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江城诡局(三十一)
    九方梦看见中年男子手中那扇面上写着八个大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另一面,想必写的是“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倒是挺符合金蟾会重利的作派。

    “今天,诸位既然应邀前来为我金蟾会捧场,金蟾会今天拍卖的东西自然也绝不会令诸位失望。”中年男子一收折扇在手里拍了三下,“那么,开始吧!”

    第一个被拍卖的,居然是一名绝色美女,绝色容貌中还带着一股楚楚可怜的风情。九方梦看了身旁的三个男人一眼,叹道,“真是我见犹怜啊,怎么,你们没人想要买下她么?”

    莫煜和离轩都没有理她,莫瑜觍着脸凑过来笑,“我有你就够了。”

    九方梦笑了笑,继续看着台上,只见那中年男子一示意,那绝色美女立刻在台上舞动起来,竟是连着做了几个高难度有些扭曲的姿势,若非身子相当柔软是极难做到的。身子如此柔软的美人,那在床上的风情自然是可以想象的。中年男子很满意地看见会场中许多男子的眼神都热烈起来。

    最后,这名身子异常柔软的美人被人以七万六千两的价格买下。

    玄国一年的两税加起来折成现银也不到两千万两,江城一年所纳两税也才七十万两上下,可这一名美女就能卖到如此价格,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暖场而已。

    接下来,金蟾会又拍卖了不少珍品,有前朝大师所绘的《寒江神女图》,画上寒江飘雪,神女手执长笛独立江面,凌波御风,风姿卓然。有旧时名匠所烧制的世间仅有一套的雕花瓷杯,这组杯是按十二生肖再对应十二个月的名花所设计,雕工精细无论名花生肖都活灵活现。甚至还有一柄上古名剑泰阿,这泰阿剑和九方梦所用的由东海老人仿铸的宵练剑不一样,那可是真正的上古十大名剑之一,世间难寻。

    莫瑜看见九方梦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拍到泰剑的人瞧,立刻献殷勤道,“你喜欢,那我想办法给你弄来?”

    “算了。”九方梦摇摇头,她是用剑之人,遇见宝剑自然喜爱,但是有时候剑与人也是要看缘分的,强求无益,“我虽不是君子,却也不夺人所爱。”

    况且,今天她主要是为了龙髓而来的,而莫煜自然是为了那些证据而来的。

    在连番卖出十几样宝物之后,会场中越发热闹起来,台上中年男子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他高声道,“接下来,是我们今天拍卖会的最后一样好东西。”

    最后一样?

    九方梦皱起眉头,龙髓和吴御史的账册都还没有出现,不是至少该剩下两样么?

    她发现中年男人此言一出,会场中许多之前从来没有喊过价的客人都稍稍坐正了身姿,神情正重起来,也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少是冲着龙髓来的,又有多少是冲着吴御史留下的账册来的。

    只见有一个年轻男子上了台,双手将一个长方形的檀木盒奉给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拿过檀木盒后,年轻男子退了下去。

    “我手上这个盒子里,是事关朝廷一位高官所行不义之事的证据,此人位高权重,所以这样东西的要价,自然是不低。”中年男子笑了笑,高声道,“起价十万两!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两。”

    这是今天起价最高的货物。

    九方梦看见会场中的很多还没有竞拍过的客人都纷纷皱起眉头,显然他们跟她一样是冲着龙髓来的。

    可是最后一样拍卖物如果是这所谓的朝廷高官所行不义之事的证据的话,那么龙髓去哪了?

    会场另一边的王申已经迫不及待地第一个喊价,“二十万两!”

    一加就是十万两!

    众人都向他看过去,看见和他坐在一起的是本省总督侯景之后,都纷纷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中年男人说这账册事关一位朝廷高官,而侯景是正一品的封疆大吏,难道说的就是他?

    “蠢货!”侯景的脸色难看起来,王申这么迫不及待地喊价,这在场的都是人精,谁会猜不到那盒子里的东西跟他有关。

    王申有些委屈,“部堂,若是被别人抢了先,我们可就完了啊!”

    他十年寒窗,好不容易攀上侯景从一个小县令爬到如今的地位,怎么可以就这样一败涂地。

    侯景抿着嘴不说话,既然已经暴露了,也就由着王申去了。

    加价一开始,会场中不少听到风声的侯景的对头,或者其他别有用心的客人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喊价了。至于其他人都是安静地坐着看热闹的,他们当中大多都是富商,所谓民不与官斗,哪里有这胆量去搅这趟浑水。

    一转眼,这小小一样东西的价格已经喊到了两百五十万两。台上的中年男人的一张嘴都快笑到耳根了,显然对这个价格非常满意。

    听着会场里那一次比一次价格高的叫价,侯景的脸色越来越沉,他为官二十五载,自然是结下了不少政敌,如今那些人都在等着这一次的机会置他于死地呢!

    想到这里,他不禁对程玉楼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程玉楼贪财,将那些东西卖给了金蟾会,哪里来的这一场风波!

    这几天,他已经几次派人欲杀了程玉楼,但是都被莫煜派去保护他的人挡下来了。想想也是,程玉楼虽然把那些证据给卖了,但他必然是亲眼见过,又是吴御史托付之人,到底算是一个人证,莫煜怎么可能会放任不管!

    价格又被抬到了两百七十万两,台上的中年文士笑眯眯地高声问着,“还有没有高过两百七十万两的?”

    许多在竞价的人都在议论纷纷,思考着花如此大的价钱到底划不划算,毕竟谁也没亲眼见过那所谓的证据,若是不足以一次置侯景于死地,反让侯景东山再起同他们秋后算账,那可就亏大了。

    侯景闭了闭眼,冷笑了一下,然后高喊道,“三百万两!”

    :为嘛一写到拍卖会,我就想到《斗破苍穹》。。。。。。。今天木有了,如果有也是在半夜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再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