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谢谢你
    “赵太平,我现在有些好奇,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赶往九鼎镇私塾的途中,李灵突然开口了。

    赵太平不明白李灵为何会有此一问,用手搔搔头皮道:“我在九鼎镇出生,自小就没有见过我爹,是我娘一手把我带大的,邻居家胖婶儿和张婶儿见我没爹挺可怜的,所以对我都很好,我小时候有一次跑出来玩儿,经过先生的私塾,听先生讲书的声音很好听,于是就经常跑到私塾去听书,听先生讲书里的故事,后来又见师父在武馆中教弟子习武很好看,也会经常跑去看,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便与先生和师父都熟悉了。”

    李灵边走边打量着赵太平,饶有兴致道:“说你这人没有福气吧,肯定说不通,你遇到的绝对是别人一辈子都求之不得的好事,可说你有福气吧,送上门来的宝贝又让你拒之门外,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呢。”

    赵太平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福气,也没觉得有什么运气,于是便摇摇头道:“我从小就生活在九鼎镇了,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福气,我一直觉得这世界上什么东西如果是你的,就一定会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就肯定不是你的,就算到了你手上,也会失去的。换个角度说,失去的东西也许就不该是你的,所以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李灵微微一愣,没想到貌不惊人的赵太平居然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言论来,不过很快找到了赵太平言语中的漏洞,或者说是她认为的漏洞,于是开口道:“若照你这么说,你的性命也一样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失去了就注定不属于你,那你为什么还要往武馆和私塾跑,想依靠习武和读书来延续自己的寿命呢?”

    赵太平看了看李灵,然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确实能够看出来,我想你跟那个外乡人一样,也有很奇怪的能力吧?”

    李灵点了点头道:“这么说也对也不对,说对是因为我们就是你们说的仙人,说不对是因为我跟伤你的人不同,外面的世界很大,大到你们小镇上的人都想不到。”

    赵太平也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外面有一个很大的世界,也知道外面的人很强,可以左右人的生命,但是我想告诉你,其实我从来不觉得我的生命是不属于我的,只不过是需要我更努力去争取,所以生命是我自己的,而你说的那些福气、运气于我而言都是外物,既然是外物便是锦上添花,有自然好,没有也不用惋惜。”

    赵太平觉得自己说得对了,最后又重重点了点头,着重道:“嗯,就是这样的。”

    李灵听了赵太平的话之后,眉头皱了起来,这种话她平生还是第一次听到,也说不好是对还是不对,只是与以往自己听到的和所讲的道理不同,于是她便追问道:“这便是你的道理吗?”

    赵太平又用力搔了搔头道:“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道理,但我觉得就是这样的。”

    对赵太平来说,讲道理是私塾先生的事情,至于他所说的能不能算是道理,他就不知道了。

    “哈哈,你很不错!”李灵爽朗一笑,好像很高兴。

    赵太平看着李灵,微微有些出神,然后道:“你笑得还挺好看的。”

    李灵微微皱眉,但很快又道:“你喜欢我?”

    赵太平微微一愣,同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他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

    李灵见此却很认真道:“不要喜欢我,因为我不会喜欢你。”

    赵太平不知该如何接李灵的话,只得低着头继续向前走,以求尽快到达私塾。

    赵太平不说话,李灵也没有继续说话,不知是在想着什么。

    私塾的陈先生似乎一早就在等着赵太平和李灵了,见两个人来了,便将他们让进了内堂。

    李灵看着私塾里的布置,非常简单,但是在简单之中却又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玄妙气息。

    “太平,你今天先温习以前的功课,我与这位姑娘闲聊几句。”私塾的陈先生让赵太平在那里读书,然后便引着李灵到了后院的假山旁边。

    眼望着陈先生与李灵站在假山边上闲聊,赵太平的心中却升起了好奇,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这位李灵李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自己的师父和先生,都那么喜欢跟她闲聊

