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龙纹
    铸鼎镇的天空像一块深蓝色的绸子,而那点点的繁星则是深蓝色绸子上点缀的宝石。

    星空很美,小镇的夜也很静。雨水节气时下的一场雨刚好滋润了小镇的泥土,那泥土中似乎有无数的生命在跃跃欲试。

    赵太平坐在自家的门槛上,手托下巴看着星空,他有很多想法,但是却感觉每个都摸不着踪迹。

    在赵太平的身边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姑娘看起来比赵太平稍微大一些,也更成熟一些,她同样在看着星空,似乎是想看看赵太平在天空中看到了什么。

    两个人之前交谈过几句话,之后便都沉默了,赵太平想着心事,关于小镇上那些外乡人还有武馆的黄师傅和私塾的陈先生。

    以前他也没觉得小镇有什么不同,但是现在他却感觉小镇已经变了,变得让他觉得有些陌生了。

    “你也不要想太多了,你的身体遇到了问题,这么耗费心神总归是不好的。”李灵低头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赵太平,缓缓说道。

    “嗯,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估计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了,我去休息了。”赵太平也很干脆,当然也是李灵的话提醒了他,他现在那点儿寿命,可经不起折腾。

    看到赵太平的反应,李灵有些傻眼了,没想到自己提醒一句,对方居然如此认真,不禁觉得好笑,心想着:这个赵太平还真是一个惜命的家伙。

    不过,李灵却能理解赵太平,一个时刻要面对死亡考验的人,必然特别珍视自己的生命。

    若是在来小镇之前,李灵或许还无法理解赵太平的心境,可是在来小镇的途中,他被两个仇家追杀,差点丢了性命,所以对于生命的理解也更深刻了几分。

    赵太平回去睡了,李灵却没什么睡意,她就坐在赵太平之前坐的门槛上,学着赵太平的样子,仰望着头顶的星空。

    赵太平很快入睡了,自己的家里依旧是让他觉得最放松的地方,虽然这个地方现在多了一个陌生的姑娘,却依旧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负担。

    四更天尾,赵太平又起来了,他还如往常一样,为家里的人煮了早饭,然后自己则急匆匆跑到镇上武馆去习武去了。

    说是去习武,实际上这些天,赵太平都在武馆练习站桩。

    若是一般人,早就不耐烦了,一连站了好几天的桩,不能走不能跳,那是非常累的。不要以为光站着很轻松,实际上站着一动不动,要比来回走动累得多。

    赵太平没有任何怨言,对他来说站桩的意义不仅是为了习武,更重要的是为了延续生命。

    习武站桩是枯燥乏味的,就算赵太平没有任何怨言,但是也无法否定其枯燥乏味的现实,好在每天下午识字的时间都让他觉得很兴奋。

    赵太平从小就非常喜欢那些长得方方正正的文字,只可惜因为母亲不准他去私塾读书,所以那些字他并不认识而已。

    私塾的陈先生也很有耐心,讲解文字也很有意思。

    依着陈先生的说法,每一个文字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文字都是在特定情况下产生的。

    一开始是为了记录劳作过程,也有自然现象,那时候的文字不是方方正正的,更像是图画,但是经过后人不断的完善,文字才变成了如今这种方方正正的模样。但是纵然如今文字变得方方正正的了,可是文字形成之初那些最原始的信息还是有不少保留下来的,所以赵太平听起来特别起劲。

    经过这几天的识字,赵太平已经基本可以念出自家的春联了。

    这才是让他最兴奋的地方,以往他只知道这些字很好看,但是这些字要表达什么意思他却完全不知道,如今他也能看明白写的是什么了,虽然更深层的意思他还是不能体会,但是字面上的意思他却能明白了,所以赵太平这些天往来于武馆、私塾与自己家之间,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别人家门前贴着的春联,若遇到有字不认识了,便默默记在心里,等着先生讲到那个字的时候,便会有一种恍然明悟的感觉。

    又是三天过去了,赵太平已经完全适应了在武馆、私塾和泥龙巷之间奔走的生活,另外他也习惯了家中住着一个长相好看的姑娘。

    一切都成习惯了,赵太平无论是读书还是站桩都更加努力了,不过近几天他总是做一个梦,梦中有一条龙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

    一开始,赵太平还挺害怕,可是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不过让赵太平觉得奇怪的是这条龙自第一天在他梦里出现后,便经常会出现在他梦中,就算只是在午间小憩一会儿,也会梦到那条龙在飞翔。

