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谈判(二)
    “我的确是在威胁娘娘,”慕雪瑟垂了垂眸,又道,“而且,纵然娘娘今日得手,玄甲军的几位将领都是裕王一手带出来的,若是得知裕王死于娘娘之手,玄甲军必然哗变,到时候帝都大乱,坐收渔翁之力的只会是燕王,而不是娘娘你。帝都一乱,燕王大军趁隙攻入帝都,江山易主,你这皇后之位,一样都是难保!”

    “哈哈哈哈哈哈哈……”南后纵声大笑,她笑得不可抑制,笑了很久之后她才停下笑声,有几分讥讽地看着慕雪瑟,“你以为本宫很稀罕这皇后凤座么?”

    慕雪瑟沉默地看着南后那双充满讽刺的双眼,那眼中写满了怨恨,她听见南后说,“从前本宫尚在闺阁之中,虽然喜读兵法国策,却也只是打发无聊的光阴罢了。那时的本宫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凤冠翟衣,手握江山权柄在金殿之下,号令天下。那时的本宫所想的,不过只是找一个自己心仪之人,喜喜乐乐,平平安安地相夫教子过完一辈子。”

    南后转过头,目光延伸出去,落在院中那孤零零的一株老梅上,如今盛夏,梅花早已零落成泥,却是长出了满树绿叶。

    南后的目光冷极,“本宫的那些往事,想必你也是听说过的吧。”

    慕雪瑟默然,二十年前,南后将一腔少女情丝都倾注于那一个人,而最后得到的却是羞辱和一场差点要走她命的重病。

    “男子多喜女子好颜色,”南后冷笑,“因为本宫这一张脸,从小到大,任何男子看到本宫都是绕着走,有那些往本宫跟前凑的,都是看重了南家家势,别有用心。那时唯一没有躲着本宫的人,就只有他一个,本宫以为他不是那等只注重外表的肤浅之人,谁知道其实他的心里根本就是厌极了本宫,却要装出他一贯贤德仁善的样子,在本宫面前做戏!真是让人恶心!”

    南后收回目光,看向慕雪瑟道,“除了容貌,本宫有哪里不如其他女子,琴棋书画,本宫信手拈来,诗书子集,本宫倒背如流。不过就是因为本宫天生这样一副面孔,就要受到他人的鄙夷,受到他人的轻视!还要受到那样的羞辱!所以本宫要毁掉那个人所重视的一切,他喜欢的女人,他爱护的家人,他想要皇位!本宫就要让他看着本宫是如何将他从高高在上的位子上拉下来,再将他和他所爱的人踩在脚下!本宫就要让他死后也在地下看着,当年他所鄙夷的女子,如今却是掌握着大玄江山命脉,曾经他想要的一切,现在全都属于本宫!而他什么都得不到!”

    慕雪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这一刻,她仿佛从南后的身上看见了自己,前世的自己,今生的自己,她们同样因为容貌而遭受了背叛,打击,还有侮辱,她们同样心怀恨意,一心一意报仇雪恨,一步一步扳倒了曾经羞辱过自己的人。

    为什么就不能让她们做一个普普通通的闺阁女子,安安静静地过完人生,为什么就因为她们相貌丑陋,她们就要承受超出他人十倍百倍的痛苦?为什么就因为她们貌丑无盐别人就认为可以随意欺侮她们?

    她们原本那样无辜,却被那些人逼成如今这个样子。

    她们的人生就像绷紧的弦,再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否则,她们的敌人就会借机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她们狠么?可是她们却是不得不狠!

    “皇后娘娘,放我们走吧。”慕雪瑟拿出一个小瓷盒放在面前的桌上推到南后面前,这是可以祛除南后脸上胎痣的药膏,她叹息道,“如今你没有选择,就像很多东西,你迟早都要放手,有时候放手就是放过你自己。”

    隐太子已经死了,而莫涯却是无辜的。

    “你说的对,本宫如今的确没有选择,只能放你们出城。”南后平静下来,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着慕雪瑟说出自己深埋在心里多年的怨恨,但是她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会比其他人更懂得她的感受,因为曾经,她们是一样的。“但是有些东西,本宫还不想放手,若是放手了,本宫这一生究竟为何?”

    南后站了起来,背过身去,对慕雪瑟道,“你走吧,带着靖王和裕王一起离开,他日再见,本宫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娘娘保重。”慕雪瑟深深叹息一声,转身出了凉亭。

    这一生究竟为何?

    慕雪瑟也曾经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在她终于大仇得报的时候,她并没有觉得解脱,反而只觉得空虚,仿佛她所有的人生精力都在那短短复仇的几年里已经耗尽,让她一时茫然。

    她懂得南后为什么不肯放手,若是放手了,从前种种都会成为一场笑话。

    况且如今的局面,就算是南后想放手,她也放不了,因为南家人不会让她放,因为那些拥护她的官员不会让她放,她一旦放手,也就是南家覆灭的时候。

    有时候,地位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权力,还有甩不开的包袱。

    包围靖王府的神策军已经撤离,慕雪瑟出了陈御史的府祗就看见裕王和莫涯正站在靖王府的大门口看着她。

    她缓步上前道,“我们出城吧。”

    莫涯点点头,裕王却还是有所犹豫,慕雪瑟偏头看他,“王爷还没想好么?”

    裕王长长叹息一声,“本王总是不如你们豁达,有些东西总是放不下。”

    放不下这生活了多年的地方,放不下自己经营多年的基业。

    “你们还会回来的。”慕雪瑟笑道。

    裕王点点头,也笑起来,“本王知道。”

    莫涯看了慕雪瑟一眼,慕雪瑟说你们,那就说明,这并不包括她自己。

    他们三人出城的时候,玄甲军和神策军正对峙着,最开始带兵包围靖王府的那个指挥使一路跟着他们,到了外面对慕雪瑟道,“公孙姑娘,皇后娘娘说,希望你说话算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