    不过,赵太平心中虽然好奇,却还知道对自己来说什么才重要,所以就先将心中的好奇压下来,开始温习以往先生教的功课。

    暮色降临,赵太平又要回家了,这时候假山旁边的陈先生与那个外乡姑娘李灵的闲谈也已经结束了,两个人一起到了赵太平温习功课的地方。

    赵太平收拾了书本,准备回家,而私塾的陈先生则叫人拿来了食盒,亲自递交到了赵太平的手上。

    赵太平对陈先生施礼道谢,然后便离开了私塾,往自己家的方向而去。

    回家途中,李灵又问道:“赵太平,你难道就不好奇武馆的黄师傅与私塾的陈先生究竟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赵太平点点头道:“当然好奇了,不过师父和先生既然没让我听,那肯定就有不让我听的理由,既然师父和先生有不让我听的理由,那我就算是再好奇,也不会去打听的。”

    李灵听了赵太平的话微微一愣,然后才道:“你这个人真是个怪人,不过还是挺有趣儿的。”

    赵太平没有说话,从小母亲就告诉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如果别人不想让你知道,那你也别问,这样对你好,对别人也好。

    赵太平一直将母亲的话记在心里,所以在九鼎镇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来都不问别人不想告诉他的事情。

    这也是赵太平在小镇的人缘儿还算不错的主要原因,没有谁会喜欢一个东边听话儿传西边儿的大喇叭。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这两位与我家里的人有些渊源,所以才与我打听了一番家里的事情,另外他们想让我看着你。”李灵一边向前走这,一边说道。

    赵太平不太明白李灵的意思,于是问道:“师父和先生让你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跑了。”

    李灵微微一笑道:“你倒是不会跑,可是保不齐在这段时间会有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会向你出手呢。”

    赵太平眉头微皱,似是想到了什么,然后说道:“李姑娘你说的是那两个人?”

    李灵一撇嘴道:“我哪儿知道,到时候再看吧。”

    赵太平无言以对,他也见过小镇上其他的姑娘,也跟她们说过话,但是眼前这位从小镇外来的李灵儿却是他见过的……额……最特别的姑娘了。

    后面的路,赵太平和李灵陷入了寂静,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也不知各自心里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赵太平又要去武官了,不过今天李灵却没有随行,而是留在了赵太平的家中。

    对此,赵太平也没有说什么,吃罢早饭之后,便急匆匆到了武馆。

    这些天,赵太平已经习惯了站桩的生活,虽然他还不能站出武馆黄师傅那样的桩,却也比一开始要强上许多了。赵太平对此很满意,其实在他心中并没有什么大志向,他习武一来是单纯地因为喜欢,二来也是活命的需要,至于出师之后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获得什么样的威望,他可从来没有想过。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太平才能以一颗平常心,不厌其烦地在武馆的小院儿中站桩。

    午后,赵太平离开了武馆,一如往常般急匆匆地赶往私塾。可就在他走到半途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

    细看之下,赵太平发现这个人他还认识。当然,也只是认识而已,赵太平对此人却并不熟悉,因为他与此人也仅仅是在昨日午后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昨日午后要从那杨姓汉子手中购买鲤鱼的外乡公子。

    “小兄弟留步。”赵太平一开始并没留意到那个外乡的公子,倒是那个外乡的公子率先发现了他。

    “这位公子,你是在叫我吗?”赵太平微微一愣,九鼎镇午后的大街上就只有他和那个人,现在那个人开口了,他也不得不应承一下。

    “这大街上就你我二人,我自然是在叫小兄弟你了。”那外乡公子对着赵太平微微一笑道。

    “这位公子,我们好像并不熟识吧?你叫住我可有什么事儿吗?”赵太平微微皱眉,若是以往,他也不会觉得如何,但自从那日被两个外乡人给伤了之后,他对待外乡人就变得非常谨慎了。

    “昨日怎么不见你这么紧张,为何今日会这样?”那外乡公子见赵太平有些警觉,也觉得好奇,便随口问道。

    “这位公子有什么指教还是尽快讲吧,我还要去私塾读书呢,不然先生会着急的。”如今的赵太平并不太希望与外乡人打交道了,因为他觉得这些外乡人并不怎么好相处。

    “小兄弟,你不用紧张的,其实我完全没有恶意的,我今日来找你,主要是想向你道谢的,昨日的事儿,真的要谢谢你。”那外乡公子忽然对赵太平一抱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