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出宫(二)
    慕雪瑟看了佩影一眼,她知道把佩影留下来,等皇上发现谢殊逃走的事情,佩影一定会死,但是没办法,她的能力只能够带走谢殊。她咬了咬牙,一拉谢殊,“走。”

    她拉着谢殊在浮生几人的掩护小心地潜行到去寒山泉池取水的水车边,早已有九方蔷安排好的内侍在等着他们,将慕雪瑟和谢殊藏进一辆水车里。

    取水的水车一路从玄武门出皇城,慕天华特意守在玄武门边,在看见那台慕雪瑟留下记号的水车时,他刻意疏忽了检查,就这样让水车通过了。

    而浮生江枫几人则是用他们高超的轻功出了皇宫,一路跟着水车出了京城,水车的队伍一路往寒山去,半路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被慕雪瑟事先安排好的人伏击,这些去寒山泉池取水的都只是一些普通的侍卫,怎么可能敌得过慕雪瑟养在紫云山庄的暗卫,立刻就被制服了。

    “把他们全部押到一边去,不许他们回头看!”从暗处现身的江枫下令道。

    那些暗卫立刻将那些运送水车的侍卫拉到一边去,强令他们不得回头。

    慕雪瑟和谢殊藏身的水车盖子被打开,江枫和浮生将慕雪瑟扶了出去,又去拉谢殊,谢殊已有九个多月的身孕,身子重出水车的时候有些吃力。她这几日心绪不宁,人极为憔悴,现在颠簸一路,脸色更加苍白。

    “你没事吧?”慕雪瑟有些担忧地问。

    谢殊摇摇头,“没事。”

    “好,我们快走吧。”慕雪瑟拉着谢殊的手往树林里去,树林里有她事先准备好的马车。

    她扶着谢殊上了马车,自己也坐上去,浮生立刻驾了马车改道一路往南去。慕雪瑟拿出马车上准备好的普通衣服递给谢殊,“把衣服换了。”

    谢殊点点头,在车厢里将身上那华丽的宫装换了下来,然后她坐下喘了口气,看着正在换下自己身上白虎卫服饰的慕雪瑟道,“之后呢,离开了皇宫,我又能去哪里?”

    “天高海阔,你总有地方可以去的。”慕雪瑟换好衣服后道,她已经让秦泽海替谢殊在南越安排好了地方藏匿身份,就算连南越都不能待了,她还可以让秦泽海送谢殊出海。

    谢殊微微皱起眉头,慕雪瑟看着她道,“京城里的一切你都不要再想了,从今往后,那些都与你无关,包括九方灏!”

    谢殊的脸色一白,把手放在腹部上,她感觉到孩子在不安地动着。慕雪瑟对她摇摇头,“九方灏本就不该因为自己的权欲而将你卷进去,你的心性并不适合皇宫,而且你应该清楚,即使这一次事情没有被揭露,若是你生下的是皇子,九方灏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扶这个孩子上位,你真要让你的孩子卷进这样残酷的争斗之中么?九方灏,他是赢不了的。”

    九方灏对于谢殊从来都是利用,就算他们之间真的有一丝温情,也早在他对权力的**中熄灭了。

    “我知道。”谢殊低下头,她从一开始就清楚九方灏对于她的利用,她是心甘情愿,所以从来没有后悔。但是现在不一样,她有了孩子,随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天一天地长大,她就越来越惶恐,身为一个母亲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的,她并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卷进那场皇权之争里。

    而且慕雪瑟说的对,九方灏赢不了,他和九方痕的实力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更何况九方痕身边现在有素月,还有慕雪瑟。

    “谢殊,好好活下去,至少你还有孩子。”慕雪瑟握住谢殊的手,语气却是陡然转冷,“若是你有事,我一定会杀了九方灏!”

    谢殊一怔,轻轻笑起来,“我知道。”

    其实她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慕雪瑟从一见面就对她这么好,但是慕雪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毫无条件地对她好的人,她从心底里珍惜这份感情,所以九方灏让她对慕雪瑟下手时,她才下不了手。

    突然,车马剧烈地颠簸了一下,谢殊脸一白,轻哼了一声,慕雪瑟皱眉道,“怎么了?”

    “没事。”谢殊摇摇头,但是随着马车的前进,她的脸色却是越来越白,放在腹部上的手也因为忍耐而绽出青筋。

    马车里很暗,但是随着谢殊越来越重的呼吸声,慕雪瑟还是察觉出不对劲,她坐到谢殊的身边,一摸谢殊的手,“怎么手这么凉。”

    忽然,她摸到谢殊坐着的地方一片湿漉,她拿出火折子一照,看见自己的手上一片血红。

    “谢殊!”

    火光下,谢殊的脸色异样苍白,她勉强地笑了笑,“我可能是动了胎气,要生了。”

    慕雪瑟撩开车帘对驾车的浮生急急道,“浮生,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人家或者可以落脚的地方!”

    马车在夜色下奔驰,最终浮生找到了一处破庙,他帮着慕雪瑟把谢殊抱进庙里避风的地方,慕雪瑟把马车上的衣物全都拿进了破庙里,铺在地上,扶着谢殊躺在上面,然后对浮生吩咐道,“快去找些干柴来生火。”

    浮生听命出去了,谢殊躺在地上,痛得满头冷汗,一张脸雪一般的白,慕雪瑟握着谢殊的手,“谢殊,你千万撑住,你不能有事!”

    她看到大片的鲜血在谢殊的身子下绽放出来,晕染成一片刺目的红,越来越多,她的心也越来越凉。

    “谢殊,想一想一孩子,你千万别放弃!”

    皇宫里,在奉先殿的大火被扑灭之后不久,皇上去了关睢宫看望谢殊,就立刻发现了谢殊不见了,皇上暴怒,当场用酷刑严审佩影,逼她供出谢殊的去向,佩影却是咬断了舌头都不肯吐出一个字,最后被活活打死了。

    皇上下令让陆谦严查,陆谦动作很快,一番细查之后,立刻就查到了出宫的水车有问题,料想谢殊此时一定已经出了京城。宸妃突然失踪,立刻惊动了不少人,就连九方痕和九方灏都被召进了宫。

    :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