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对峙
    铜镜里的女子长发被绾成飞天髻,发髻上的金凤振翅欲飞,金牡丹的花瓣繁复层叠,盛开在乌发之间,双眉淡扫,一点红唇殷红欲滴,再换上一袭茜纱红裙,宛如一朵开到极盛的芍药。

    “妆扮好了么?”九江王走进来问。

    “妆扮好了。”两个婢女回答。

    “等等。”慕雪瑟却是道,她又坐会镜台前,慢条斯理地挑了最红的胭脂,拿笔细细在左额的那块疤上描摩,勾勒出殷红如血的花瓣,盖住了那块伤疤。

    既然要盛妆,那就该做到完美无缺不是么?

    再回眸,原本那因那块伤疤而丑陋的脸突然变得明艳不可方物,九江王看着慕雪瑟的脸微微失神,片刻后叹道,“如今,本王算是有几分相信忠义侯的话,华曦郡主一舞倾城力压玄国果然不是世人谬传。”

    慕雪瑟静静站着不说话,九江王却是道,“郡主,请吧。”

    慕雪瑟嘴角扬起一抹嘲讽,从容地走了出去,九江王跟在她的身后。往北门城墙去的一路上,无数人都向着慕雪瑟投来惊艳的目光,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郡主脸上画的是什么花?”九江王突然问。

    “彼岸花。”慕雪瑟淡淡回答。

    “彼岸花?”

    “这是传说开在黄泉的花。”慕雪瑟站在墙下,仰头望着城墙上巡逻的士兵,九江王走到她身边道,“既然郡主有所觉悟,那就上去吧。”

    长空万里,有凛冽的风袭卷着残云不停地挣扎变幻。慕雪瑟迎风站在城楼上,远远望去,就看见了远处青天之下平叛大军的营寨,她听见九江王对人吩咐道,“去叫阵,将九方痕和慕振荣给本王叫出来!”

    立刻有人领命而去。

    平叛大军的军营里很快发现了这里的动静,慕雪瑟看见九方痕,慕振荣,还有元崇三人身穿铠甲骑着骏马领着兵将慢慢向着宣城行来。

    明明离得很远,可她却觉得自己可以看清九方痕的那双眼睛,他的眼神一定是锐利而又冷静,城楼上的风吹起她鬓边的发丝,她莫名地露出一个微笑。

    九方痕骑在马上,领着将士向着宣城北中门前进,他看见城楼上那个一身红衣如九天仙女临世的女子。明明离得很远,可是他却觉得自己可以看清慕雪瑟的表情,她在笑,她一定在笑。

    可是她在笑什么,他觉得他懂得,却又似乎不懂。

    终于,他骑着马越走越近,近到可以看清慕雪瑟的脸,她今天盛妆打扮,左额上画着妖娆的红花,红的如火似血,不祥中透出一种绝决。她的目光很平静,静静地看着他,就像从前她每一次看他一样,都带着一种审视。

    “你果然在这里。”他喃喃道。

    “什么?”他身旁的元崇没听清。

    九方痕却是不再说话,只是仰头看着城楼上的女子。

    慕振荣也在看着慕雪瑟,在确认清楚那张脸之后,他的心就立刻沉了下去。他知道他现在必须要做一个抉择,是选慕雪瑟还是选择家国。可是他知道,就算他选择了慕雪瑟也没有用,因为三军的主帅是九方痕。而且他身后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他怎么能因为个人的私情而置他们于不顾?纵然城楼上是他发过誓要用心守护的女儿!

    九江王一看见九方痕就恨得咬牙切齿的,原本按照他的计划,他的起事应该是万无一失的,谁知道那个曾经联系过他的高人说好了要杀掉诸城守将之事居然没有办妥,他想再联系那个高人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了。

    而他本来认为九方痕不过是个没用的毛头小子,结果却被对方的诡计逼得屡屡失利,节节败退,最后困守在宣城。纵然宣城的粮食再多,也不可能撑到永远,他若是不想办法逼九方痕退兵,宣城定然会失守。宣城一旦失守,九江失去最后一道屏障,再无险可守,他终究会一败涂地。

    所以他才会相信楚赫给个这个荒谬的计划,以一个女人来逼九方痕退兵,这是他无法可想之下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九方痕!你未来的太子妃可是在我手上!”九江王一把抓住慕雪瑟的后颈向前压去,“本王命你立刻退兵!否则你心爱的女人可就性命不保!”

    慕振荣握紧了手里的缰绳,逼着自己不要去看九方痕的反应。九方痕面无表情地仰着头和慕雪瑟对视,他身边的元崇却是冷哼一声,下令道,“弓箭手准备!”

    一排弓箭手迅速跑到阵前,全部蹲上,张弓搭箭对着宣城的城楼上的人。

    慕振荣握着缰绳的手更紧了,他抬头歉然地望着慕雪瑟,但是他相信慕雪瑟会懂得的,在家国面前,任何小我都要被舍弃。

    “看吧,我说过王爷你不该听忠义侯的瞎话。”慕雪瑟看着城下严阵以待的弓箭手,讥讽地对身后的九江王说道,“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为了我这么一个人就退兵呢?”

    “嘁!”九江王轻叱一声,尤不死心地对九方痕喊道,“九方痕,你要是敢放箭,我就用华曦郡主当盾牌!你真的要看着你想娶的女人被射成一只刺猬么!”

    “殿下,下令放箭!”元崇急切地对九方痕道。

    九方痕沉默不语地看着慕雪瑟,那个一脸平静地立在城楼上的女子,她化着妖娆的妆容,一身红衣随风纷飞,美艳绝伦!

    他忍不住想起,在沧海之上,她为了救他,飞身跳入大海的一刻,她的脸上也是现在这种表情,淡定,从容,甚至还带着微笑——

    还有在那悬崖绝壁之上,他们一起跃入江滔之中,他拼尽全力在水中抓住她的手——

    被杀手追杀的时候,她将他推进湍流之中,独自面对杀手的锋刃——

    他上次问过她,若他不是太子,她还会不会奋不顾身地救他,她还没有给他答案。

    “殿下,你在犹豫什么!”元崇着急道。

    是啊,他在犹豫什么呢?九方痕想,若是这一仗胜了,他在朝中将威望大增,无人可以企及!他离他一直想要的东西,又再更进了一步!

    就在这时,他听见慕雪瑟冷清的声音传来,“九方痕,放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