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莫熠之死(二)
    “慕雪瑟?南熙已故的摄政王妃?”莫熠的眼中露出惊讶,又笑起来,“原来是你,难怪。我曾听说当年南熙的华曦郡主在边关计杀洪烈将军,以少胜多,智夺三城,那时我还想定是那洪烈刚愎自用,掉以轻心才会导致兵败。如今看来,反而是我自以为是了。有你在,南熙边关大军如何能不所向披靡。”

    他的目光又沉下来,“靖王曾在熙国为间谍七年,怕是与你有所交往才能请到你前来相助吧。但是——”他伸出手紧紧抓住慕雪瑟的手腕,“你为何要在南熙诈死,是不是南熙摄政王派你来我大玄故意制造混乱,好助南熙吞并我大玄!”

    慕雪瑟来玄国的目的的确很让人怀疑,一个摄政王妃,本该是熙国最有权势的女人,却孤身到玄国来,还卷进了玄国的权位之争。莫熠心系玄国江山,不得不疑。

    “南熙并无此心,”慕雪瑟淡淡道,“况且玄国再乱,南熙想要一口吃下,百年内只怕都没有这个本事。战火一起,苦的就是两国百姓,与其如此,南熙的摄政王更愿意与玄国修秦晋之好,熄两国烽烟,与民休养生息。但是南后野心极大,一直有意我熙国疆土,所以玄国的掌权人,一定不能是她。”

    这的确是九方痕的想法,他们两人之间无需说明,慕雪瑟就能窥透他所思所想。

    “真的?”莫熠问。

    “我骗过殿下么?”慕雪瑟柔声道。

    “你告诉我你只是一个医女。”莫熠笑起来,其实他早知道慕雪瑟不可能只是一个医女这么简单,却没想到她来自熙国。

    “我的确只是一个医女罢了,我到玄国来根本无意参与你们的内斗,一切不过是阴差阳错,顺势而为罢吧。”慕雪瑟微笑道,“殿下信我么?”

    莫熠沉默地凝视着慕雪瑟半晌,正重地点了点头,“我信你,只是你要答应我,你要看着靖王,看着他做一个好皇帝。”

    证明他没有选错,证明他所做的一切不仅仅只是为了报仇,证明他心系黎民百姓,大玄江山社稷。

    “我答应你。”慕雪瑟肃然道,“若他不德,我必杀他。”

    莫熠再次笑起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他不是嘱托给国之柱石裕王,却是嘱托给慕雪瑟这样一个来自敌国的小女子。可是他总觉得慕雪瑟只要答应了他,就一定会做到。

    只要这个女子在,他就觉得很安心,他笑着笑容,笑容慢慢颓败,最后只剩一缕,残留在他不再有生气的唇边。

    慕雪瑟俯视着莫熠失去生命气息的脸,这个少年本该是一代贤主的,整个大玄皇室没有人比得上他的品德和明智,莫涯比不上,裕王比不上,就是南熙也无人可比,可惜命运弄人。

    等在屋外的莫涯和裕王听着一声吱嘎的开门头,都转过头来,他们看见慕雪瑟面沉如水地站在门边看着他们,淡淡道,“太子殿下薨了。”

    莫涯和裕王的脸上同时露出意料之中的悲痛,裕王高呼一声,“殿下!”

    就奔进屋里去,屋里立刻传来他痛不欲生的哭声,莫熠的身上曾经寄托了他所有的期盼和关心,对于自己的儿子,他都没有这样关注过,如今莫熠死了,他自然是悲痛万分。

    慕雪瑟一步一步走到莫涯身上,抬头去看那一片黑沉沉的浓云,这样浓,这样厚重,遮天蔽日,带着沉重的压迫感。

    “他对你说了什么?”莫涯问。

    “他让我看着你成为一代明君。”慕雪瑟回答。

    “若我不是呢?”莫涯叹息,有本事登上皇位只能证明心思比他人更狠,手段比他人更高明,并不代表德行。

    “你会是,也一定要是。莫涯,我相信你。”慕雪瑟仰着脸,有冰凉的雨水落在她的脸上,带起阵阵皮肤被击中的微痛,一滴雨水落在她的眼角,慢慢滑落,犹如泪水。她喃喃道,“下雨了。”

    玄国史载:元光二十年,太子熠薨,连雨三日,举国皆衰,百姓皆素缟,三年只闻哀乐。

    莫熠死的时候,玄国帝都连降三天大雨,中间不曾有一丝停歇,百姓都说这是老天在为莫熠鸣冤,莫熠生有神灵,如今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老天定会降罪大玄,引来天祸。

    这种舆论蔓延全城,帝都百姓全都一身素缟地围着南府,沈府,还有燕王府要一个交代,要求将给莫熠下毒之人凌迟处死,以告上天。百姓罢业,整个帝都除了南府,沈府,和燕王府之外,全都一片死寂,毫无生气。

    事到如今,南后也不能再按着毒杀莫熠的事情不管,她频频下旨催促三法司尽快将毒杀莫熠一案查清楚,限期一个月,否则就让这三法司的主官给莫熠活殉。

    此道旨意一下,大理寺卿,刑部尚书,还有都察院的左右都御史都是吓得冷汗直流,急得几天几夜不敢离开官署,不分日夜地派手下出去调查这件事。

    他们心里对南后不无怨言,毒杀莫熠一案的所有证据明显全都指向了南晏,沈独,还有燕王三人,可是南后却还让他们查,这不是摆明了不让他们动这三人么,这还不如干脆直接叫他们去死。

    其实他们心里也很明白,南后这是要让他们推一个人出来顶罪,找个人顶罪容易,但是这个人必需要让全天下的人都信服却是难了。更何况三法司里半数都是裕王的人,裕王怎么会让这件事情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于是案件一拖再拖。

    一个月过去,愤怒的百姓已经开始攻击南府,沈府,还有燕王府了。也是赶巧了,这一个月里,西北发生蝗灾,东南发生水灾,西南更是发生了一场地震,虽然都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损失,但是百姓们把这一切都归结到南晏,沈独,还有燕王身上,都认为是他们的罪行引来的天灾,这是上天在给他们的惩罚,因为神明转死的莫熠惨死,凶手却逍遥法外。

    :一更。。。。其实我很喜欢莫熠的。。。。可惜我是他后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