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 江城诡局(十九)
    “是,我想通了!”莫煜面无表情地看着荻英,下令道,“来人,将荻老爷好好交给离将军,请离将军将他押送到知府衙门,告诉王知府,一切秉公办理,不得有任何徇私之处!”

    荻英瞪大眼睛看着莫煜半晌,怒声道,“好啊,莫煜,你现在得皇上看重,有望继承皇位,你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当初你在庆王府过得要死不死的时候,是谁给你撑腰,才让那个毒妇不敢再将你往废物里养的!是我们荻家!”

    “带走!”莫煜冷冷道,转身回房,不再多看荻英一眼。

    荻英被围上来的侍卫拖着走,他那怨愤的声音还在传来,“莫煜,你忘恩负义!你这个白眼狼!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他的声音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见。

    莫煜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我的心是不是很狠?”

    九方梦却是直视着他的双眼,问道,“你常常派人来江城看望你外祖父么?”

    “不。”莫煜摇了摇头,“这几年我跟着皇上学习朝政,政务繁忙,平时与荻家很少联系,加上我外祖父他老人家身体不好,一年十二个月倒有十个月卧床不起,所以也有三年没见了,这次到江城来,荻家虽然不在江城府,而在江城府所辖的江县,但是荻家也算是江城这一带的大户,为了避嫌,我也没有先去见他老人家。”

    “这样。”九方梦垂下眼帘,点了点头。

    “不过,大概很快就会见到了吧。”莫煜叹息,“我舅舅是他的独子,他总是要来为他求情的。”

    他又转开话题,问九方梦,“程玉楼这次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但是他让人给我递了这个。”九方梦将那张写着“不在我身”的纸条给莫煜看,“他身边怕是有人在监视,他到现在为止能够平安无事,只怕除了他极能讨好王申和侯景之外,也和这些证据下落不明有关。王申他们不敢动他,就是因为证据不在他身上,生怕动了他,他会狗急跳墙让别人将那些证据交给你我这样的人。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

    “他的安全,只要我们拿到证据了,自己会负责的。”莫煜冷冷道,“只盼他不要拿着这些证据向我们拿乔要价就好。”

    “他倒不像是这样的人呢。”九方梦笑了笑。

    “都说戏子无义,你还是不要过于相信这个人比较好。”莫煜冷笑道。

    “你似乎无论对着谁,都觉得他人对你抱有恶意?”九方梦摇了摇头,“这样不好,这样只会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

    “害人之人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莫煜看向九方梦,那眼神中带着几许孤傲和睥睨,“孤立又如何?天下帝王都是孤独的。”

    “你的心果然够大。”九方梦的唇角溢出一丝讥讽,所以她知道莫煜再怎么犹豫动摇,都会做出相同的决定,不舍弃荻家,他如何一跃龙门,化身为龙。

    “你联系程玉楼吧,让他把藏东西的地方告知我们,他有什么条件尽管开。”莫煜面色冷然。

    “好。”九方梦点头。

    “我想问你一件事。”莫煜忽然道。

    “什么?”

    “你为什么在调查金蟾会?”莫煜紧盯着九方梦的双眼。

    “因为听说金蟾会的手上有我想要的东西。”九方梦冷笑一声,“你既然调查出来了,就应该知道我不是皇上派来监视你的吧?”

    “什么东西?”莫煜却是紧追不放。

    九方梦沉默不语,莫煜眸光一凛,“不会是龙髓吧!”

    他的心思极快地动起来,若是龙髓出现在玄国的消息传了出去,必然会引起各方有心人相争,就连熙国也不会善罢甘休,那么在这样的混乱中,他能得到什么——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若是龙髓在玄国引起大乱,你要如何浑水摸鱼,得到好处?”九方梦眼中的讥讽之色更甚。

    莫煜一怔,不可置信地看向九方梦,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几分蠢直的女子,居然轻易看穿了他的心思。

    “你的心思真的太好猜了。”九方梦凑近莫煜的耳边,轻声道,“知道为什么?因为你的**太过明显。”

    说罢,她转身出了莫煜的房间,留下一脸震惊地莫煜呆站在房中。

    九方梦忍不住在想,莫涯让她跟着莫煜来,莫非就是让她先试着揣摩莫煜的心思?因为这个人的目的太过明显,所以他的一切想法不管如何转弯,最后直指的一定都是那个目的。

    反而有时候是像离蔚那样看起来无欲无求的人,心思更难猜,好像他无论是往左还是往右都是无心之选。

    所谓无欲则刚,这样的人往往更可怕。

    ***

    江城知府衙门里,王申和侯景正一派悠然地喝茶谈笑着,他们拿住了荻家,就一心认定莫煜会为他们所制,现在他们只要等着莫煜屈服就好。却不想,他们还乐不到半天,衙门的衙役就进来禀报,说是离将军得了钦差的命令亲自押送荻英到知府衙门来。

    王申和侯景对视了片刻,全都一脸诧异地起身去迎接离轩,离轩冷着一张脸,龙行虎步地踏进了知府衙门,身后的士兵手中还押着一个挣扎得锦袍凌乱极为狼狈的荻英。

    离轩在北岭多年,他训练出的北岭铁骑的威名大玄无人不知无人不小,在朝中也没有几个高官敢惹他,侯景虽然是一省总督,官居一品,但也不得不对着离轩陪笑。没办法,本省的总督谁都可以当,但北岭铁骑不是谁都可以统帅的。

    “离将军,这是?”侯景看了荻英一眼,笑问道。

    离轩冷冷道,“钦差大人有令,荻家之案务必秉公处理,不得有丝毫徇私!”

    说罢,竟是半点面子也不给侯景,扔下荻英就走了。

    “果然是年少张狂啊!”离轩走后,侯景冷笑了一声,他一个一品大员,给他一个从二品的武将陪笑已属难得,却不想离轩居然是半点面子不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