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道别
    从早到晚,赵太平的心情都不错,不是因为他在习武之途顺利登堂入室,而是因为今日后,他便再不会见到那两个伤他的外乡人和赵德高家的赵四方了。

    对赵太平来说,那两个外乡人始终是个心结,他对这两个人当然痛恨,但是他也知道以他目前的能力,根本就不能对那两个人如何,就算有黄师傅和陈先生看着,这两个人还是不太老实。

    赵太平知道,这两个要带走赵四方的人肯定也有不弱的背景,不然不会那么跋扈。

    现在赵太平已经大致了解武馆的黄师傅和私塾的陈先生都不是简单人物,就算是那些山上的神仙,对他们两个也要客气几分,那两个人却敢顶撞黄师傅和陈先生,除了背后有足够的力量支持,赵太平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解释了。

    好在自今日之后,他们便会离开九鼎镇了。依着赵太平这些年在九鼎镇生活的经验判断,凡是曾经来过小镇又离开的外乡人,都不会再来第二次的,这样起码在他跟黄师傅学艺有成之前,不用担心在被这两个外乡人和赵四方本人找麻烦了。

    赵太平的心里其实也挺怕的,因为他是真的没什么折腾的本钱,原来他还觉得自己有一条命,现在他这条命却已经只剩下半条了。

    私塾放课后,赵太平早早就准备回家了,他可不想再等那么晚,闹出什么事儿来。

    反正那些外乡人也不会再小镇再住多久,等他们走了他再晚些回家也就无所谓了。

    赵太平还是沿着原来的路往自己家里走,还要经过那条小河和那座石拱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因为小镇被一条小河隔开,两岸又只有那么一座石拱桥连着。好在小镇上的人口不多,所以即便只有一座石拱桥连着,行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过了石拱桥,赵太平下意识向四周张望,虽然理论上赵四方他们应该已经走了,可是他却还是不太放心。

    “赵太平,你还真是胆小怕事,既然那么胆小,为什么不直接躲在家里就别出来?”赵太平刚走过石拱桥,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听到那个声音后,赵太平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警觉道:“赵四方?先生不是让你们一大早就离开小镇的吗?”

    赵四方此时已经拦在了赵太平面前,两只眼睛直瞪着赵太平。

    赵太平面色阴沉道:“你想干什么?难道还想动手吗?”

    赵四方盯了赵太平许久,然后才道:“你也不用担心,既然陈先生都为你出头了,我又怎么会对你动手呢。”

    赵太平闻言微微一愣,然后问道:“既然你不是为了动手而来,那你拦着我干什么?”

    赵四方冷笑道:“看你害怕的样子,我觉得很高兴,我这次来主要是跟你说一声,无论你离不离得开九鼎镇,你都要等着我,因为下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我就不信武馆的黄师傅和私塾的陈先生能像小鸡护崽子一样守着你一辈子。”

    “你说完了?”等赵四方说完了,赵太平才问道。

    赵四方眉头微皱,冷冷道:“我说完了,你有什么说的吗?”

    赵太平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只是要回家了,至于你所说的,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说吧。”

    对赵太平来说,下次与赵四方见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依着他现在的状况,到时候是否能活着还不一定呢。

    赵四方看着赵太平有些不知所措,他本想着赵太平怎么也得说几句不服输的话回击自己,没想到对方就那么风轻云淡,就像他将酝酿了好久的一拳砸向赵太平,却愣是打在了空气中,这让他很不爽。

    赵太平并不理会赵四方,只绕过对方,直接朝自己的家走去。

    今天赵四方的话并没有让赵太平生气,他反倒觉得挺高兴的,从另外的角度考虑,或许也能将赵四方的话当成是一种祝福吧,因为他觉得赵四方即便能再回小镇,那也不是十年八年之内的事了。

    赵四方双拳紧握,他很想动手,但是却没有,因为他知道如果今日再动手,那结果很可能就是他死,因为这里是九鼎镇,更因为之前私塾陈先生已经出面警告过了。

    不能动手,赵四方只得恨恨离去,去追随那两个已经提前出镇子的人去了。

    赵四方真的走了,因为接下来的两天,赵太平都没有再见过他,这也让赵太平松了一口气。

    九鼎镇的外乡人开始离去了,有些人带走了九鼎镇铸造的小鼎,还有些人领走了小镇的少年,但更多的人却并没有什么收获。

    这一天,赵太平刚从私塾回来要回家,又遇到了一个人。

    这人赵太平认识,曾经还给过他一袋子夏雨钱。

    “又见面了。”曾经给过赵太平夏雨钱的外乡公子哥儿说道。

    “又是你?这次来找我又是为什么?是想要回当初的那袋子夏雨钱吗?”赵太平见那人出现先是一愣,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才开口问道。