    初时,赵太平并没有将这个梦当回事,可是时间久了他便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不光能梦到那条龙,而且在他的身上,分明隐隐出现了一条龙的痕迹。

    只不过,这条龙的痕迹并不明显,而且在出现之后,还会消失。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上的那条形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了,一开始那条龙盘在他的身上,到了后来却逐渐缩小,直接道了他的后背上。

    最后,赵太平甚至感觉背后的那条龙形的痕迹居然活过来了,好似就在背上蠕动一般。

    这下子可把赵太平吓得不轻,急忙跑到了武馆黄师傅那里。

    “师父,您休息了吗?”赵太平到武馆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白天的时候他不敢将背后的龙兴痕迹显露出来,怕师兄弟们看见将他视作异类,所以只等得夜半三更的时候,从角门进了武馆,想要向自己的师父问个究竟。

    “太平啊,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武馆的黄师傅至今都还是孤家寡人,而到了晚上,武馆的弟子已经回家了,偌大的武馆中就剩下他一个人居住了。

    “师父,我有事情要告诉您。”赵太平的脸色不太好看,而且明显有焦急之色。

    “快进来吧,外面风凉。”武馆的黄师傅直接将赵太平叫到了馆内,然后又重新关上了大门。

    “太平,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了?”武馆的黄师傅询问道。

    赵太平将自己的衣衫褪下,露出了后背上的龙形印记,然后道:“师父,我最近总是做同样的梦,梦中有一条龙,这两天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才发现是一条龙形的印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有些担心,于是就跑来想问问师父,这究竟是怎么来的,我不会有事吧?”

    武馆的黄师傅青青摸了摸赵太平的后背,那条龙纹还真的好像是活的,居然在他触碰到的时候,轻微地蠕动了一下。

    黄师傅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饶是他见多识广,也拿不定主意了,不知道这条龙形印记究竟是缘何出现的。

    “太平,你背上这印记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你先不要着急,我们去问问你的先生,他读书比较多,说不定在书上,有关于这条龙形印记的记载呢。

    赵太平点点头,他不知道这龙行印记从哪来的,黄师傅也拿捏不准,那么剩下能帮他的,也就只有私塾的陈先生了。

    趁着夜色,武馆的黄师傅带着于跃直接道了陈先生的私塾。

    陈先生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也跟武馆的黄师傅一样,孑然一身,膝下没有一儿半女,所以他也是自己住在私塾中。

    “先别问了,咱们进去再说。”武馆的黄师傅见了私塾陈先生,却没让他开口,直接拉着赵太平进了私塾,然后又让陈先生关上了大门。

    “你们两个神神秘秘的要做什么?”陈先生微微皱眉说道。

    武馆的黄师傅示意赵太平褪掉外衣,将后背上的龙纹露了出来。

    陈先生见到赵太平背上的龙纹,也皱了皱眉头,然后道:“太平,这条龙纹什么时候出现的?”

    赵太平不敢隐瞒,老实交代道:“我这几天总是做同样的梦,梦中有一条龙,然后就感觉后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于是便有了这条龙纹。

    陈先生用手轻抚着龙纹,然后道:“我记得有一本书上记载,在上古禹王的时代,禹王在铸就九鼎之前,曾经创出了能够驾驭九鼎的九龙诀,人修炼九龙诀之后,身上便会出现龙纹,一旦运功那龙纹就会活过来,不过那记载与你这又有不同,根据记载禹王所创的九龙诀,身上会出现九条龙纹,而你这仅有一条,所以我也不能确定这是否与传说中的九龙诀有关,不过,无论这龙纹是否与传说中的九龙诀有关,你都不要让别人看见,只怕有心人会觊觎九龙诀,从而给你惹来麻烦。”

    赵太平一头雾水,什么禹王,什么九鼎,什么九龙诀,他连听都没听过,又怎么可能去修炼呢?

    “先生,这九龙诀又是什么?我自小便在泥龙巷长大,在先生教我识字之前我也不识字,这九龙诀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在我的背生生出龙纹呢?这东西不会是要命的东西吧?”赵太平有些紧张,他已经够命运多舛的了,现在又冒出了一条不知是好是坏的龙纹,这可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了。

    “太平你先不要紧张,如果是真是禹王的九龙诀,那是不会要命的,就算不是禹王的九龙诀,你背上这条龙形印记应该也不至于要命,这个你可以放心,只不过尽量不要示于人前,世界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有好人自然也有野心勃勃的人,一旦被那个有野心的人看到了你背上的龙纹,那才是大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