些不安了,他紧张问道:“吕道士,你有话就说吧,是不是下下签?没关系的,我有心理准备的。”

    吕道士听了赵太平的话之后,摇了摇头道:“要解读这支签,你还得给我两文钱。”

    赵太平微微一愣,说道:“为什么?找你解签不都是两文钱的吗?怎么今日还坐地起价了呢?”

    吕道士道:“其他的签依旧是两文钱,可是这支签必须要四文钱,不然我可不敢给你解签。”

    赵太平其实并没有把抽签当回事,只不过是图个寄托而已,他抽签时一般都会想很多的事,希望事事都顺顺利利的,可是哪支签有那么大的作用,能让他事事顺利呢。

    赵太平略微有些犹豫,之前的两文钱他已经给了吕道士了。这人的脾气他很清楚,到他手里的钱你想要回来,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思量之后,赵太平决定再给吕道士两文钱,这次他就当是抽了两支“灵签”了,可是他却不能这么痛痛快快的给,因为他怕吕道士又坐地起价,那时他可就损失大了,于是他便道:“吕道士,你这买卖做得可不公道,现在我哪里敢再给你钱,如果我给了你,你再继续要的话,我可没有了,到时候给你的钱我又要不回来,那我不是很吃亏?”

    吕道士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只多收你两文钱,如果我再继续加价,上天也不会同意的。”

    赵太平将信将疑,问道:“是真的吗?”

    吕道士道:“我以我家先祖的名声保证,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赵太平盯着吕道士,想看出些什么,可是吕道士明显是见过世面的,起码在小镇来说是阅人不少的,所以他在面对赵太平的目光时,显得特别坦然。

    赵太平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只得又掏出了两文钱,递给了吕道士。

    吕道士接过两文钱,脸上再度浮现出了笑容,然后对赵太平道:“这里人多嘴杂的,你还是跟我进来再说吧。”

    赵太平不明所以,但是那两文钱他却不能白花,于是便跟着吕道士进了一间小屋。

    吕道士的小屋不大,但是却很精致,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不少书籍,一张小桌子上摆放着青花瓷的茶具,桌椅板凳一尘不染。

    “进来坐吧。”吕道士进了屋子之后坐在了一把小藤椅上,然后让赵太平也坐下。

    赵太平不明所以,所以并没有坐下来。

    吕道士见赵太平不坐,也没有再让,只是道:“现在我可以给你解签了,之所以将你带到屋子里,是怕被别人听到,到时候恐怕会有人要找你的麻烦。”

    赵太平不知道吕道士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于是道:“吕道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人因为一支签要我的命不成?”

    吕道士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当然了,有个故事你听过没有?”

    赵太平还真没想到吕道士居然给了肯定的说法,于是道:“吕道士,你到底想说什么?”

    吕道士微微一笑道:“我说的话你可不要不当回事,先给你讲个故事再说签。”

    赵太平还是第一次见吕道士这么多话,全当这是对方在吊自己的胃口,所以也不着急说道:“那你就说吧。”

    吕道士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给赵太平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端着茶杯喝起来。

    赵太平就那么瞪眼看着吕道士,他觉得这道士今天好像有什么长篇大论的,估计一时半会也说不完了,所以干脆也拿起茶杯自顾自喝起来。

    这回轮到吕道士意外了,没想到赵太平此时居然还能耐住性子,但是答应对方的话他总要讲完的,于是便道:“我曾经在别的地方给人解签,那人抽的是上上签,签上说他转道路口便有财,他当时还不信,于是就从那路口过了,还真捡到了一个包袱,里面都是黄澄澄金子,但是当时我跟他讲话的时候没有背人,被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于是那人便大喜转大悲,被那个听到我们说话的人给杀了。”

    赵太平微微一愣,这事吕道士说得跟真的似的,倒不像是骗人,同时他也对自己所抽的这支“灵签”上的内容期待起来。

    吕道士见赵太平居然忍住不问任何问题,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也打消了再赚一笔小财的算,便如实解签道:“赵太平,你这支签不是不好,而是非常的好,签上说荆棘过后,飞黄腾达,也就是说你以后的日子会好起来。”

    赵太平没想到自己居然抽了一个上上签,但是这支签上所说的却并没有什么背人的,于是便皱着眉头道:“吕道士,我这支签虽然听上去不错,但是并不像你讲的故事,应该不需要背人吧?”

    吕道士尴尬一笑,说道:“这支签必须得背人,你要知道很多人可都盯着你呢,如果你飞黄腾达了,会损害很多人的利益的,他们或许会在你飞黄腾达之前对你下手,除掉你呢?”

    赵太平愣愣出神儿,许久后才道:“在我的印象中,没有谁会这样,如果有的话也就只有我那个同族的赵德高一家。”

    吕道士一拍大腿道:“看看,是这样吧,你自己想到了吧,所以啊这种上上签是一定要背人地,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离开我的小屋之后,也不能随便跟人说,不然会惹麻烦的。”

    吕道士心中松了口气,他将赵太平叫到屋子里来,本就是想多要两文钱,可是赵太平不上当,他问的问题都不是能收钱的问题。吕道士左绕右绕的,最后发现将自己绕进去了,还好最后赵太平自己找到了答案。

    赵太平一撇嘴道:“我看你是想多收我的钱,最后将自己绕进来了,我给你个台阶,你还真就自己下来了。”

    吕道士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尴尬,说道:“你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不厚道,快走快走吧,真没意思。”

    赵太平哈哈一笑,从吕道士的小屋中出来,显得非常高兴。不管这吕道士想要干什么,今天他总归是抽到了一支上上签,要知道他在龙王庙庙会抽了好几年的签了,不是下签就是下下签,连中签都少。当然,虽然他是抽了好几年的签,但每年却只抽一次的,所以加起来其实也没有几次。

    赵太平心中高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这次在抽签的时候,为自己加上了一个心愿,那就是能像其他的小镇少年那样,到小镇外去看看,如今抽到的是上上签,虽然不一定能作数,却依旧让他觉得心情舒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