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犬戎来使(十九)
    众人都是一怔,全都向着马球场的门口看去,九方梦面露喜色,唇角就要露出的笑意却因看见跌跌撞撞走进来的莫瑜而僵住。

    莫瑜两颊发红,双眼朦胧,右手还提着一个小酒坛,他摇摇晃晃地走进来,环视了一眼在场众人,笑了笑,“是哪个人说玄国输了!”

    九方梦皱起眉头,她想过莫瑜可能不会来,但没有想过他会是以这样一种姿态来。

    那边岱钦已经在笑,“玄帝陛下,这一位不会就是你们玄国要派出的骑手吧?你确定不需要换人?”

    周围的大臣也纷纷出言,“皇上,裕王这个样子怎么能比试呢,还是换人吧。”

    莫涯看着那一脸醉态的莫瑜,却是道,“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吧。”

    “皇上!”礼部尚书急着想要再说什么,莫涯却是抬起手制止了他,礼部尚书满脸不甘,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退了下去。

    岱钦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他不明白莫涯为什么坚持让莫瑜参加比试,但照莫瑜这个醉得不清的样子看,这一局,他们犬戎是赢定了!

    玄国的大臣脸上都露出担忧的神色,看着九方梦的眼神也极为不善,他们认定莫涯是受了九方梦的迷惑才会在莫瑜这样的状态下还让他出战这一局的比试。要是这一局玄国输了,就在要议和上答应犬戎一个条件,现在看莫瑜这个样子是必输无疑了,也不知道犬戎会提出什么样的议和条件。

    想到这里,几个肱股老臣纷纷叹气,看着九方梦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红颜祸水”的意味。

    九方梦看了莫涯一眼,她心里对莫涯充满了感激,在这样的情况下,莫涯还愿意给莫瑜这样一个机会,可是莫瑜却——

    比赛的起点处,莫瑜听担任裁判的鸿胪寺卿说完规则之后,就扔下了右手的酒坛子,走向叶素替他牵来的那匹黑马边。黑马见到自己的主人顿时兴奋地打着响鼻,莫瑜伸手摸了摸黑马黑得发亮的毛皮,轻轻笑,“,旋风,好孩子。”

    这匹马是莫瑾送他的十七岁生辰礼,当时他为它取名“旋风”,就是希望它能像风一样快,载着他驰骋疆场,上阵杀敌。当时的豪言壮语,意气风发,如今竟都已模糊了。

    一旁的巴图已经上了他的枣红马,偏着头冷眼等着莫瑜。

    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莫瑜,等着他骑上马背,抓住马鞍一脚踩上马蹬就要翻身上马,却是脚下一滑,整个人仰面摔在地上。

    看台上的人全都瞠目结舌,他们知道莫瑜怕是不能成事,可也实在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济,连个马鞍都上不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巴图发出猖狂的笑声,轻蔑地看着地上的莫瑜,“我看咱们也不用比了,你干脆直接认输如何?”

    莫瑜挣扎着站了起来,拍拍屁股看着巴图道,“你们犬戎人都很喜欢白日作梦么?”

    说罢,他又走到旋风身边,抓着马鞍努力了几次才翻身上去,岱钦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总觉得跟这么一个酒鬼比,实在是胜之不武,又对莫涯道,“皇上,你真的不要换人么?现在还来得及。”

    莫涯却是含笑道,“大王子且看着吧。”

    岱钦轻轻哼了一声,也不再多言。

    起点上,莫瑜和巴图都已经准备就续,巴图一脸肃然,目光锐利地盯着前方的绊马绳,在心里计算着最快通过的路线。而莫瑜则还是一脸酒没醒的样子,坐在马背上的身子也有些左摇右晃,看得玄国的官员都捏了一把汗。

    “开始!”鸿胪寺卿高声道。

    一红一黑两匹马同时冲了出去,只见巴图的枣红马在巴图的驾驭下,极为灵活地在绊马绳之间左腾右挪,很快就越过数条绊马绳,这驭马的技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而莫瑜所乘的旋风则就笨拙了许多,动作也要比枣红马慢上许多,眼看枣红马已经通过了所有的绊马绳冲向那三个火圈,而旋风却只通过了三分之二。等旋风通过了全部的绊马绳冲向那三个火圈时,巴图骑着枣红马已经跳过了两个火圈,看台上的玄国的官员脸上都露出了大势已去的悲哀之色。

    九方梦沉着脸紧紧地盯着骑着旋风的莫瑜,心揪成了一团,看这个情况,莫瑜是怎么样都追不上巴图了,这一局莫瑜要败了。

    君无戏言,莫瑜若是败了,玄国就再无裕王府,再无裕王。她本不是想要如此,她只是希望莫瑜能够借着这一次机会站起来,可是莫瑜此次一败,只怕他这一辈子都再无可能站起来。

    莫瑜骑着旋风跨过第一个烧火圈时,巴图已经冲向了那朵系在终点长杆上的红绸花,眼看他只有再近一点,就能摘下那绸花,而莫瑜还没有通过火圈。

    巴图冲到长杆之下,一勒缰绳,枣红马发出一声嘶鸣,高高扬起前蹄,巴图伸出手,就要去够那朵红绸花——

    九方梦长叹一声,目光露出悲色,为莫瑜,为裕王府。

    就在这时,一道青蓝色的火焰突然直飞向那朵红绸花,红绸花瞬间着了火,迅速地燃烧,化为灰烬。巴图吃了一惊,枣红马放下前蹄,退了几步,巴图转过头恶狠狠地看向刚刚通过三个火圈的莫瑜。

    看台上的玄国官员也全都惊愕地看着莫瑜,他们刚刚都看得很清楚,那道青蓝色的火焰是从莫瑜手中飞出去去。

    “磷火?”岱钦沉下脸。

    莫涯的唇边扬起淡淡的笑意,他去看九方梦,就见九方梦的脸上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只听见莫瑜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然后看着一脸愤然的巴图大笑道,“这场比试的规矩是你们犬戎定下的,拿到红绸花者算赢,如今这红绸花没了,这一局就只能算平局了!”

    “卑鄙!”巴图咬牙切齿道。

    “兵不厌诈!”莫瑜高声笑,故意让看台上所有人都听见,“这不是你们昨天你们那个死在九姑娘手上的犬戎使臣说得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