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烈马惊魂(一)
    等慕雪瑟和青衣宫女经过马球场正门的时候,里面的马蹄声已经停了下来,慕雪瑟悄悄转眼向马球场里看去,就见球场里停了十匹马,其中一匹通身毛色黑得发亮的高头大马,和一匹毛色净白如雪的骏马并停在一处,光看这毛色与身形就知道这两匹都是不可多得的良驹。

    在这两匹良驹的不远处站着一男一女,女子梳着飞仙髻,穿一身粉色骑装,青春年少,顾盼神飞。男的穿一身藏青色劲装,肤色竟如女子般雪白,唇色却是罕见的嫣红色,眉目如画,俊秀中带着几许阴柔,有些雌雄莫辨,正是九方镜。

    慕雪瑟看着九方镜同九方蔷说话时的笑脸,想起那一世她狼狈不堪地跪在他脚下,看到最多的都是他的狰狞与狠毒。

    她的心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恨意,面上却是一丝不显。若是在她刚刚重生的当时让她见到九方镜,她大概会控制不住扑上去掐死这个前世想出各种酷刑折磨她的少年。

    可是如今,她却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甚至连暗藏心中的恨意都控制得刚刚好,不会让她忘记仇恨,也不会让她因为仇恨而失去该有的分寸和理智。

    只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始终都想不通九方镜那样恨她的理由,若说慕雪柔恨她,还算是来之有因,可是九方镜的恨意却是莫名其妙的,无来由的,突然有那么一天,就在她面前凶相毕露,极尽残忍的折磨她。

    到底是为了什么?

    慕雪瑟收回视线,继续跟着青衣宫女往前走,就在这时,那两匹黑马和白马突然各发出一声响亮的嘶鸣,一前一后猛向着正门的慕雪瑟和青衣宫女冲过来。

    “玄宵!”

    “踏雪!”

    九方镜和九方蔷同时发出一声惊呼,看着他们的爱骑突然发疯一般向着马球场外冲出去。

    马球场正门到刚刚两匹马停驻的地方距离极短,慕雪瑟看见一黑一白两匹马向着她们疾冲而来。电光石火间,慕雪瑟只来得及推开身旁的青衣宫女,眼看着那匹黑马就要撞上她——

    生死当前,慕雪瑟猛地咬紧牙关,当机立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黑马的笼头,整个人猛地拔地而起,一下跃上马背,伏在马背上,被黑马带着一路冲了出去,而白马紧随其后,也冲出了马球场。

    “玄宵!”九方镜叫喊着追了几步,又猛回过身,抢过一旁侍从手上的马缰,翻身上马,追了出去,九方蔷一看,也效仿九方镜,抢过侍从的马,跟了上去。

    慕雪瑟整个人伏在黑马背上,被带着一路狂冲乱撞,几次差点被甩下去,一路上遇见的宫女和太监都大惊失色地看着她,更有不少人跑去报信。

    她在心里暗暗焦急,这里可是内宫,要是她不能赶紧让这匹马停下来的话,一会儿冲撞了宫中哪位贵人,那可是大罪。就算这马不是因为她而惊的,她骑在马背上,马儿闯了祸也会被算做是她的错,若是不小心冲撞了皇上或者皇后,那可是死罪!

    忽然,她头上金步摇冰凉的流苏因为剧烈的晃动而甩到她脸上,慕雪瑟心头一动,身子尽量前倾,拔下发间的步摇将尖锐的一头猛地对着黑马的眼睛向着马脑的方向狠戳进去。

    狂奔中的黑马发出一声异常惨烈的嘶鸣,整个头颈向着地下垂下去,将背上的慕雪瑟重重地甩出去后,整个强壮的身子轰然倒地。

    慕雪瑟一下被甩出三丈多远,右半边的衣袖在地上摩擦尽破,右手原本受伤的地方尽数破裂,传来阵阵刺痛,右边肩膀在撞到地上的时候几乎脱臼,剧痛让她感到晕眩,几乎无力睁开眼。

    直到听见阵阵马蹄声靠近,她才缓缓地睁眼,就看见九方镜在不远处下马,气极败坏地冲到那匹刚被慕雪瑟杀死地黑马前查看,而另一匹发疯的白马现在却极温驯地停在一边,任由九方蔷抚摸着。

    “是你杀死了我的玄宵!”九方镜拔出还扎在黑马眼睛上的步摇,怒视着正挣扎着站起来的慕雪瑟。

    “我若不杀它,死的就是我,若是我死了,它也是活不成的,又何必多搭上我一条命。”慕雪瑟忍着剧痛,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缓缓回答道。

    “你是谁!你凭什么认为你的命比我的玄宵值钱!”九方镜将那只金步摇甩到慕雪瑟脚下,冷笑道。

    慕雪瑟伏下身,捡起那支还沾着血的金步摇,从怀里掏出一方丝绢来细心地将步摇上的血迹擦干净,然后再从容地戴回头上。戴完之后,她还转头问站在一旁看好戏的九方蔷,“公主,我这步摇戴得正么?”

    “啊?”九方蔷被问得一愣,呆呆地点点头,“挺好的。”

    “谢谢。”慕雪瑟冲九方蔷淡淡笑了笑,九方蔷看她的眼神立刻变成了神奇,她从来没见过一个差点被马摔死后,还能把沾了马血的步摇从容地戴回头上的女人,还是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少女!

    换成是她,早被那杀马的步摇给恶心死了,怎么可能还一脸若无其事地往头上戴。

    只见慕雪瑟从容地整理完了仪容,才正眼看向脸色冷得跟冰窖一样的九方镜,“我姓慕,名叫慕雪瑟,我想至少在我父亲眼中,我的命还是比这匹黑马值钱的。”

    “你就是那个救了太子,新被父皇册封的华曦县主!”九方蔷越发认真地打量起了慕雪瑟,忽然又一笑,“连悬崖都敢跳,也难怪你有这个胆量杀死身下奔驰的玄宵了。”

    她又看向一旁一脸冰冷的九方镜,有些嘲讽地眨眨眼,道,“怎么办,六哥,华曦县主的命怎么说都比你的玄宵值钱。”

    世人都知道,如今最受宠的皇子就是九方镜,他也是最有实力,最有可能将九方痕踢下太子宝座,自己坐上去的皇子。所以九方痕这一次回京遇上刺杀,多数人都会往九方镜身上想,九方蔷也不例外。

    :今天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