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玄国使臣
    不怪乎朝廷对玄国使臣来访如此正重,数月以来两国交界战火不断,而熙国守军屡屡失利,最后不得不议和,本已落了下风,如何能不借着玄国使臣来访之机,彰显泱泱大国的实力来。

    七月初,皇宫下了诏书,召朝廷官员名门世家未出阁的女眷都入宫献舞。这全都是因为玄国放出话来,玄国的朝阳公主欲与熙国女子一较舞技。朝阳公主年方十五,早在十三岁时,就因反弹琵琶一舞,而芳名动天下,就连熙国人也都尽闻她的舞姿绝世独立,无人可及。

    如此极精舞技之人要与熙国女子一较高下,而熙国是决然不能输给玄国的,这件事着实让皇上头疼不已。按理说泱泱熙国也未必找不出一名擅舞之人,可是朝阳公主身份尊贵,如何能让她去与名民教坊女子比舞,自然是要找一名身份相当的世家贵族女子来才合适。

    要说大熙朝身份尊贵又未出阁的女子,莫过于昭华公主九方蔷了,奈何九方蔷自小喜骑射,不擅舞艺,所以只能在世家官员的女眷里挑选。

    皇上将这件事教给了皇后和西厂厂督于涯来办,在皇宫专司舞乐的天水园里腾出一个殿来,专用于拣选之用。请了京城两位舞艺大家和宫里舞艺最佳的舞师三位师傅做为甄选人。又由于皇后要忙于六宫之事,所以此事大多都是由于涯在督管。

    慕家的几个女孩自然也在挑选之列,由于几个女孩赏枫宴上大多见过元冰清的舞姿,自认拂如,所以也都是走走过场,应付圣旨而已。慕雪云赏枫宴那天虽然没去,但是她一向性子平淡,自知舞技平平,也不做多想。反倒是赏枫宴没去成的慕雪燕跃跃欲试。

    慕家女儿参选的时间排得较早,慕雪瑟和慕家其它几个女儿刚进了皇宫的天水园,就被带到一处偏殿等候。

    百无聊赖间,听见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传来,慕雪瑟转头看去,就看见元冰清在一群莺莺燕燕中笑语嫣然,脸上得意之色毫不掩饰,试问放眼京城谁的舞艺能比得过她,她是自认与玄国公主比舞这一荣怎么也要落到她身上了。

    慕雪瑟心中暗笑,元冰清自以为一定是自己当选,可是她却知道,前世从江州来了一个女子,是礼部右侍郎的侄女施梦悠,此女的舞技远在元冰清之上,最后被选为与朝阳公主斗舞之人。

    施梦悠在为招待玄国使臣而设下的宴会上以手执白玉笛作惊鸿而与持琵琶作舞的朝阳公主平分秋色。施梦悠也因此大大涨了熙国的面子,而被封郡主。所以元冰清未免也笑得太早了。

    若说舞技,慕雪瑟也并非不擅长,姜华公主曾经一舞艳惊四座,她对慕雪瑟在舞艺上自然也是着力培养的。只是慕雪瑟并不打算去出这个风头,因为她知道这个施梦悠大放异彩之后,可是被择定为太子妃人选,只是因太子殿下年纪尚不满十四岁而未完婚。

    后来又出了诸多事情耽搁,所以直到慕雪瑟死的时候,九方痕都还没有娶施梦悠,就是不知道之后二人如何了。

    慕雪柔站在一旁看着慕雪瑟陷入回忆的侧脸,眼中涌起阴霾,慕天齐两次请求林老太君让童氏回来,都被驳斥了,只能半个月去探视一次,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慕雪瑟的关系。

    虽说现在慕天齐高中回府,她也算是有了依靠,但到底慕天齐是男儿,多在外院,内院之外料理不到,总是没有童氏在身边时事事庇护的方便。

    每每她想起瑞儿那具莫名其妙被埋在她院子后头的尸体,她总是惊惶不安,生怕哪天自己也被谁闯进来,变成这样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所以她只能每天都小心翼翼,提防着有人要害她,睡觉都睡不安稳。若是童氏在身边,她何至于如此。

    看着慕雪瑟那张淡淡的,漠然的脸,她总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屡次狼狈不堪,可是慕雪瑟却总是这么从容,她实在是不甘心。还有宫浩磊,自从在镇国公府出事又被退婚之后,宫浩磊对镇国公府的所有人都冷冰冰的,包括她!而这一切,都是慕雪瑟的错!

    就在这时,于涯到了,他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走进了偏殿,偏殿里的各家小姐全都向他行礼,于涯虽是一介宦官,但在皇上身边极为受宠,又有谁敢不礼敬他。他站在那里,环视了一遍殿中诸女,眼神落在慕雪瑟脸上,笑道,“华曦县主真是许久不见,听说县主的日子过得当真精彩。”

    周围的各家小姐顿时纷纷笑起来,华曦县主回京后的日子可不是很精彩么,先是因功受封,接着又得罪了六皇子,再被传出**流言来,太子扬言婚娶,接着又是赏枫宴上被下毒差点害了皇上,然后又是受继母设计陷害,与宁王传出流言,同宫家退亲。

    算算真是不到一年时间,京城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事情如此之多的官家小姐了。

    慕雪瑟不在意周围的窃笑私语,眼见于涯那一双含笑着凤眼微眯着,左眼角的泪痣越发鲜明。她心中稍稍一动,她之前没想到,如今这么一看,于涯的眼睛和谢殊的眼睛实在相似,就连那颗泪痣都分毫不差。

    慕雪瑟的心中莫名生出疑窦来了,这世界上竟有两个眼睛如此相似的陌生人?

    于涯倒也没有多为难慕雪瑟,又对众人道,“诸位小姐先在此等候,待传唤的内侍叫到哪位小姐的名字,就到正殿来既可。”

    说罢,他就转身去了正殿,留下一众小姐们窃窃私语,献给个舞还要搞得如此神秘。

    慕家女儿里最先进去的是慕雪燕出来了,等她出来后,进去献的是慕雪云,之后就轮到了慕雪瑟。

    负责传唤的太监叫到了慕雪瑟的名字时,在场的诸多女子全都向着慕雪瑟看过来,窃笑着议论纷纷,也不怪她们想笑,想慕雪瑟如此一个形容丑陋之人,如何能在国宴上献舞呢,不过是来点个卯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