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规矩
    />

    这一天,赵太平如往常一样,上午在武馆站桩习武,到了下午又去了私塾读书识字,直到红日西沉了,才回到自己的家中。

    今天赵太平带回来的饭菜比昨天多了一份,虽然那位私塾的陈先生并没有问赵太平家是否有客人,却刻意为他多准备了一份饭菜。

    赵太平回家之后看着篮子里的饭菜,眼中闪过一丝好奇,因为他分明没有跟陈先生说过自己家里多出了一口人,那陈先生为什么会多为他准备出一份饭菜呢?

    “太平啊,是你跟陈先生说我们家来客人了?”赵太平的母亲虽然视物不清,但是却还能分清桌上有几份饭菜的。

    赵太平使劲儿摇了摇头道:“我没敢跟先生说,但是先生似乎知道这事儿,是不是白天来我家帮忙的武馆的师兄弟告诉先生的?”

    赵太平思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因为也只有武馆过来帮着照顾自己母亲的师兄弟,才有可能知道自己家中来没来客人。

    赵太平的母亲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有可能。”

    李灵看着这一对母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又似乎是有些不忍,于是便开口道:“其实根本不用别人说,这小镇上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武馆那位黄师傅与私塾那位陈先生的。”

    赵太平的母亲好像是听懂了李灵的话,他点点头道:“我们这里知道事情最多的,就是武馆的黄师傅和私塾的陈先生了,虽然他们不是大富大贵,但是所知道的却肯定比镇上几个大姓的老爷们更多。”

    李灵话语中的意思,明显与赵太平母亲的理解是不同的,但是她却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赵太平母子不过是小镇上的普通人家,很多事情是他们不知道也无法理解的。

    一顿饭吃罢,赵太平熟练地收起了碗筷,然后自己将被褥搬到了外间屋。

    今天赵太平家的外间屋多出了一张小木床,虽然很简单,但是赵太平却已经不用再睡在地上了。

    根据李灵的描述,那张小床是那个武馆来的人带来的,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赵太平将被褥放到了小木床上,却并没有睡觉,而是开始站桩。

    昨日因为李灵的缘故,他已经耽误了一次晚功,所以今日他不想再耽搁了。

    赵太平在外面站桩,李灵在里间屋看着,看得很入神,一直到赵太平收功之后,她才将目光收回来。

    赵太平站桩完毕,却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外间屋的门槛上看着星空发呆,又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李灵在里间屋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索性也到了外间屋,就站在赵太平的旁边,抬头仰望这天空。

    今夜的星星特别亮,也没有什么风,那些星星一闪一闪的,像是在对着赵太平和李灵眨眼睛。

    “李姑娘,你刚才说小镇上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师父和先生,并不是我娘理解的意思对吧?”赵太平没有转头,但是他却知道是李灵到他旁边了。

    “的确不是。”李灵没有否认,赵太平的母亲所理解的,的确不是她想要表达的。

    “李姑娘,你知道很多事对吧?”赵太平又接着问道。

    其实,赵太平早就觉得不对劲了,那些撑着伞到铸鼎镇的外乡人,还有那个让自己痛苦不堪的一男一女,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李灵点了点头,说道:“我虽然知道的也不多,但比起你来知道的算是多的了。”

    李灵的话并不客气,因为她说的就是事实,她就是这个脾气,不会刻意去顾及别人的感受,至于别让是喜欢她还是恨她,她也不在乎。

    “李姑娘,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冒失,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眼中的小镇是怎么样的。”赵太平犹豫了一会,却还是没有忍住,对李灵说道。

    “你是想知道我们这些外乡人都是什么人?我们来这里又是干什么的是吧?”李灵反问道。

    赵太平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但除了这些,我还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看我们小镇武馆的黄师傅和私塾的陈先生的?”

    李灵想了想,然后才道:“我们这些外乡人,其实都不是普通人,有王朝的龙子、龙孙,也有山上的修士,就是你们说的神仙,只是在我们看来,自己那点微末的道行与神仙还相距着十万八千里呢。”

    李灵的话语中明显在讲述小镇上之人的无知,但是赵太平却并不生气,因为他觉得李灵说的话是真的。

    “那我们小镇上的黄师傅和陈先生呢?他们又是什么样的人呢?也向那些你们这些外乡人一样是修士吗?”赵太平好奇道。

    李灵摇了摇头,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赵太平的问题。

    赵太平似是明白了,但又不相信,他说道:“就算黄师傅和陈先生不是和你们一样的修士,也应该是有本事的人,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

    李灵闻言,知道赵太平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但是他也没有解释,只是道:“黄师傅和陈先生与我们不同,他们也的确是有真本事的,你以后要多听他们的,因为他们的话在这里就是规矩?”

    “规矩?”赵太平的眉头皱了起来,然后又道:“黄师傅的武馆有武馆的规矩,我们必须要在五更前到那里练功,而且要认真刻苦;陈先生的规矩不一样,他教我们读书,要懂得书上的道理,更重要的,还是要将他教的字都熟练认知出来。”

    李灵微微一笑道:“这些都是规矩,不仅是武馆和私塾的规矩,也是整个小镇的规矩,无论是你们这些土生土长在小镇上的人,还是我们这些从外面世界来到这座小镇的人,都需要遵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