    “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趣,既然你知道了那袋子钱是夏雨钱,也该能想到我是什么人了,我既然能送得起夏雨钱,自然就没有再收回的道理。”那外乡的公子哥儿道。

    “哦?那你今天来找我又是为何呢?难道是专程来向我辞行的?”赵太平难得开一次玩笑,对他来说,这个外乡公子哥儿的真实身份肯定没那么简单,哪里会跟他一个乡野孩子来道别辞行。

    “这回你说对了,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你辞行的,我们相识一场,也是朋友了,所以我来向朋友辞行。”那外乡公子哥儿道。

    这次轮到赵太平傻眼了,本来他难得开一次玩笑,没想到还说中了,于是便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说道:“你确定吗?我知道你能拿出夏雨钱,肯定是个大人物,而我则是一个乡野孩子,我们也能做朋友吗?”

    外乡的公子哥儿搔了搔头,似是很苦恼,之后才道:“朋友这个词我觉得没那么多高低贵贱之分的,可以是紫袍金带的大人物,也可以是市井中的稚子蒙童,只要聊得来,性格相合,就能成为朋友,我就觉得与你很投缘,做朋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赵太平仔细分析着外乡公子哥儿的话,觉得对方说的似乎也有道理,反正他没有找到反驳的理由。

    “好了,你也不用有那么多顾虑,我这次除了向你辞行之外,也向你发出邀请,如果你以后有闲了,可以到梁京城找我,你只要找最有钱的人,就能见到我了。”外乡公子哥儿面带着笑容,说完之后便离去了。

    赵太平很想叫住那个人,告诉他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离开九鼎镇了,但是犹豫再三却都没有开口,说到底,其实他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离开九鼎镇,到镇外去看看的。

    回家的路上,赵太平又遇到了邻居李大牛,这几天他因为在武馆习武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没有来找赵太平了,不过今天他刻意早回来了些,还是与赵太平结伴同行。

    闲谈之间,赵太平知道李大牛之所以今天来找他,是因为听说了他独自回家遇袭的事,对此李大牛还很自责,认为如果当日自己在,一定不会让赵太平受欺负的。

    赵太平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在他看来,李大牛那是真心对他好。

    “大牛,我看小镇上的外乡人已经开始离去了,你们什么时候走呢?”赵太平小心翼翼地问道。

    李大牛被问及何时离去,多少有些伤感,但是却还是对赵太平道:“那两个人说会在春分前几天离去,要逛完我们这儿的龙王庙会。”

    赵太平掐着手指算着,现在距离小镇的龙王庙会还有六天的时间,庙会会持续三天,也就是说李大牛会在九天之后离去。

    想到九天之后李大牛就要离开九鼎小镇了,赵太平不禁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不过他还是打心底为李大牛高兴的,因为离开小镇之后,就意味着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了。

    “不要想那么多了,反正还有几天的时间呢,对了我今天还有些事要告诉你,你一定要牢记啊,这很重要的。”李大牛刻意加重了语气对赵太平道。

    赵太平微微一愣,虽然不知道李大牛究竟要跟自己说什么,但是他却还是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李大牛见赵太平很认真,这才说道:“我是想告诉你,那两个人跟我说,等我离去了就不叫李大牛了,他们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李生,我听着还没有我原来的名字好听呢,不过你要记住,如果以后去苍岚山找我的时候,报名字一定不能报李大牛了,要找李生。”

    听了李大牛的话之后,赵太平也觉得很意外,没想到去外面的世界还要改名字,还真是挺麻烦的,不过他还是记下了李生这个名字。

    赵太平和李大牛走到泥龙巷口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个人,是个胖乎乎的孩子。

    看到这个小孩之后,赵太平的心中不免咯噔一下,这孩子正是小胖,而今天小胖来此,估计也是来跟他道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