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九章 熙国来使(七)
    第二天早朝之后,莫涯就急急让影七把九方梦叫到了甘泉宫的书房,然后把一封奏折给九方梦看,奏折上的内容是弹劾兵部左侍郎南晟贪赃枉法,收受贿赂。朝廷派往玄国东方边界边防军驻地的监军本是南晟的门生,也是由南晟举荐他为监军的。

    却不想此人居然在驻地大肆敛财不说,还敢**当地卫所指挥使的妻子,结果被那个指挥使一怒之下杀死。然后那名指挥使投案自首之后,衙门却从死掉的那个监军的家中找到了许多南晟写给他的信,信中多是向他索要财物之言,当地巡按御史就立刻把此刻禀报朝廷,还将那些信件和那个指挥使一并送来,经过翰林院几位学士的对比,已经确认那些信件是南晟的字迹。如此多的证据之下,莫涯不得已只好将南晟暂去职备,关进刑部大牢。

    “皇上信么?”九方梦皱着眉头道,“这世上有的人可以模仿别人的字迹模仿得丝毫不差。”

    “自然是不信的,”莫涯冷笑道,“南晟为人忠厚老实,虽不是什么绝顶聪明,心思玲珑之辈,却也是兢兢业业多年来从无差错。更重要的是他为人不贪财,不弄权,又怎么会去向自己的门生索要财物?”

    “难道南大人没为自己做任何辩解?”九方梦问。

    “这就是麻烦的地方,他认罪了。”莫涯叹气道。

    “怎么会?!”九方梦大为吃惊。

    “昨夜韩国夫人在南府失踪。”莫涯沉声道。

    九方梦目光一凛,南晟极为重视南诗,若是有人抓走南诗用来威胁南晟,南晟自然是会屈服的,“皇上不是派了不少影卫去保护韩国夫人么?”

    自从上次南诗出事之后,南府的影卫就没有撤走过。

    “可是朕的影卫回来禀报说,并未发现有任何人出入南府,韩国夫人是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失踪的。”莫涯面色凝重,“影卫们守在屋外并无察觉任何异常,直到今天早上丫环去请韩国夫人起来梳洗,才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怎么可能。”九方梦眉头皱得更深了。

    “小九,这件事,朕希望你能帮忙查。”莫涯道,“三法司做任何事都要讲究个程序,等他们把真相查清楚,只怕已来不及,你有朕给你的帝令,在帝都无人敢阻拦你做任何事。”

    “韩国夫人待我极好,又与我母亲有旧,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九方梦点点头,“我先去刑部大牢见一见南大人,再去南府调查韩国夫人失踪一事。”

    “你去吧,”莫涯笑了笑,“朕一会儿还是接见熙国使臣,见一见你那个妹妹。”

    九方梦转身出了书房,一路命人驾马车出了皇宫,在出宫门的时候正好遇上熙国使臣进宫的马车,行在第一辆的马车的驾驶位上一个已过不惑之年却依旧俊美得不输少年的男子抱剑坐着。

    浮生。

    九方梦放下微微撩开的车帘,轻轻一笑,果然,浮生见到了九方蝶就离她而去了,就和从前一样,九方蝶总是有吸引他的魔力。

    可是,九方梦把手按在左胸膛上,她发现她的心已经不再痛了,只是微微有些遗憾,若是她要对付九方蝶只怕是注定要和浮生再次刀剑相向了。

    九方梦一路到了刑部大牢,才下马车,却看见离轩正要走进刑部大牢的大门,她叫住他,“离将军!”

    离轩回过头,向着她淡淡行礼,“九姑娘。”

    “离将军怎么会在这里?”九方梦上前几步。

    “我总觉得南大人之事有些蹊跷,所以想来看看他。”离轩道,“南大人在兵部多年,与我在公务上也算是常打交道了,他如今下狱,于情于理,我都该来见一见他的。”

    九方梦点点头,“我也是来见南大人的,南大人一案的确很蹊跷,我们一起进去吧。”

    “好。”离轩微微垂下眼,掩饰起自己闪烁的目光。

    一进刑部大牢,九方梦就亮出莫涯给的那块帝令,要求和离轩一起单独提审南晟。见帝令如见皇上,刑部大牢的看守自然不敢不遵命,立刻辟出一间审讯室,又命人把南晟带来了。

    一身囚服的南晟进来的时候,九方梦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见他衣着整洁,也没有受伤,顿时稍稍放心。南晟为官多年,风评极好,也从不因帝宠而骄横,对下也极宽厚,在朝中人缘算是不错,所以进了刑部大牢也无人为难他,相反刑部尚书也知道南晟此案有疑,所以还特意吩咐了牢头要好好善待南晟。南晟父女到底极得莫涯看重,他要是现在把人给得罪了,万一南晟一朝翻身,同他秋后算账,那就麻烦了。

    “南大人,请坐。”九方梦对南晟示意了一下审讯室中空着的椅子。

    “九姑娘。”南晟看了九方梦和离轩一眼,面沉如水地坐在了椅子上。

    “南大人,是皇上让我来的,昨夜韩国夫人在她府中失踪。”九方梦边说边观察南晟的反应,果然听到这一句南晟的眉峰动了一下,“南大人,是否有人用韩国夫人的性命威胁你认罪?”

    南晟却是抬眼又看了九方梦和离轩一眼,沉默不语。

    “南大人,要查出韩国夫人的下落,必然要从威胁你的人下手,你若是什么都不说,我可是无从入手啊。”九方梦急急道,“若是施救晚了,韩国夫人遭遇不测可就一切都来不及了!”

    南晟却是长叹一声,“九姑娘,你请回吧,没有人威胁老夫,一切都是老夫罪有应得。”

    “南大人!”九方梦不解地瞪着眼看南晟。

    “你请回吧。”南晟还是顽固道。

    九方梦微微叹气,她知道只怕从南晟这里是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了,她有些不明白南晟到底在害怕什么,为什么对她和离轩也不敢说?难道那个威胁南晟的人无时无刻都派人在监视着他么?

    “怎么办?”走出刑部大牢的时候,离轩问九方梦。

    :一更。。。。。。不知我精修一下去投出版有没有人要。。。总觉得会被嫌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